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導遊帶頭進發,前去樓梯。

我把口水吞進肚子,然後踏出第一步。

「放鬆啲,我睇住你架嘛。」大哥忽然開口。

他很少說這種話的。

今天,還真特別。



縱使經歷年月,達德學校的建築還大致穩定,不像危樓。

可是,這個樓梯彷彿是用石塊堆砌上的,看上去不太可靠。

至於那些佈滿鏽跡的欄杆,我還是不要依賴好了。

大哥就在旁邊,四周觀察,彷彿真的是來探險一樣。

走在最後的Sing和阿怡則步伐緩慢,每一步都帶著猶豫和不安。



大概,是勾起一些不快回憶。

「後生仔,你哋究竟驚咩?」大哥轉頭,微笑。

他真的干犯所有大忌。

「你……我冇驚呀!」阿怡死撐。

「我……就純碎諗起North……」Sing說:「我重係唔明點解會發生咁嘅事……好驚……下一個會唔會係我……」



「唔準你咁講!」阿怡怒視對方。

「哈,係咪做過虧心事呀?」大哥反問。

他們並沒有回答,只是顧著走路。

是迴避,還是純碎不願回答?

Sing身穿白色T-shirt,深藍色牛仔褲,還戴上一頂黑色Cap帽,雖然不算高大,身形卻頗健碩,應該是個健身能手。

然而,他的舉止與形象大相徑庭,常因小事大吃一驚。我卻能確定他是個好人,至少希望知道North自殺的真相。

他的女友阿怡則比Sing稍高一點,身穿深色緊身長褲和粉色上衣,藍色的眼鏡眶更為形象增添一份文青感。

我卻覺得她有點刁蠻……



也許,是想保護自己和男友。

「到啦,就係呢度。」楊導遊走到廁所門前,指著入口:「我去側邊食支煙先。」

說完,楊導遊抽出煙包和打火機。

「喂,譯哥,你都算係收左我5000蚊導遊費啦,點解唔一齊入去。」大哥說。

「我有我嘅原則,同埋5000蚊對我嚟講都係散紙。」楊導遊亮出手錶,錶面上寫著Rolex Sky-dweller。

我還以為導遊是中低收入職群。

「哈,得閒一齊睇錶,我都想買隻Explorer II。」大哥逍遙地走進廁所,毫不畏懼。



Sing和阿怡則不知該說什麼。

「阿哥係咁,習慣下啦。」我也無奈。

「唔好入去太耐。」楊導遊提醒。

然後,我緩慢步入廁所,原因當然不是牆上的「小心地滑」。

這裡非常陰暗,而且只有簡單的洗手盤和蹲廁。

我總該慶幸,這裡沒有令人心寒的鏡子。那些恐怖片都是這樣,鏡子裡的「人」做出嚇人的動作,或者直接從鏡子中爬出,殺死劇中角色。

「就係呢度,North入左去第二個廁格。」Sing渾身抖震,不敢指向廁格。

其實,我看不出各個廁格的分別,不就都是殘破不堪,佈滿塵埃,骯髒而詭異。



「細佬,你想點調查?」大哥讓我決策。

老實說,我也沒什麼方向。

我不肯定父親有否進入廁格,可是這裡的確是最可疑的地方。

據說用犀牛角燃點火種,可以亮出真火,照出鬼魂真身。

然而,哪來的犀牛角……

「真係冇其他線索?」我陷入沉思。

「或者你應該行入去,睇下個情況係點樣。」大哥走到旁邊,鼓勵我道。



我怎覺得有點不對勁。

「點解係我?」我立刻問。

「因為你好想知道答案,係咪?」大哥理直氣壯。

「咁你呢?點解唔入去,反正你都唔信鬼。」我反駁。

「唔想囉,有其他原因咩?一係你叫Sing入去囉。」大哥看著Sing和阿怡二人。

他們缩在一邊,連站直的勇氣都沒有,Sing更是面色發白,彷如病人一樣。

互相拖延是不會有進展的,我必須盡快決定。

對於鬼魂的存在,我總是半信半疑,不願承認,也不能完全否定。

我不像大哥般絲毫不信,也不像楊導遊般完全相信。

既然無法確定,那就不用刻意下定論,這是我的看法。

可我現在要親自考證……

也許,我會走上的North的不歸路,在某個地方自縊死去。

然而,我相信自己能夠戰勝恐懼,戰勝所謂的詛咒。

就這樣,我踏出第一步,往廁格前進。

見此,Sing和阿怡都瞪大眼睛,目定口呆。我想,這番行動已經超乎他們想像。

手心冒汗,心臟不停跳動,像是最後警告。

我卻必須知道,那個真相。

「Oh my god。」Sing感嘆。

我順利走進廁格,站直身子,然而什麼都沒有發生。

沒有地獄的呼喚,沒有紅衣女鬼的殺戮,也沒有奇怪的聲音。

「你點呀?」大哥向我說。

「冇,乜都冇。」我回應。

直覺卻告訴我,是言之尚早。

「都話左呢個世界冇鬼架啦。」大哥交叉雙手:「唉,不過阿爸點解會無啦啦自殺?」

這就是我來的目的,調查父親和North的死因。

不過,我似乎走錯方向。

難道一切都是我多疑?

「我諗……都係離開……個廁所好啲……搵返譯哥。」Sing的嘴唇不自覺抖動。

我想,繼續逗留的話,Sing會嚇到昏迷。

明明是個探險者,為何會如此膽小?

實在想不明白。

或許,North對他的打擊太大。

眾人不願留戀,打算離開現場,結束沒有意義的旅程。

然而,就在Sing步出廁所之際,一把熟悉的聲音從外面傳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呀!!!!!!!!!唔好過嚟呀!!!!!!!唔好殺我呀!!!!!!救命呀!!!!!!啊啊啊啊啊!!!!!!我唔想死
呀!!!!!!救我呀!!!!!!」

「譯哥?」大哥訝異。

楊導遊突然出事?

怎可能會是他……

「咪頂住啦,我要去救朋友。」大哥推開Sing,跑出廁所。

我也緊隨其後,來到二樓走廊。

然而,他不在視線範圍內。

「呢度呀!!!!!!!!!!!救我呀!!!!!!!有鬼呀!!!!!!!我唔想死呀!!!!!!!!!!!!!」楊導遊的咆哮可謂撕裂。

「樓下!!禮堂!!」阿怡辨別方向。

怎會突然在樓下,他明明應該在二樓走廊。

不管了,先看看情況。

我和大哥身先士卒,跑到底層,然後往禮堂方向跑去。

「快啲救我呀!!!!!!!!!」期間,楊導遊還在不斷求救。

我不願連累其他人……

「譯哥,頂住呀!!!!」大哥越跑越快,開始拋離我。

可是,來到禮堂大門前,大哥忽然止住動作,定格原地。

彷彿,看見了什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