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莊裡,在農夫默爾和獵人瑪瑪的帳蓬之間,是醫生圖波拉的珍所。

    帳篷外聚集了一大群小白人,有老有嫩,個個你推我撞就想從布簾的隙縫間看進去。

    直到艾瑪來到大喝一聲,圍觀群眾才讓出走道給他和兩個人類入內。
    
    診所裡由架子包圍,一個架子放滿瓦窯,兩個架子塞滿發黃的舊書,三個擺滿藥材。中央的擔架床上躺著一個人類。
    
    「愛蜜莉!」史黛拉跑到她身旁,她腹部有一個傷口,傷口塗著厚厚的白色膏藥。她昏迷著,吃力的喘息。



    圖波拉滿頭大汗的說著,艾瑪急忙轉譯:「我們在紅色牆附近發現了她,她當時身上插著這個,」艾瑪接過他遞來的箭,「我們幫她急救,用上最好的膏藥,又給她喝水,但體溫依然不減反升。」

    湯姆二話不說上前開始檢查傷勢。史黛拉走向軟癱在一角,愛蜜莉那腹部被貫穿的保護衣。她戴上自己的頭盔,伸手觸碰愛蜜莉的頭盔,讀取上頭的資料。二十分鐘前的錄影,愛蜜莉和另一個穿著保護衣的人,對方手持十字弩,另一手上提著一個橙色盒子。兩人爭執不果,對方便向她放箭。

    史黛拉反射性的縮手後退,像是被射中的人是自己一樣,影片到此中斷。

    那個穿著保護衣的人,無容置疑,「是亞巴頓,他偷走了鯨頭鸛號的黑盒。」史黛拉說。

    「上摩托去追!趁他還跑不遠!現在還趕得及!」湯姆說。



    史黛拉像一顆炮彈似的撞出了人群,亞可亞跟隨其後,幫助她搭升降機回到上層。史黛拉用肢體語言叫他留下,亞可亞明白了,像祝福她似的說了幾句。
    
    她在黑暗的走廊中奔跑,螢幕裡的立體地圖助她原路折返。上萬個問題於她腦內炸開,她很想知道答案,而且要馬上知曉。她回到停泊毛伊海豚一號的圓形廣場,途中並沒有遇到象牙狗。
    
    史黛拉奔向摩托時,預感響起前所未有的警報,摩托就在面前數步之遙,但潛意識在高聲尖叫,她選擇相信預感,身體自動反應過來,往後大跳一步。

    箭矢於她原先的位置經過,釘刺在牆壁上。史黛拉朝箭尾所指的方向看去,隱瞞能見一個人影埋伏於沙下,環境昏暗以至剛才完全沒有察覺。

    亞巴頓微調姿勢,下一箭就要發射了。史黛拉把左臀橫伸,射出纜索接上廣場另一端的牆壁,回收纜索將自己拉開。千均一髮之際,箭矢於膝蓋前數毫米擦過。史黛拉立即拔出十字弩還擊,向他的方向射了一箭,不過她的眼界太糟糕了,亞巴頓根本不用迴避,箭插在離他一米的沙地上。



    史黛拉到達廣場的另一端,她趕緊躲到一塊大瓦礫背後作掩體。她確認十字弩已自動裝填,彈匣還有三發,左腰彈匣有五發,合共八發箭,但以她的眼界真的能射中人嗎?

    「你大可不必這樣做的!」史黛拉大喊,「我們來談談吧!你想要甚麼?只要放下黑盒,我可以讓你這樣一走了之啊!」

    亞巴頓沒有回應,只有史黛拉獨個兒在自言自語。史黛拉跳出掩體指向亞巴頓,他不在原先的位置。她又以十字弩順時針劃了個半圓,這裡大塊的障礙物太多,太適合埋伏了。

    她縮到另一塊瓦礫後,叫出了立體地圖,這是只有隊長才能使用的功能,可以單方面追蹤隊員的位置,不過地圖上並沒有顯示代表亞巴頓的黃點,他一定是切斷了自己的網絡。她又嘗試呼叫湯姆,但距離太遠而無法聯絡,看來只能靠自己單打獨鬥了。

    預感再次尖叫,也許是腎上腺素激增的關係,使她潛意識裡注意到平時沒有留意的資訊,她往左撲開,箭矢插在掩體上。她沿箭尾看過去,隱約可見的人影又再埋伏於沙中。她舉起十字弩扣下扳機,箭矢劃過空氣發出令人毛骨悰然的聲音,正中目標。

    沒有疼痛的尖叫,也沒有血如泉湧。史黛拉跑過去,拔出箭,沒有染血。她非常確定亞巴頓剛才就在這個位置,他無聲無色的來到這裡,又在同一個位置不動聲色的逃離,這種移動方式簡直和潛沙船一樣。

    保護衣上是沒有這個功能的,但這是史黛拉唯一想到的合理解釋。他就在沙底下自由活動,而在他浮出沙面前她完全無法偵測。她知道自己無法只依賴直覺,一定要儘快找出一個能早一步得知亞巴頓位置的方法。

    她把纜索射上天花,將自己吊在半空。圓形廣場的佈局瞬間一目了然,亞巴頓現在應該也無法感知她的位置。潛沙船在沙底下只能用聲納探測來感知四周,那兒有障礙物,那兒的沙較軟可以方便行動,同樣道理也應用到亞巴頓身上,只要在空中,他就必須浮出沙面以視覺找到她的位置。在那個瞬間也就是史黛拉攻擊的大好機會了。



    就在一塊瓦礫旁,亞巴頓終於現身,他抬頭找尋她的位置。史黛拉幸運極了,亞巴頓剛好背對她。趁機不可失,史黛拉扣下了扳機,箭射穿了他的手臂。不但破壞了面板板,還破壞了古蘭波的覆蓋面,沙緊緊的夾著他的下半身,他奮力掙扎想將自己拉出來。

    他狂亂的往史黛拉連射數箭,她伸長纜索急降到地面,躲在瓦礫後。亞巴頓發狂的大叫,直致箭都射光了,才聲西力竭的靜下來。

    史黛拉小心翼翼的探頭,見他半身無力的趴下,十字弩還握在手中,極可能是一個圈套。她用纜索將十字弩搶過來,亞巴頓卻依然靜止不動。

    她把他的十字弩收到腰間,用自己的十字弩指著他,續步接近。「別動啊,只要你不反抗我便不會攻擊你。」

    史黛拉來到他身前,彎腰抓著他的肩膀。亞巴頓突然拉住她的手,將插在左臀的箭刺向她的下腹。她馬上推開他,往後倒地。幸好她反應夠快,雖然劃破了保護衣,但傷口不深,只是皮外傷。

    亞巴頓開始不斷咳嗽,他痛苦的抓住脖子,身體不自然的前後搖晃,他張開雙臂在空中亂抓,像是要抓住某個看不見的人。終於,他全身軟癱,用不自然的姿勢仰躺在地上。

    史黛拉完全感覺到他這次不是假扮的,她沖上前掀開他的頭盔,他的眼睛爆滿紅絲,張大嘴巴在尖叫,死相極為恐怖。同時她的保護衣也跳出了警報,指出氧氣含量過高。



    這是一個意外,史黛拉並無心要殺他,但箭破壞了面板,使保護衣失靈,意外向他灌輸了大量氧氣,使他死於高氣壓。

    史黛拉扔掉十字弩脫力的坐下,她掀開頭盔,眼淚不自覺的流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