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集因更新有誤而取消投票活動)
那伙子瘦削的下巴朝我這頭、瞧見我落魂的姿態。「幸好是人」這句説話吐不出來、畢竟看似木訥的言語無助開話。我仍有警戒、他眸子裏的湖水亦寒涼了幾分。
「大叔,抱歉我先不打算跟你打招呼。你知道時間嗎?」
「十時零五分吧。」摸不清頭腦的話,可能是是年輕人的開匣子方式,我想。
「我也是掉下來的。」他見狀從背包扣子的卡片套取出入場券搖了搖、丟我瓶裝水。皮膚上看來是二十出頭的男性、鬍子沒剃好——也許他待在這裏資歷更要長一些。我心裏一陣惡寒、含首、用水濕潤喉嚨、拉一把椅子、坐下。
「所以,年輕人,你來了多久?怎知道我是掉下來的人?」我裝作隋意地問道,上下打量這人:清潔衛生後大概是彬彬書生的模樣。
「因為你也太清楚時間了,」他勾了勾唇,「我來這裏快一年了——342天吧。我要是能離開我也要延遲畢業。亅
「所以,你大四?」我選擇簡單輕鬆的問題。
「嗯,快到社會人的年紀。」他乾淨地答話,「所以,老太婆死了?」
「是的。」我想是黑色房間、我間接殺掉的那人。説罷,取娃娃Miffy當床、側身往上翻。


「兔子很容易冷死。這帶很冷的,牠們不會來,但死的説不準。」他壓後身子、沒有放下手裏的電筒,接著問:「能睡?」
「可以。」 我慫恿著他回答。
「睡不了可以說。睡的話我可以替你守著。」 他一貫平靜、看慣不怪似的。
「所以,你叫什麼名字?」我坐直身子問道。
「劉冀風。大叔你呢?亅
「你都喊大叔了,就大叔吧。」我不敢說名字,這伙子我還未完全相信,即使沒有相向的利益關係、我必須先知道他什麼。「夜太長了,你就說說你的事吧。」
「我在薄扶林大學唸建築系——」他道。
「談你一個大男人為什麼吧。」我打斷他的話。
「我女友。大叔你呢?」
「女兒。一個miffy死忠粉女兒。」我回憶道。


「我女友是兔子方面的花痴,新家就放滿一堆相關產品。 所以說啊,商家就是這樣騙女孩兒的金錢的。」
「同意。你在和她同居嗎,你才大四?」
「 大叔你也太保守了吧。我認定她了,伯母也許可我了,我們打算工作到賺到首期就結婚。」
「有大志啊,等十年吧。」我苦笑道。「你當建築師也五年。」
他沒有理會我的乾咳,徑自走到房間暗處,把糖果塞進口中。我自討沒趣,閉上眼簾。
「所以,你有養兔子?亅
「以前有,現在沒有。」他頓了頓,把糖果嚼完。「女友家人丟了。」
「可有反抗?」
「沒有。我女友氣管敏感,不能養。我倒不想得罪未來家母。」
我們沒有繼續對話、並不是我六歲那年在泥溝裏看見的事的緣故。是恐懼要我躲掉太多事情。冀風好像有再説什麼,可我只因嗅到燒焦的兔肉味兒而睜開眼睛。



來,投票時間。
A. 起床
B. 裝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