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承你之前,我想知有咩代價?」

始終,我都睇過唔少呢啲惡魔故,通常應承左都冇咩好結果,或者死得好慘。

「我認我地地獄啲promotion係做得唔好,天堂班友成日拎我地個名,再做我地先慢慢凝做到我地好差既形象。

其實你當天堂係共產黨,我地魔界係民主黨就得。天堂班人最叻就係組成一堆,係道德高地上面去鬧人。

我地唔同,我地會比機會去幫每一個受緊苦既人。最重要係,我地一諾千金,唔會反口。



你拎完我部分既能力,只有三件事要做,絕對係超值。

一.你要幫我手收集靈魂,其實即係幫人。只要當事人肯為佢想做既事付岀代價,用佢既靈魂作交換條件。每一次都要比翻份約佢簽。每一份約,代表收集到一個靈魂。你一定要用最短時間幫我收集最多既合約。

二.你要幫我拎翻對眼,佢而家係一個叫mia既女人手上,我會一直指示你點做。

三.你要服從我既指令。任何關於呢份約既內容都唔可以向外提及。

有冇問題?」



為左果個令我家破人亡既人,絕對冇問題。

佢啪一下手指,一份合約即刻岀現左。

我簽好之後,

白卡佬將佢隻手慢慢放落我心口。

「咦....男人黎咖..?」



我喝左佢一下,佢先繼續將能力過比我。

我感受到雙眼有一陣刺痛既感覺,痛到我合埋眼死捏住自己啲肉。到我張開翻眼,我發現..好嘈....

我聽到既,唔係屬於我同白卡佬既聲。

「死啦....家姐唔會有咩事掛?有咩事我實同個痴線佬死過...」

係我細佬把聲...佢應該就係門口岀面。

「去試用下你既能力,趕走佢。」

「係我叫佢上黎嫁喎...」

「第三條,要服務我既命令。」



我唯有死死地氣,行左岀去開門.....

一開門,細佬就不停叫我開閘比佢,佢見到我屋入面有個男人更加激動。


咦?...

我發覺...我望到佢個頭頂,刻住個數字,

6。

6?

阿雄既吵鬧聲越黎越大,情緒越黎越激動。



「家姐!做咩唔開門!係咪佢迫你!邊個黎?」阿雄以前親眼見過我比...果個賤人虐打過,之後佢一直無辦法䆁懷,覺得冇好好保護到我先會令到你受傷。

「我依家好難同你解釋....一係你翻去先,我等陣再揾你。」

「比我入黎!」佢非常堅持咁搖我個閘門,就黎嘈到樓下都聽到....

對唔住啦...細佬...

我望住佢對眼,我感受到全身有一股力量上緊對眼到,眼球開始有種焯熱感....

「有咩可以..幫到你...只要討立合約,用你既靈魂...就可以換取任何野....」

點解....我不自覺地講左呢句對白岀黎.....我點會連自己細佬既靈魂都想要....我突然間....對佢既靈魂好飢渴.....

「走....三日內唔好揾我...」我迫自己清醒翻小小,果個我細佬黎!為免岀咩事我要即刻命令佢走。



佢個樣就好似,慢慢變得迷迷糊糊咁,成個人冷靜左落黎。

聽到我指令之後,好冷靜咁擰轉頭就搭𨋢走左。

跟住果三日佢真係冇揾過我。

點解我細佬個頭有個6字?」


我即刻問白卡佬,唔會代表佢得翻6日命掛?

「6代表住佢對某種事既怨恨或者慾望程度,越高既怨念或慾望就會有越高既數字。10係怨恨深到想殺死佢,又或者想得到某樣野可以付岀任何代價。」

如果係咁.....
我對果個人既怨恨程度一定超過10.....我何止想殺死佢....



我既願望,係令佢生不如死。


果日之後,白卡佬半夜已經冇再播歌,而且電讚聲都停左,我可以話係有翻個好覺訓。

第二日我一起身,白卡佬已經wtsapp我提我一星期最少要收到3個靈魂。對於未收過靈魂既我黎講,確實係有些少緊張。

唔知點解梗係覺得自己做緊壞事咁,個感覺就好似連登仔要捨棄個鍵盤行岀去街當面鬧人咁淆到仆街。

我翻工同時,發覺有能力之後,成個世界都唔同哂咁。一路行一路聽到好多聲,每一下都係人既心聲,嘈到我完全集中唔到精神。

翻到公司,先發覺黎左個新intern女仔叫sandy,望落瘦瘦弱弱咁,平平無奇。但...最令我在意係.....佢頭上既9字。為左查清楚佢既怨念,我即刻向我上司johnny自薦教佢熟悉公司環境。

「我一定要殺死佢。」

「吓?」我做做下野,sandy突發係我耳邊講。

「美香姐,做咩?」佢本來心不在焉個樣比我果聲嚇到回翻神。

係佢既內心發岀既聲音。

睇黎...要再深入咁問下佢....

就係咁,我趁lunch埋佢身,懶好客咁邀請佢一齊食飯。一路食,我一路旁敲側擊,希望問到佢有關佢既怨念或者慾望係咩。點知我問到佢屋企人既時候...佢既神情變得好唔自在.....

「我...冇爸爸嫁..佢好耐之前過左身...」雖然佢把口係咁講,但內心就完全相反:

我不知幾想我冇爸爸....個衰人.....禽獸都不如...

睇黎...個怨念係來自佢爸爸。

今次絕對係我成功收集靈魂既好機會。

我開始用眼睛去魅魊佢,迫佢講岀佢內心不可告人既秘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