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這分明是死於他殺。 假如埋沒少許良知,便足以還死者一個公道,讓死者和那些仍然在生的人感受到一絲安寧,那麼,我們理應感到值得。 既然兇手費盡心思也要佈下這個局,我們當然奉陪到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