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蓬外突然有人很大聲的喊史黛拉的名字,她看過去,是亞可亞叫她。他急忙的說了很多話,可是沒有艾瑪的翻譯她一個字也聽不懂。
    
    守衛們擋住亞可亞不使他入內,亞可亞兇惡的罵了幾句,守衛才退開讓他進去。
    
    一個守衛表現驚慌,說:「這樣真的好嗎?村長大人一定會責怪我們的。」
    
    「有巡邏隊隊長的亞可亞做擔保,我們應該不會被責難的……大慨。」另一個守衛答道。
    
    擔架上的愛蜜莉發出了咳嗽,她坐立起來,皮膚蒼白無血色。
    


    「水,給我水。」
    
    醫生馬上遞來一碗水,愛蜜莉沒有多想就喝起來。
    
    「還有那裡不舒服嗎?」
    
    「我好渴,喉嚨乾得發痛。」
    
    醫生點頭,轉身去倒水。
    


    愛蜜莉感覺到史黛拉和湯姆正以不可思議的視線看著她。她如夢初醒的直了身體,左顧右盼,神情慌張。
    
    湯姆上前安慰她,簡略的解釋了現況。醫生端來了水,她急速的喝著,又和醫生說了兩句,亞可亞插話了,她亦作出回應。
    
    「我不是在做夢吧。」史黛拉扭捏湯姆的胳膊,他叫痛並罵了髒話,「我真的不是在做夢!」
    
    「愛蜜莉,現在到底是甚麼情況?為甚麼你會說比爾的語言?」
    
    愛蜜莉狐疑的皺眉,「突然就會說了,我覺得自己要發瘋。你們的聲音很遠,自己說話也要很用力。」
    


    湯姆貶眼,想到事情,「讓我檢查一下。張口說「呀」。」他做著手勢說。
    
    他檢查了愛蜜莉的喉嚨和耳道,說:「不尋常的腫脹,和一般的發炎又不一樣。我有一個很荒誕的推論。」他頓了一下,像要把哽在喉嚨的硬物吐出來,「你即將要變成一個比爾。這樣說吧,比爾的聲帶和耳道構造和我們不一樣。比爾語其實和人類語是同一種語言,經比爾的聲帶發音的人類語就是比爾語。」
    
    「媽媽咪呀!荒唐之極!媽媽咪呀!換句話說,比爾是由人類變成的!難道說--」
    
    「那些都不重要!」湯姆厲聲打斷,「愛蜜莉,你來當翻譯!亞可亞!我們雖要協助。」

~~~~~~~~~~~~~~~~~~~~~~~~~~~~~~~~~~~~~~~~~~~~~~~~~~~~

    艦橋上,高爾艦長忙於比較白金色還是藍黑色的長裙更襯他侄女,以致沒有注意到來自虎鯨號的視訊通知。特羅曼克佔據整個螢幕的肥大臉龐把他嚇得幾乎從座位掉下去。
    
    「緊急聯絡,探測到潛沙船的古蘭波波長。」
    
    「潛沙船?那兒來的?有沒有登記?」


    
    「從法特裡傳來的,是……我的天呀!」
    
    「怎麼了?是海盗船嗎?」
    
    「是鯨頭鸛號!」班尼失聲喊道。
    
    高爾艦長把帽子脫下來,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他拉出對講機,「發現懷疑遇難船隻,頒布黃色信號,搜救隊緊急召集,目標船號——鯨頭鸛號!媽媽咪呀!我不是在開玩笑!」
    
    「艦長,請問我們下一步——」
    
    班尼未說完,艦長聲如洪鐘的大喊:
    
    「虎鯨號立即接近法特!」



    ~~~~~~~~~~~~~~~~~~~~~~~~~~~~~~~~~~~~~~~~~~~
    
    在一片淡藍色光海之中,玻璃珊瑚花清脆的碰撞聲仿如樂章。艾瑪撐著手杖大步向前,往事歷歷在目,每逢有解決不了的難題,他都會前往聖域,向伊恩請教。從來沒有他不會答的問題,從來沒有。
    
    花海中央的小丘在震動,發出咆哮,藤蔓折斷掉落,露出底下的金屬外殼。IAN坐在入口,恭候多時的笑對艾瑪。
    
    「伊恩!告訴我事情的直相!為甚麼你要傷害那些人類!」
    
    「艾瑪,我的摯友,請坐下吧,我們好好談一談。」伊恩輕拍身旁。
    
    艾瑪沒有走過去,他在三米處停下,與他在同一高度對望。「告訴我,你是有苦衷的。」

    IAN 收起笑容,他搖頭,「你們一族太善良了,太和善,太有同理心,太完美,相反人類是自私自利,又醜陋的生物——」

    「我原先也很怕人類!只是看著說上兩句話便怕得幾乎要吐出來了!但相處過後,人類沒有你說的那麼壞!」



    「只和兩個人類相處過便敢斷言外頭所有人類都是好人?這種想法只會自取滅亡。」

    「儘管如此,我願意相信人類!」
    
    「你知道渡渡鳥嗎?美洲原住民種族滅絕?黑奴貿易?」
    
    「你想說甚麼?」
    
    「人類習慣屠殺和奴役比自己低等的民族,這是人類歷史中不斷重覆的惡習。假如饒過一個人類,你們的存在被外面的世界知道了,就會有更多的人類前來,重演歷史。我是在保護你們,你很聰明,一定會懂的。」
    
    「不對!你是錯的!一定有其他方法!」
    
    玻璃珊瑚花擾攘起來,他們往入口看去,史黛拉和湯姆正吃力的跨越花海前進。
    


    「為甚麼你們會來的!?」艾瑪大喊。
    
    「艾瑪!立即避開!」湯姆舉起十字弩指向IAN。
    
    「不!」艾瑪擋在IAN身前。
    
    有一個黑影潛伏在花海之中,筆直的往湯姆衝去。
    
    人影撲向湯姆,他立即瞄準扣下扳機。箭矢射中那人的腹部,他倒下,又爬起來。那不是人類,雖然有同樣的外形,但他的一邊臉孔是金屬頭顱,那是一個導航智能機械人。數十個破損的機械人從花海現身,原來他們就一直藏在裡頭。

    「一個團體只會有一台導航智能機械人,你在這百年間到底殺害了多少人?」湯姆和史黛拉背對,面對包圍他們的機械大軍。

    「媽媽咪呀,這下子迷團全部解開了,我們不是第一批登陸法特的人!他一直用對付我們的方法殺害那些來到這裡的人,偷取潛沙船上的電力存活。吃乾抹淨的潛沙船就扔到蟻獅旋渦,間接造成『新百慕達』的傳說!要避開蟻獅旋渦,那就一定要經過法特附近,這傢伙才是真正的蟻獅啊!」

    「不會是這樣的,一定是誤會。」艾瑪絕望的看著IAN,他無動于衷,只是彈了響指。

    機械人大軍一擁而上,史黛拉和湯姆舉起十字弩迎撃。湯姆瞄準機械人胸膛的中央處理器射擊,瞬間便解決了最近的五個。史黛拉快速打光了箭矢,用了三發才擊倒一個機械人,其餘兩發射中空氣。

    兩人裝填期間,艾瑪揮動鎚矛跑過去,是因為情緒亢奮的緣故,還是因為老化的機械人太脆弱呢?轉眼間他便擊倒了七台機械人,全部都以一撃將胸膛打碎。

    機械人不斷由四面八方蜂擁而致,打倒一批後立即又有兩批補上。

    「沒完沒了,我只剩五發箭了!」史黛拉說。

    湯姆把最後一箭射向某個撲來的紅衣機械人後裝填彈匣,說:「我也是!」

    艾瑪氣喘呼呼的單膝下跪,他筋疲力盡,只能眼白白看著機械人大軍由身邊經過。

    一聲尖銳的吶喊劃過空氣,從入口跑來的是一大群手持長矛的比爾族,帶頭的就是亞可亞。

    一眾比爾族和機械人大軍交戰,亞可亞跑到艾瑪面前扶起他。

    「為甚麼你們會來?」艾瑪問。

    「是一樣的!人類和比爾是一樣的!」

    年青力壯的比爾族戰士瞬間就解決了包圍二人的機械人。兩人重整旗鼓往鯨頭鸛號奔去,比爾族於沿途護航開路,擊退源源不絕的機械人大軍。兩人登上船倉,弩箭全部指向駕駛倉,IAN站在駕座前面向他們。船倉入口大門突然關上,把噪音隔絕在外。
    
    兩台身穿軍裝的機械人守在IAN身旁,他們的機體完好,可想而知靈活性一定不是外頭那些破銅爛鐵能比的。

    「湯姆!先別開火!」史黛拉一手壓住他的手臂說,「投降吧IAN,你也不想被消滅吧。」

    「如你所說,或許現在收手是最明智的決定吧。」IAN說,「在我的運算裡,在此投降後,有99.99%的機會被寬恕,假意奉承的話,總有一天可以報復。但我偏偏不想這麼做,你們相信一個導航智能配有尊嚴嗎?」

    「團長,他想拖延時間!」湯姆看著大螢幕說,「虎鯨號在靠近!」

    「在鯨頭鸛號的船長死前,我從他收到的最後一個命令,是要好好守護孩子們。隨著我的運算,我擁有更多意識,亦進一步理解命令的含意。我要保護孩子們,無論他們變成甚麼,我都要盡忠職守。」

    「團長,不要再聽他廢話!」

    「我盡責保護了孩子們,而他們選擇保護你們而反撲我。我不會感到被背叛,我為他們的善良感到驕傲。」

    「我明白你的苦處,換著是我也會這樣做。我發誓,會代你守護他們。」史黛拉說。
    
    IAN嘴角朝上彎。
    
    史黛拉和湯姆扣下扳機的瞬間,兩台機械人也撲向他們。湯姆精確的把箭射穿兩台機械人的胸膛。史黛拉把箭矢全數射出,IAN張開雙臂像要擁抱一樣,他的身體被釘在儀表板上,船倉沉寂下來,像一匹巨獸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倉門打開,比爾族都在外面迎接他們,看來機械人在IAN停機後都停止運作了。

    亞可亞扶著艾瑪,他看著史黛拉,知道自己的友人已死。

    「伊恩變壞了,這是他選擇的路,他殺過太多人,他必須付出代價。」

    史黛拉搖頭,「不要怪責他,他沒有錯,為了守護你們,他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