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次開啟手機,檢查相片。

早前索回父親手機中的相片,發現他真的來過達德學校,唯獨不肯定他有否來過二樓廁所,那個最恐怖的地方。

「我希望我冇信錯你啦,細佬。」大哥走前,拍向我的肩膀。

可能是環境氣氛問題,我不其然嚇了一跳,毛孔張開,一股寒意瀰漫全身。

「啱啱先講完,唔好搭人膊頭。」Sing提醒大哥。



「你唔係信呢啲嘢呀嘛?」大哥回以微笑。

縱然是半信半疑,我也不會如此張揚和輕佻……

此刻,達德小學就在眼前,破舊不堪,處處雜草,一看就知道沒有其他人。

然而,或許有其他「東西」。

達德小學的建築呈U字型,樓高兩層,左右兩翼為課室,後方則是禮堂。



三棟建築包圍著一個小型籃球場,大約是半個標準游泳池的面積。籃球架依然健在,可現在不是打籃球的時候。

其實這裡是有鐵閘的,理論上我們無法進入,可是鐵閘角落有一處破洞,可以輕易爬進去。

楊導遊走到破洞前,移走大門前的單車,然後蹲下,爬入。

那個單車佈滿鏽跡,還少了個車輪,從大小判斷,那應該是兒童單車。

單車擱在大門邊,應該是為了遮擋破洞,掩人耳目,然而這招顯然沒用。



「大家慢慢跟住。」楊導遊首當其衝,已經走入達德小學範圍。

大哥是下一個,他靈活地蹲下,順利走進籃球場。

我讓Sing和阿怡先進,他們來過這裡,故此沒有遇上什麼麻煩。

應該沒事的。

「喂,你過左嚟之後順便移返架單車。」楊導遊忽然說話。

「嗯?」我不解。

「點解呀?我哋要沿路走。」阿怡問他。

「總之歸回原型。」楊導遊沒有多加解釋。



相信他不會有錯的,畢竟是導遊……

我一邊走入,一邊移動單車,過程小心翼翼,生怕弄傷自己。

那個單車還真煩人,縱使外表細小,卻有著奇怪的重量,彷彿是用純鐵製造。

完事後,我發現那些鏽跡依附手掌,噁心得很,用水也弄不乾淨。

「算啦,返去沖涼先搞。」大哥說道。

「你哋係要去邊度?」楊導遊說:「係咪想去嗰個……廁所?」

似乎,他也知道我們的目的。



我和Sing點頭默認,互相覷視,內心都充滿疑問。

一旁的阿怡則東張西望,卻有裝著一副毫不害怕的樣子。

「你哋當時拍攝係點樣?」我問Sing。

其實我也沒想過Sing最後會答應,這樣的打擊不是人人能受。

Sing深呼一口氣,然後開始說話。

此刻,天上的雲朵開始越來越多。

「我同阿怡係負責拍攝、搵路同攞裝備。我哋一路走入嚟,都冇發生過任何嘢……」Sing說。

「North冇異樣?一直都冇?」我盯著Sing的眼神,確保他沒有隱瞞。



「冇,一啲都冇。」Sing無奈回答。

「我都唔覺得有。」阿怡說。

那奇怪了,為何North會突然自殺。

「由拍片到出街,大約隔左四日時間,你哋應該有出嚟傾過?」大哥問他們。

「冇。」阿怡乾脆回答。

「…」

沒有見過面?



「點解會冇?唔係點出片?」我質問。

「我哋喺Group傾,最多都只係有幾句Voice Chat。因為大家都住得遠,所以我哋冇見面傾。」Sing顯得更悲傷。

大概,沒人猜到她突然離去……

這樣一來,North探險後的一切事情,根本無法知曉。

想來,父親的情況也是類似,我幾天沒和他聯絡了。

他究竟遇上什麼……

「而你哋乜事都冇。」大哥繼續質問。

一旁的楊導遊不打算干擾我們,便徑自走到一邊,拿著煙條,吞雲吐霧。

的確,所有事情與他無關。

「係呀,我哋唔知……」Sing低頭。

「唯一嘅唔同,就係你哋冇去個廁格裡面?」我問。

「的確係咁……」阿怡說。

那麼,那個廁格是個很大的關鍵。

North為了增加影片的趣味,便親自走入詛咒廁格,終害死自己……

也許,這就是事情的真相。

還真詭異……

至於父親,可能也是一時好奇,走進廁格探索,陷入死路。

既然如此,那麼就要親自調查。

「喂,你哋決定好未?」楊導遊回來,口中還是那支煙條。

「你食煙真係好咩?」阿怡遮著鼻子。

「壯膽。」楊導遊解釋。

「你都驚?唔係呀嘛?」似乎只有大哥絲毫不怕:「你見過鬼咩?」

「見過呀。」

「…」

他說得真乾脆。

如此利落的一句,反而讓我們不寒而慄。

「你咪嚇我哋啦。」Sing退後兩步,幾乎跌倒,幸而阿怡比較鎮定,扶著自己男友。

「喂,你唔好驚啦……你咁嘅反應……」阿怡無奈。

「哦?件事係點?」大哥問。

「我帶本地團嚟過呢度,當時團友合計七個,每個都跟緊我。」楊導遊吐出一口灰煙:「突然間,樓下多左個女人行過,著住紅色衫,而我同另外兩個客都清清楚楚見到。我自己當時都嚇左一跳。」

「譯哥,其他人呢?同埋有冇再見到?」我再問。

「其他人睇唔切,而之後我都冇再見過。」楊導遊看著地面,陷入沉思:「但值得一提嘅,就係我同呢兩個客嘅共同點。」

共同點?

「就係入過二樓個男廁。」

聽此,我立刻毛骨悚然。

「斃啦……」Sing摸著額頭。

「咁個廁格呢?」我問。

「冇,我同兩個客都冇入過任何廁格。」楊導遊回答。

似乎,越是接近恐怖廁格,越是危險。

那個地方,便是紅衣女校長上吊自殺的位置。

「喂,阿怡……」

「你咪呀,唔好亂講嘢。」

Sing和阿怡正竊竊私語。

「講咩呀?」大哥微笑,審問他們。

「冇嘢呀……」Sing不願回答。

「不如我哋上去先,睇下個情況。」我主動說。

「重去?」Sing瞪大眼睛。

「唔係點知道發生咩事。」我下定決心。

尋找真相的決心,勝過恐懼。

「唔係呀嘛……」Sing害怕得要命。

「又唔係入去廁格,去門口觀察下。」我苦笑。

「最多門口,最多門口。」Sing搖頭嘆氣。

「重要熬幾耐……」阿怡也快受不住了。

「我帶你哋去門口。」似乎楊導遊也不想進入。

我們的地獄之旅,現在才開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