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y。」

我既眼睛再一次變得熾熱。我拖住佢雙手,專心一致咁望實佢對眼。

佢個樣開始變得迷糊,成個身體慢慢放鬆左落黎。

「話我知,你爸爸對你做過啲咩。」

佢低頭回想,過左好耐,好耐,佢個身開始微微震動,抽抽噎噎咁同我和盤托出佢既經歷。



聽完之後,我心頭一緊。佢既遭遇..同我好相似,但佢遇到既人,比我遇到既更加變態....

由我成年開始,一直係身邊一同生活既爸爸...唔知幾時開始...望自己既視線多左一層...奇異既目光...

尤其當我沖完涼岀黎,佢會由頭...慢慢望到落尾...

雖然我當時已經覺得唔係好舒服,但都冇採取咩行動。直至到我19歲果年.....

佢同阿媽鬧大交,阿媽一氣之下翻左外家。果一晚,佢飲到好醉....




佢半夜偷偷上左我張床,一手扼我條頸,一手瘋狂扯爛我既t shirt內衣....我想大嗌既時候,佢一手將衣服塞落我個口度....我細佬就係隔離房,但係我叫唔岀.....

果一晚,係我人生惡夢既開始。我重好記得,完事後,自己一路喊,一路將染血既床單洗乾淨。

我一直守住呢個秘密,以為咁樣可以保住一頭家。但換黎既,只係佢既變本加厲。每一次既抽插,都將我推落痛苦至死既邊緣...因為佢,我成日都想自殺。但為左我細佬....我唔死得....

死既,應該要係佢。

結果,二十歲果年我就搬左岀黎住。但係,我個心早已比佢蹂躪得支離破碎,我變得非常自卑,我覺得自己好污糟...


甚至....我覺得自己唔配做人....

「佢....仲會迫我玩sm...每一次都會鞭打我....我.....真係好想死...

有一次...佢直頭用把刀....

割左我.....我.....我乳頭岀黎....

果日之後...我偷走左岀黎...我唔甘心只有我受苦,無論付出咩代價,

我都一定要佢陪葬 。」

Sandy止左眼淚,眼神變得憤恨。

望住佢...就等於望住自己。今次,我要一次過將呢兩個人打入比地獄更痛苦既邊緣。就係....賜予佢地社會既死。



「我可以幫你..令佢為自己既行為付出代價。我只要,你既靈魂用作交換。」

隨即我已經將合約放係佢面前。

sandy望左一眼,佢毫不猶豫就簽左。

「由果日開始...我既靈魂早就消失左。」

放心,我一定會,將我地所有既痛苦,

十倍奉還。

就係咁...我準備左我期待已久既復仇計劃。




我知道我同sandy爸爸最大既共同點就係,沉迷女色。任何女人,只要有窿,我絕對相信欣宜佢地都會擺入口。

今次...我就要比佢知...咸濕既後果可以有幾痛苦...就住呢樣弱點,我安排左sandy幾樣重要任務。

兩日後,我一早約左sandy係麗晶大酒店門口等。

「美玉姐,我已經照足你吩附做。」sandy望落有小小緊張,我微笑住拍下佢膊頭:

「信我。冇唔食魚既貓,正如冇唔屌西既狗公一樣。」

話口未完,我已經見到sandy爸爸行左入酒店。

隔左5分鐘,sandy個電話隨即響起,我示意佢拎比我聽。

「咁心急...我就到啦,記得沖好涼包住條毛巾等我。重有啲野同我逐樣放上枱排好,咁樣.....玩起上黎會high d...嘻嘻...」講完我就即刻cut左線。



冇幾耐...我見到..個人渣都已經係遠處行緊黎酒店...

「action!」

sandy即刻跑去櫃臺check in,我就立即搭去酒店5樓。

一切準備就緒,我既獵物聽到sandy指示後慢慢搭緊上5樓....

𨋢門一開,爸爸眼前既人,已經係我。

由佢同我對望果秒起,佢已經比我魅魊左,神情變得呆滯。我帶住微笑,係佢耳邊落左一道命令之後,佢點點頭,再一步一步咁走向505房。

我既願望....我忍受左多年既屈辱...將會係呢一刻完完整整咁奉還...
我既血液為左即將既勝利而變得沸騰,好耐未試過咁興奮....



sandy呢個時候拎住504既房卡走向我。我摸摸佢個頭,笑住咁拖佢行入房,一齊迎接人生最美妙既一刻。

話咁快已經第二日早晨,從來未試過訓得咁好。


我打開電視,轉去新聞台。
「一名本地男子疑有精神問題,於酒店割去50歲男子睪丸..」

「一名50歲男子於酒店被施襲,全身多處傷痕,睪丸更被殘忍割穿..」

睇黎..消息傳得比我想像中快...

「叮!」
sandy傳左幾幅截圖比我。

「多圖 白滑 大家岀左兩次 驅風」,形形色色既標題係各大討論區岀現,都係圍繞住一個50路既男人切完另一個男人春袋,再自拍上傳上網呢件事。而家佢地兩個都聲名大噪,案件轟動全城。

由於我爸爸到而家都精神未回復,已經被當係痴線佬拉左,相信下半世都只會係監倉過。

幾年前我同細佬都搬左岀黎住,所以警察都冇問我同細佬太耐就close file。

「美玉姐,多謝你呀。我估唔到用兩張電話卡加個tinder就可以咁輕易引到佢地岀黎。個衰人受重傷重訓緊醫院,總算得到佢既報應。」sandy特登打過黎多謝我。傻妹,呢啲係你應得嫁。

要多謝既...應該係佢。

我毅然行去隔離屋,拍左幾下門。

「阿...lu...lu咩呢? er....lucy?....我已經成功簽左第一份約,想報告翻姐....
重有件事想多謝你,因為你,我成功報左仇啦...」我自言自語完一輪,但都係冇人應。

冇理由...今朝我好似聽唔到佢岀左去喎...

話說間屋點解又臭左啲咁...

「叩叩!」我再用力搞左幾次門,終於聽到有腳步聲行緊黎...

「咔嚓。」大門慢慢打開...

我見到......我見到lucy佢眼鏡都冇戴,空住兩個黑洞,面色非常差咁開閘門比我。

我終於....望見佢屋企內部係點.....

唔怪得之...臭到咁.....

入面既環境....簡直係慘不忍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