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的選擇是: A.推門( 50%)B.不推門 (50%)
這啥?作者這個爛人為你們選擇好了。我選A咯。

醫院白。兔子的形態黑壓壓倒在雲石地板,除了更容易絆倒以外,沒有別的用意。我側著身子把身體貼到牆壁處、頭上的東西微晃。那一列長圓裏的橫紋抽扯我嘴上的針線、忌廉血跡淡得似吃剩的汁液撫摸整齊的地板框線。我任由針線脫落、口肌麻痺了幾小時我只有觀察它們沒入毛髮中、搗亂雲石花樣的份兒。
我舉頭探進那群倒吊的Miffy 娃娃裏、匆匆把半溶解的羅蔔蛋糕連同五根爪子吞下,潰爛的上鄂被發酸的羅蔔刺激得起了顆粒。我試著轉移注意、開始尋找線頭的遊戲,沒有找到什麼。
休息重要,但我剛睡了幾個小時,又沒再做什麼遊戲的興致,乾脆撕下日程本子,把小抄釘回去。我突然想起應驗了的事情、伸手往口袋抓了抓張門票。
「Miffyland 10點關門。」,我轉動指頭、把筆甩出,才發現倒在手機黑幕中的又變為人類的形態。
「噠噠噠——」機械的聲音似是回應我的陳述,手裏的門票輕顫,兩三個馬步就捲進長圓裏的橫紋處。我反射性伸張指頭,抓住票尾把門票抓回去。
有風。心裏泛起異樣、我挫下身子曲著膝蓋把腳步叫回來。抽氣扇。不妙,我口裏細細呢喃,於是這又再應驗。
那嶇形的、黏稠狀的、伏在我鼻子上,粉色薄薄的一層皮膚足以看見它的形態。它胸前的肋骨抵在和我鼻頭接觸的表面、腫起鮮紅的小硬塊。 我試圖除去未果,黏稠的東西穩妥地附上我的鼻骨。


「噠噠——」
九時五十八分,抽氣扇風力漸弱。兔屍稍被撩起,我內心感恩不足一分,它便跑進我左耳內。
一陣嘔心。我猛烈吊起眉頭,扎眼勾著它的尾龍骨,彼此掙扎。全身肢體彊硬、空氣再次燥動,硬生生的把整架腐朽的四肢拉出。一顆兔頭隨「噠」的一聲、碰撞到長圓裏的橫紋處、應聲倒地。我恍然大悟,那原是兔子的骨頭被扇葉撞擊而發出的聲響。我抱著背囊與剩餘的驚恐回到房間中央處、那群miffy娃娃的底下。
「吱——」沒有風。數百隻miffy娃娃倒地。
晚上十時,我和女兒與前妻分離了八小時。有人敲門。
來,投票時間。
A 開門
B 不開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