平靜的沙面上突然范起漣漪,岸邊一隻雙足直立的野獸嚇得把吃到一半的蠕蟲幼體扔掉轉身逃走。

    毛伊海豚一號浮出沙面,左側,黑金屬色的表面上漆著一個白色的六角形,裡面印有HAD三個粗體字,是希望與夢想財團的標誌。

    摩托的頂部開出一道小門,史黛拉跳出摩托,跨張的伸了個懶腰。極端蹦緊的神經和壓迫的環境害她覺得自己一下子老了十年。

    史黛拉舉直左臂將手背的鏡頭對準自己,右手比『耶!』。頭盔內的螢幕閃了一下,示意拍照成功,這個自拍功能可是隊長專有的。她操作左臂上的面板,把照片傳送回虎鯨號,「哈哈!小兔崽子們!猜猜是誰贏了比賽!」

    沒有人回應她的挑釁,螢幕跳出無法傳送的提示。在遺蹟裡通訊不良是常有的事,不能妶耀成績真讓人洩氣。



    挫敗感馬上就被激動的探索心沖去,她在沙面上行走,留下一行足印。這裡是一個圓形廣場,空間廣闊,如人般大的瓦礫半埋在沙中。踩到岸上時,她又重覆踏了幾下,感受那磚塊的觸感,那是和潛沙艦或集落裡那種金屬地板所完全不同的觸感,能感受到歷史的厚實感。

    夜視鏡使視界一片默綠,電筒的光芒可能會驚動在這兒生活的動物,所以在遺蹟裡亂使用照明工具是等於自殺。不過這樣也不壞,濛濛濃濃反而增添一層神秘的美感。

    螢幕上彈出了警示視窗,告知她的心博率過快,但她選擇完全無視。她按耐不住興奮的心情,哼著小調在黑暗中一蹦一跳的前進,就像一個漫遊花田的小女孩一樣,只不過將鮮花換成混凝土;小鳥的吱吱喳喳換成昆蟲的窸窸窣窣罷了。

    先前的推測沒錯,這兒明顯是一座商場。跟她在書上看到的一模一樣,排列在通道兩側的櫥窗,佔據整幅牆的宣傳海報,掛在天花的路牌。她幻想著一萬年前的模樣,人人熙來攘往,途人走入商舖裡選購商品,店員向客人落力推銷,付款過後立即就能把貨品帶走。不像現在那麼麻煩,要先在網上付訂金,再待上幾周等貨品寄來,還要祈禱貨船不會遭海盗襲擊,然後再付尾數,非常費時又不穩定。

    史黛拉停下腳步,猛然從幻想世界抽回心神,她環視四周,聆聽細微的聲音變化,是錯覺嗎?她感覺到好像有甚麼跟在她背後,在暗中的角落裡觀察她的一舉一動。



    她繼續前進,但心情不再放鬆,她警覺著周圍。地上、牆上甚至天花都爬著各種大小不一的昆蟲,牠們爭相逃跑,面對一個比自己大上百倍的巨人當然是走為上策吧。

    史黛拉又再停下,果然有甚麼跟在後頭。多年探索遺蹟的經驗教會她一件事,要相信自己的直覺,尤其是那種毫無來由的預感總是非常準確。

    小時候第一次獨自探索遺蹟時,直覺告訴她不要經過轉角的樓梯口,原來她師傅就躲在後頭準備嚇她,後來師傅因為嚇到當時的團長而『被退休』了。還有一次是臨出發前她有強烈的預感要回房間,結果她抓住了湯姆這個內衣小偷。雖然都是些十多年前的事,但她堅信自己的直覺不會出錯。

    昆蟲的動向改變了,像漣漪一樣往外擴散,那個中央埋伏著甚麼!

    史黛拉拔出摺疊在右腰間的十字弩,大小和前臂相約,弓身展開有三十厘米闊,滿彈可以射五發,威力足以射穿成人的頭蓋骨。



    知道史黛拉發現了自己,對方也不隱藏了,黑暗中跳出一隻二足直立的野獸,半人高,棕色鱗片,口中長著一對長及胸的大牙。沒錯,牠就是那隻被摩托嚇跑的野獸,蠕蟲幼體可是一頓得來不易的美餐,牠因此懷恨在心,決定回頭展開報復。

    史黛拉跳開避過野獸的撲擊,她記起來了,這東西叫象牙狗,是長出了象牙的狗。凶猛的食肉目,是非常稀有的瀕危物種。不過她沒空去顧慮這些,牠的牙齒非常鋒利,保護衣絕對不能抵禦,只需一擊便足以將她穿腸破肚。

    史黛拉伸直持弩的右臂左手扶著握把,弩箭對準象牙狗扣下扳機。箭矢直線射出命中了象牙狗的身軀,金屬箭頭和象牙狗的鱗片碰撞爆出火花,箭被彈開掉到地上,象牙狗退了半步立即又穩住了身體。

    「我死定了。」

    象牙狗又再撲向史黛拉,她閃避不及,看著就要被開膛切腹之際,一聲震耳慾聾的吶喊,白色人影竄到兩者之間,舉起一個布袋狀物,狠狠的甩到象牙狗臉上。

    『啪嚓!』左邊的長牙應聲折斷,象牙狗掉到老遠撞上牆壁。

    白色人影大聲對象牙狗呼喝,好像對牠漫罵。象牙狗震抖著爬起來,牠看著自己折斷的牙齒,嗚咽著往黑暗中逃去。

    白色人影轉向史黛拉,口唸一些她聽不懂的話,從他垂下布袋的體勢來看,他沒有敵視史黛拉的意思,大概是在問她有沒有大礙吧。


    
    「我沒事,謝謝你救了我。」她拍拍大腿試圖用身體語言傳達意思。

    她仔細打量他,瘦削而又矮小的身軀,體型和十來歲的男孩相約,一身雪白無血色的皮膚,濃密而髒兮兮的白髮。穿著厚大而殘舊的褸子,手上的袋子看來由幾塊破布織成。

    二人沉默的對望了好一陣子,史黛拉知道,自己在觀察對方時,對方也在觀察自己。任何一點額外多餘的動作都可能破壞脆弱的信任。

    兩人腦中同時出現一個問題:

    你是誰?

    那是繼人類後第二個智慧物種嗎?他們在這裡棲息?他們的知識水平如何?

    史黛拉腦裡產生了數百個問題,想要得到解答前,他們首先要解決一個難關:



    語言

    對方有了動作,他舉起左手放在胸前,「亞可亞。」

    「亞可亞?」史黛拉當然不知道那是甚麼意思,她只是有樣學樣的把手放在胸前。

    對方搖頭又發出一連串低沉好像是表示否定的聲音,「亞可亞。」他大力拍了胸脯一下,然後指著史黛拉,「哇爾瓜拿?」

    她突然靈機一觸,或許亞可亞是他的名字,「亞可亞。」她指著對方,然後指向自己,「史黛拉。」

    「史黛拉…」

    史黛拉點頭,對方也跟著點頭,看來大家表示「是」和「否」的動作一樣,這下好辦得多了。

    亞可亞指著史黛拉的十字弩,模仿箭射出時『咻!』的聲音,模仿得維肖維妙。



    史黛拉向著側旁的牆壁慢慢舉起十字弩,她用手勢示意他注意扳機,食指扣下去,箭射出插在牆上。

    亞可亞被嚇得身子縮了一下,他臉上沒有恐懼,隨後發出佩服的感嘆。

    他蹲下身子,緩緩的反轉袋子,裡頭滾出了一塊磚頭,外觀破破爛爛,表面還有一些混凝土。史黛拉推測是從遺蹟的牆上拆下來的,真是非常原始的武器。

    史黛拉用力點頭表示稱讚,亞可亞笑了,露出一口參差不齊的黃牙。他把磚頭放回袋子裡,又從腰後拿出一個東西,他操弄了一翻,那東西發光照亮了四周,是一盞用玻璃瓶改造而成的油燈。

    換史史黛拉發出驚呼,亞可亞比她預計的要聰明許多。油燈是他發明的,還是別人教他的呢?他有名字的概念,就代表他有一個群體吧。他對自己沒有敵意,或許現在是使關係更進一步的好機會。

    史黛拉把十字弩摺疊收起,她在原地轉了一圈讓亞可亞看清自己。然後,她關掉了保護衣的維生設備,一陣機械音,頭盔從中央裂開兩半,退到背後。她那頭長髮盤捲成髮髻,冷咧的空氣擁抱她的臉頰,加上滿頭大汗害她打了個冷顫。外頭的空氣只有十二度,沒有恆溫系統,使她更能感受到這不只是個數字。她拉開胸前的拉鏈,把保護衣脫到半腰。

    亞可亞的下巴幾乎掉到地上,顯然他原先以為保護衣是她身體的一部份。史黛拉微笑,像這樣四目交投,她心裡才頭一次產生,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個確實的人,而不是一頭聰明的野獸。



    兩人是如此的相似,又大廂徑亭,『就像看完影集的第一季第一集,便跳到第七季的最後一集一樣。』史黛拉之後在報告書裡寫道。

    他們自然的走近對方,她再次感覺到亞可亞的嬌小,他的外表是那麼弱不禁風,但又能靈活的揮舞布袋擊退象牙狗。他的瞳孔很大,像貓一樣。身上帶著酸臭,看來他們沒有沖澡的習慣。

    史黛拉蹲下來,讓亞可亞的視線略高一點。她舉起右手掌心向前,電影裡都是這樣演的。亞可亞明白了她的意圖,舉起左手與她重疊。

    他的手比史黛拉要小一個指節,他的指甲有用工具磨平的痕跡,掌心長了粗糙的繭。相比下她的掌心白滑,指甲修長還塗了紅色的指甲油,從他的角度看一定很不可思議吧。

    她能聽到亞可亞使勁嗅聞的聲音,她身上玫瑰花味的香水強烈沖擊他的嗅覺神經,使他貪婪的一吸再吸。

    他目不轉睛盯著史黛拉的黑色運動背心,他一定不明白她的衣服那麼單薄為甚麼還會流汗。他戰戰競競的把手舉到半空,又害怕的確認史黛拉的表情沒有生氣。她給了他一個笑容,讓他知道自己獲得允許。他小心翼翼的輕摸背心,感受那柔軟的材質和上頭的體溫。史黛拉也摸摸他的頭,頭皮熱呼呼的,髮質粗硬而油膩。

    「混蛋!快放開團長!」

    二人都被嚇了一大跳,史黛拉轉身看到湯姆手持十字弩指著亞可亞。

    「慢著!別傷害他!」史黛拉站起來把亞可亞推到身後。

    「保護衣怎麼了?是他襲擊你嗎?!」

    「是我自己脫的,先把十字弩收起,亞可亞不會傷害我們的。」

    亞可亞從她身後探出頭來,好奇的打量湯姆。

    史黛拉向湯姆解釋來攏去脈,她在象牙狗的數量上跨大了一點,好讓湯姆不會去挑戰他。

    「就這樣?他真的沒有對你不利?」

    「不信嗎?亞可亞可是很厲害的啊,單手就可以把象牙狗的牙折下來,你看那邊的斷牙便是證據。」

    「我姑且信一半吧。告訴我,他用那一隻手摸你,左手還是右手。」

    「你夠了啊,我——阿嚏!」

    史黛拉用力把鼻涕吸回去,她有預感到了晚上便會感冒。

    「我說你啊,多注意一點。女人要有女人的自覺,這樣很容易吃虧的。」

    湯姆幫她拉上拉鏈,又合上頭盔。維生設備重新啟動,保護衣裡頭非常暖和。

    亞可亞看著二人搖頭擺腦,原來他們都會說話的呀!

    「你看甚麼看。」湯姆說。

    「史黛拉,哇爾瓜拿?」亞可亞指著湯姆說。

    「他說甚麼?」

    「他在問你的名字,快告訴他。」

    「我憑甚麼要把我的名字告訢一個野人。」

    「我要跟他說你叫大笨豬。」

    「無聊。」湯姆走上前,亞可亞的頭只到他小腹,「HAD財團,考古部,調查團,副團長,湯姆•法蘭克。」

    「叫他『湯姆』就可以啦。」史黛拉在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

    「湯…姆…」他拍打胸脯,「亞可亞。」

    「好的,好的,很高興認識你,隨便啦。」他轉向史黛拉,「我們趕快和其他人會合吧,別再跟野人玩家家酒遊戲。」

    「你的反應也太冷淡了吧,你想想啊,他們是致今從未被發現過的新種族,這個價值可不是木頭和文獻可以比擬的!」

    「比爾?」亞可亞側起頭單貶左眼。

    「不是你們的意思啦,要是髒話的話可就抱歉了啊。」史黛拉搖頭說。

    「比爾!」亞可亞忽然點頭如搗蒜,他舉起雙手各豎一隻食指,「史黛拉,湯姆,比爾。」他又舉起十指,「亞可亞﹑亞可亞﹑亞可亞﹑亞可亞﹑亞可亞﹑亞可亞﹑亞可亞﹑亞可亞﹑亞可亞﹑亞可亞,比爾!」

    「我懂了!比爾是同伴的意思,大概。」

    亞可亞跳起來,他拿起油燈往黑暗中走,「得得魯哈!亞可亞沙比爾!」他大力向二人朝手。

    「他想帶我們去見他的同伴…的樣子,快跟上!」

    「不準去,我們約好了在中央集合,顧及一下領袖身份好不好,史黛拉團長。」

    「之後再道歉就行啦!現在的機會不是平常可以遇到的,快來啦。」史黛拉硬拉著湯姆的手走。

    亞可亞帶著二人在遺蹟中穿梭,他一路上滔滔不絕,史黛拉亦用一些不著邊際的話來回應:

    「亞魯墨特沙路,柯德噗卡尼。」

    「是服裝店呢,裡頭的衣服都被你們取走了吧。」

    「亞可亞沙特帕囉拉沙路。」

    「玻璃碎很危險啊,你們會用來當武器嗎?」

    「可可亞伊咚,卡普達伊啦。」

    「你說海報上的帽子很襯我?謝謝啦。」

    三次左轉和兩次右轉,走下停止的扶手電梯,又拐了幾個彎,亞可亞终於在一個三米闊的大洞前停下。史黛拉以為他們要跳過去,但仔細一看便發現,洞的兩側和天花都設置了機關,上方安裝了大量齒輪和鐵鏈,亞可亞上前攪動機關上的手把。刺耳的金屬磨擦聲在空盪盪的走廊擴散,亞可亞吃力的攪動了一分鐘,從洞中升起一塊破舊的木板,非常明顯的蟲蛀和各式無以明狀的污衊。

    看來是一架升降機,雖然是最原始的設計,但史黛拉越來越佩服他們的智慧。

    木板非常狹窄,光是亞可亞和史黛拉也要縮著身子才能站上去,二人無可避免要緊貼在一起。

    「看來你要乘下一架了。」史黛拉說。

    「我才不要乘這種鬼東西下去。話說回來,小子你要是敢亂摸,我不會放過你的。」

    亞可亞不明所以的歪頭,於是湯姆將食指在脖子上劃了一下,亞可亞的表情看來完全明白了。

    他鬆開固定鐵鏈的機關,齒輪轉動使升降機緩緩下降。各樓層的斷層在眼前略過,史黛拉在心裡數著,一層﹑兩層﹑三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