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嚇成呆子,而North則帶著譏笑的面孔,上半身闖入課室裡,將我推倒地上。

「啊啊!」我應聲倒地,眼神卻不離對方。

「我……返……嚟……啦……」North歪著頭,扭出鬼魅的笑容。

她頭髮散亂,原本生氣勃勃的樣子變得醜陋而恐怖。

我從未見過,North會是這般樣子的。



「呀呀呀呀!!!!」North一手抓著頭髮,一手鎖緊脖子,阿怡的反抗淪為螻蟻的掙扎。

「係咪好鍾意嚇人呀……」North的身後是無窮的黑暗,進去後將永不往返:「鍾唔鍾意呢下?」

「唔好呀!!對唔住呀!!!!!!」淚水從眼裡傾出,表情痛苦而絕望。

North往後拉扯,正要將阿怡拖進黑暗裡。

不,不要再發生了。



我半爬半跑,來到阿怡旁邊,又是一番拉扯。

「救我呀!!!Sing!!!!!凱陽!!!」阿怡和我拼上一切,掙扎求存。

「嘻嘻,你哋兩個好快就可以見佢。」North沒有罷手。

「你頂住呀……」我一定要保護阿怡,不能讓Sing白白犧牲。

「點解你就唔可以就範,去陪下你爸爸,陪下我?」North力量龐大,沒有鬆手,然而語氣依舊如此平伏,絲毫沒有喘氣的跡象。



別忘記,那是鬼魂,那是惡魔。

「我哋重要好好生存落去……阿怡你熬住呀……」

從兩邊拉扯,阿怡的身軀恐怕要被撕裂。

「直接殺左佢呀!!!殺左佢呀!!!!!!」阿怡大喊。

殺人?

我從來沒有殺過人,當然忘記殺人這個選項。

然而,正確來說,North已經不再是「人」了。

我舉起拳頭,一擊即中,North的頭顱向後一仰,然後返回原狀,樣子還變得更可怕,雙眼通紅,嘴角上揚。



也許是因為面前的鬼魂與North長得一模一樣,我的內心彷彿中了一刀,形成一條裂縫。

這種感覺,很難受。

「再打啦!!!!呀呀呀!!!!」

North的氣力有增無減,而我則越來越吃力。

我再次出拳,擊中North的鼻子,也是不果,她還緊緊牢著阿怡的脖子,沒有放棄的一剎。

不可能……

就如櫃子裡的楊導遊一樣,North咄咄逼人,誓要帶走阿怡。



這次,我不顧一切,直接出手掌摑對方。

「啪!!!」響亮的聲音。

North的動作忽然止住,沒有放手,卻沒有繼續拉扯。

然後,緩緩抬頭,盯著我無奈的眼神。

「…」我不敢說話。

而阿怡都呆呆看著North,不敢貿然掙扎,生怕自掘墳墓。

「嘻嘻,都唔夠你以前傷害我嘅程度。」

冷凍的空氣注入皮膚,我忽然想起那個悲痛的夜晚……



「呀!唔好……」

就在我晃神的一瞬間,North重新發力,一把將阿怡拉出窗口,沒入黑色煙霧之中。

「阿怡!!阿怡!!!!!」我一直喊著,然而黑洞不會傳來回音。

我中計了。

阿怡和Sing,都一一帶走,一去不返……

是我的錯誤……

黑煙逐漸驅散,黑色的雨水再次映入眼簾。



我雙腳無力,軟坐地上,雙手卻擊打地面,痛恨自己的無能。

現在,剩下我自己了。

「他們」將同伴一個一個帶走,目的究竟是什麼……

其實,我是知道的。

只是,我絕不會殺死自己。

我呼出一口大氣,勉強站起,往門口出發。

然而,North就站在門邊,恭候著我。

「嘻嘻,我會忘記你?」在手機電筒光下,North露出滿足的樣子,宛如剛才享用美食。

「我唔會陪你,死都唔會。」我一邊退後,North就一邊上前。

「你真係傷透我嘅心,無論以前定而家,你都係冇變過,都係咁自私。」North繼續靠近,而我已經來到窗邊。

我的心臟再次陷入失控,冷汗不停冒下。

不能選擇了。

North能單手舉起Sing,抗衡我和阿怡的力量,不容小覷。

只能逃跑。

我舉起旁邊的椅子,砸向對方,然後跨過窗口,往樹林奔去!

「走……一定要走……」我不斷喘氣,甚至霎那間無法呼吸,那卻不是奔跑引致的。

內心的恐懼,觸動身體的崩潰。

「我咪喺你身邊囉。」North忽然出現眼前。

「唔好望……冇事……」我欺騙自己,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轉過身體,繼續奔騰。

縱然是死亡迷宮,我也全力跑著,祈求著一切都可以結束,可以回到家中。

然而,現實總是悲哀。

「以後,我唔離開你,你唔離開我,好唔好?」North的語氣變得溫柔,我卻不願看著她的樣子。

我弄開樹枝,踏過草叢,North的聲音卻一直在耳邊徘徊。

追上我,彷彿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然而,我能停下嗎?

我繼續逃跑,North在各個地方出現,像是要改變我的方向,引領我到一個地方。

「你一直都知道,我好掛住你。」

「我好掛住你。」

「我好掛住你。」

這樣下去,我一定會徹底瘋掉。

相比之下,楊導遊和父親根本不算什麼。

驀然,我看見另一個人。

久別重逢……

他轉身,盯著我的眼神。

手上,是一把刀子。

「…」

North瞬間消失,達德學校外站著最後兩個人。

「阿哥……」我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