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應該點算好?」Sing不安地說。

「條屍俾人搬走左?啲血跡呢?」我問大哥。

「就連血跡都冇埋。」大哥無奈:「唔信入去睇睇。」

我們走入禮堂,調查線索。

然而,禮堂空空如也,彷彿一切都是我們的幻覺。



物理上,根本不可能。

「會唔會……真係有鬼……」Sing打破沉默。

「Well,你可唔可以講啲有建設嘅嘢?例如點樣解決?有冇方法?喺度講『有鬼呀,有鬼呀』係唔會幫到件事,好冇?後生仔?」大哥諷刺對方。

「喂,你自己咩態度,你除左鬧人重做過乜嘢?」阿怡反駁。

「夠啦。」我必須阻止內訌。



然而,事情忽然起了變化。

「喂。」場內出現第五把聲音。

楊導遊。

霎那間消失,又霎那間出現?

「我咪喺度囉,你後面。」楊導遊呼喚我。



聲音從後面傳出,正正是台階位置。

「…」

人總是犯賤,明知道不該轉頭,意識卻沒反射神經快。

我轉過身體,發現台階上的楊導遊……

此刻,他的脖子吊在粗麻繩上,面目猙獰,眼球凸起。

我甚至清楚看見,他是笑著吊死的......

「嘩!!!!」我立刻退後,失足倒地。

Sing和阿怡則尖叫起來,像子彈一樣逃脫,跑向門外。



「根本……」大哥反應不及,呆在原地。

電光火石間,我站起身子,抓著大哥的左手,一同奔出禮堂。

「走呀!!!」我幾乎不顧一切。

Sing和阿怡已經來到達德小學的大門前,爬洞離開。

對,先離開現場……

我趕上二人,爬出破洞,往樹林跑去。

「乜都唔好理!走啦!」



「救我哋呀!!」

我們一邊奔跑,一邊求救,盼望有人會拯救我們。

四人跨過灌木、草叢,弄開礙事的樹枝,只知道一件事。

逃跑。

不用多久,就可以離開郊區,重臨城市街燈的懷抱。

我們一直跑,一直跑,每一刻都在期盼,每一刻都在祈禱。

直到……

達德學校再次出現。



「咩話?」Sing驚訝。

達德學校再次出現,正門還是那個佈滿鏽跡的單車。

「可能兜左圈……再跑啦!」阿怡大喊。

然而,我們只是走直路,沒有拐過彎。

自欺欺人,也是人的特質。

我們拼盡全力,在樹林裡不斷摸索。

最終,還是回來原點。



「又係呢度?」我呼出一口大氣,扶著旁邊的樹枝。

是迷路?還是……

「我唔信,再行多次,今次擺啲路標。」大哥提議。

陳成可是個倔強的傢伙。

「係,我有帶筆記簿……我沿路放啲紙球。」Sing終於懂事了。

縱然膽小怕事,Sing卻不是傻的。

這次,Sing一邊走,一邊拋下紙球,留下記號,這樣就確保不會迷路。

不過,詭異的風聲,彷彿是在嘲笑我們,而晃動的枝葉,就像鬼魅的影子一樣……

不知不覺間,天空變黑了。

現在的時間,卻只是下午四時。

「點解個天黑左咁多嘅?」我問。

「係喔……」阿怡察覺異樣。

天上烏雲密布,一場大雨即將來臨。我們來時,卻只有幾片雲朵。

奇怪……

我有不祥的預兆……

「喂!點解又返嚟嘅?」大哥喊道。

縱使有了標記,我們還是回到原點。

達德小學的正門。

我撿起地上的紙球,只能帶著失望,嘆氣……

麻煩了。

「點會有可能,呢個世界係以邏輯運行架。」大哥踢向樹幹,發洩怒火。

該時候面對現實了。

「鬼打牆……」我說出結論。

「咁有咩辦法……求隻鬼放過我哋?」Sing渾身抖震,怕得要死。

「你求俾我睇。」大哥已沒氣力罵人。

我想起那些小說和電影情節,主角一群人陷入無限輪迴,困在走廊、樓梯或森林裡,直至餓死。

一般來說,這種輪迴稱為鬼打牆。

難道真的沒有辦法?

「一定有方法破解嘅……樂觀啲樂觀啲……」Sing嘗試催眠自己。

我們失去導遊,也失去方向。

「我有個提議……」阿怡發話:「不如試下用手機錄影。」

「嗯?」我不解。

「或者係一個幻覺,我哋不知不覺間轉左彎都唔知,導致返嚟呢度。」阿怡分析道:「攝錄系統應該唔會有『幻覺』同『偏差』,可以確認我哋係咪行錯方向。」

聽上去的確有道理,想不到阿怡會有這般心思。

對,我忘了,其實Sing和阿怡都是探險人士。

只是……失去靈魂人物。

「咁就我用啦。」我掏出手機,開啟攝錄功能。

單憑一部手機,又能否讓眾人逃出生天?

這次,我們放慢腳步,一來身心疲累,一來要觀察環境變化。

攝錄片段非常正常,我們沿著樹林的直路走,沒有任何偏差。

到底,我們是怎樣回到達德學校?

驀然,手機畫面黑了半秒,然後立馬恢復功能。

「咦?你部手機唔算太穩定。」阿怡說。

應該是一時故障吧,偶爾也會發生類似的事情。

誰知,五分鐘後,我們再次回到達德小學的正門。

原地踏步。

「唉。」大哥抱怨起來。

「再嚟一次。」我心有不甘。

這次,Sing也決定幫忙,兩部手機同時開啟攝錄功能。

「蘋果應該好啲掛。」Sing無奈地說。

倘若Sing的手機救了我們,我發誓以後都只用「蘋果」。

這次,我們已經辨明方向,不用胡亂摸索,專心盯著手機畫面。

出錯的地方在哪裡?

過五分鐘,畫面還是正常無異。

直至那一瞬間。

「唔係呀嘛……」Sing發現不妥。

「有冇咁邪呀?一齊Hang機?」我不禁訝異。

我們的手機同時失去功能,半秒後才回復正常。

「擺明係……」Sing不願說出那個詞,我們卻都心知肚明。

不行,要想想其他辦法……

就在思考之際,手機忽然傳來震動。

有電話?

而且,是有來電顯示的。

「楊導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