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佬,終於俾我搵到你。」大哥轉過身體,握著如眼神般尖銳的刀子。

原來,是North的詭計。

「你……點樣?冇事嗎……」我嘗試緩和氣氛。

「我一起身,就發現自己喺達德學校外面,重有阿怡把刀。」大哥淡然說。

他應該不知道,Sing和阿怡已經犧牲。



然而,他也不會在意。

「你唔駛拎住把刀……」我站在遠方,無奈地說。

「我諗我好需要。」大哥一瞬間變得沉重:「我嘅敵人就喺面前……」

「…」他是被洗腦了?

還是,完全清醒?



「你諗錯曬。」我說。

「一切都係你嘅錯,係你入去嗰個廁格。」陰沉的大哥踏出一步:「係你引嚟呢個詛咒。」

「係你叫我入去。」我想起廁所內的事情。

是大哥,他要我進去廁格的。

「冇錯,但我冇諗過……我哋會跟住你出事。」大哥回答。



「即係你存心想我瀨嘢?」我反問:「好似阿爸同North咁?」

「記唔記得嗰通電話?」大哥忽然問我:「一開始嘅事嚟。」

一通電話?

對,是進入達德學校前的事情,大哥接通了,而我則選擇掛線。

「嗰個係保險公司嘅電話嚟。」大哥解釋道:「恭喜你呀陳正,你有八成遺產,而我就只有兩成。」

「你……」

「好啦,阿爸死左,本嚟打算友善啲,做下兄弟樣,應承你去探險,重幫你搵個導遊……點知阿爸一早就安排好,我只係得少少。」大哥說:「而明明,係你冇好好睇住
佢,冇兌現你嘅承諾。」



「唔係我害死佢,而遺產嘅嘢我乜都唔知。」我反駁。

「但事實擺在眼前,阿爸偏袒你。」大哥舉起刀子,直盯上我。

不能勸服了。

大哥奔到眼前,我也轉身逃跑,深入樹林裡。

大哥依然是人,我能夠殺死他嗎?

我在樹木間來回穿插,撥開礙事的樹枝,飛快地奔騰。

「殺左你,世界就會恢復正常!而我亦可以繼承所有!!」大哥大喊。

或許,我的確是災禍的源頭。



但我不想死。

視線因黑色的雨水而變得朦朧,濕透的草地讓我不得不小心。

而大哥像蠻牛一樣,橫衝直撞,毫不懼怕。

似乎是下定決心殺死我。

驀然,一條枯木絆倒我,我失足倒地,無法逃脫。

「我一定捉到你!!!」大哥像是瘋掉一樣。

沒有辦法,我只好躲到一旁的大樹後,希望能夠瞞天過海。



逃跑和躲藏,我似乎只會這些。

我不敢探頭窺察,生怕大哥會直接發現。

然而,他的腳步聲實在明顯。

「撻撻撻撻……」他在附近徘徊,似乎是要找上我。

「出嚟!!面對你嘅錯!!!」大哥說:「重記唔記得你應承過乜嘢!!!照顧阿爸呀!!!你睇下你自己!!!!!!」

我大概猜到,那把刀子正在等候著我。

驀然,大哥的腳步聲消失得無影無縱。

是離去了?



不,他的腳步聲不是遠去,而是完全消逝。

那麼,是站在原地等?

那是為何……

「呀呀呀呀!!!!」大哥忽然出現,高舉刀子,劈向我的天靈蓋。

我瞪大眼睛,立刻轉動身體,刀子落在木條上。

這一招,害我差點送命。

我不得不反抗,伸出左腳,將大哥踢開。

「啊!」大哥退後兩步,拉掉距離。

然後,我盡快站起,戒備對方。

「細佬永遠打唔贏大哥,你知嗎?」大哥問我。

「呢個世界冇永遠。」我回應。

「哈,由我收到電話嘅時候,我就諗過搞死你!你個冇用嘅垃圾!!」

大哥衝到眼前,我舉手擋刀,再以直拳還擊,然而拳頭直接落空,反讓大哥前來一踢,擊中肚子。

「啊啊!!」我幾乎吐出血來。

然後,大哥再來一記左勾拳,害我直接倒地。

「話左你知,你打唔贏我。」大哥再次舉起刀子:「啱啱嗰拳,係為譯哥嘅,你害死左佢。」

「…」

我從沒有害過任何人。

這時,我摸到一塊石頭,跟鬧鐘一樣大。

來得真及時。

我緊握石頭,再砸向大哥的臉上。

「啊啊啊!!」大哥中計,退後兩步。

我趁著最後機會,迅速爬起,再一把推走大哥。

本來的計劃,是弄開大哥,然後往後逃跑。

然而,大哥居然直接……

死去。

他的頭顱擊中樹幹,血液筆直流下,身軀躺臥地面,一動不動。

而遠方,是掛著笑臉的父親。

他慢慢走來,端詳著地上的大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