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清楚不妙,微微轉頭,驚見North站在樹林裡,露出詭秘的笑容,對他虎視眈眈。

與父親一樣,North的樣子也散發出靈異的妖氣,如同戴上人性面具的惡魔。

「嘩!!!又嚟!!!」窗外的Sing幾乎失足倒後。

「凱陽!!!!」阿怡也察覺危險。

North一瞬間來到Sing面前,單手將他抬起,然後拋到一邊去。



「啊啊啊!!!」Sing摔倒地上,按著胸膛,居然吐出一口血來。

「咩事……」我驚訝North會有著如此洪荒之力,也驚訝Sing會變得如此弱不禁風。

「之前,課室裡面……」阿怡不願回想。

當時地動山搖,Sing緊抱阿怡,擋著飛來的桌椅……

想必是受了內傷。



「各位,好耐冇見。」North歪著頭,向課室裡的我們微笑。

「North……」我站在原地,一時晃神。

她居然回來了。

「嘻嘻,好快你就係下一個。」North拋下一句,便轉向跌倒在地的Sing。

「唔好埋嚟呀,你唔好埋嚟……求下你。」Sing無助地躺在石地上,無法動彈。



而North則放緩腳步,逐漸靠近陷入絕望的Sing。

我頓時清醒,知道救人要緊,便跨過窗口,與North正面對視。

與鬼魂搏鬥,會是怎樣的滋味……

「啊啊啊啊!!!!呀呀呀呀呀!!!!!救命呀!!!」然而,達德學校內傳來阿怡的慘叫聲。

從窗外看進去,警覺父親架著手無寸鐵的阿怡,一把將她拉開,不知要帶到何處。

前後夾攻……

「同我放手!!!放手呀!!!」阿怡拼命掙扎,然而只是螳螂擋車。

「嘿嘿嘿嘻嘻嘻嘻!!」父親與North同時發出猙獰的笑聲。



而且,同時看著我。

彷彿,要我決定……

「陳正,去救阿怡,救阿怡!」Sing擦乾嘴角的血液,認真地說。

「你……」

North就站在眼前,可是她頓在原地,耐心等候……

「我冇事……我搞得掂。」Sing單著眼睛,忍受痛苦。

「呀呀呀!!!!!救我呀!!!!」阿怡尖叫起來。



而父親和North,則以期盼的眼神盯著我,靜待我的下一步。

要麼拯救Sing,要麼拯救阿怡。

「去啦!!!信我!!!!」Sing扶著一旁的石塊,逐漸站起。

然而,以他那副樣子,根本是跑不動了。

遺留他不顧,必定會出事。

「重唔去!!!都話我會冇事!!!!」

Sing終於,不是畏懼而咆哮了。

那是犧牲的勇氣。



「…」

我決定成全他。

我再次跨過窗口,進入殘破的課室裡,追上父親和阿怡。

此刻,父親一手限制反抗,一手緊鎖脖子,阿怡身在水深火熱之中。

「阿怡!!!我嚟緊!!!!」我向父親衝刺,伸出右腳,將對方直接踢開。

「放開佢!」我警告對方。

阿怡掙脫父親,伏在地上,頭髮散亂,喘著大氣。



縱使挨了一擊,父親還是面色不改,臉上依舊掛著恐怖的笑容。

「不孝,居然出手打親生爸爸。」父親搖頭,向我說。

「阿怡,你走先。」我說。

阿怡明白此意,一邊咳嗽,一邊爬起,奔離現場。

一定要脫險……

「我話你真係個不孝仔,居然唔陪我。」父親說。

他說的陪伴,應該是要我自縊死去。

絕不能就範。

「你唔係阿爸,你絕對唔係。」我們互相對峙,隨時出擊。

「我就企喺你眼前,點解你要咁執迷不悟?」他的語氣,彷如邪教徒一樣:「作為兒子,你應該要成全阿爸,永永遠遠陪伴阿爸。」

幾乎所有人,楊導遊、父親、North、甚至大哥,都要將我置於死地。

「你哋究竟……點解一定要我死……」我緊握拳頭,咬牙切齒。

「你重想打阿爸?繼續錯落去?」父親看見我的舉動,忽然退後,然後攤開雙手:「但我係個慈祥嘅父親,唔會傷害自己個仔。」

接著,父親的身軀開始化煙,變成一陣黑漆漆的煙霧。

我愕然,眼白白看著父親逐漸消失。

「好快就會再見,等下啦。」父親的身影完全消逝,不留一點痕跡。

他居然放過我……

「啊啊啊啊啊!!!!!!!!!!!!!!」這時,Sing的聲音傳到耳邊。

我二話不說,沿路折返,再次回到達德學校外。

不過,我太遲了。

North一邊逮著Sing,一邊釋放黑煙,將Sing重重包圍,彷彿是要吞噬對方。

「唔好呀!!唔好呀!!!唔好呀!!!!!」Sing呼喊救援。

「Sing!!」我直接跑入黑煙裡,然而North和Sing已然消逝,無法挽回。

「唔好呀……」就這樣,North帶走了Sing。

他是生是死,根本無法知曉。

殘酷的黑暗……

我跪在原地,伸手觸碰這些黑煙,然而一切都沒有意義。

驀然,天下雨了。

而且,有一點奇怪。

每一滴雨,都是黑色的,像是墨水,不知象徵著什麼……

我忽然想起那件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