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六時許,艾蓮娜看完八卦雜誌後打開了電視,看了一小時的綜藝節目;七時許進入淋浴間洗澡;十五分拿起電話叫外賣薄餅;二十五分門鈴響了。
    
    外賣員硬擠著笑臉,今夜是萬聖節,他擠過水涉不通的街道,千辛萬苦才把外賣送到。然而,艾蓮娜卻不給半分貼士,一臉事不關己的關上大門。
    
    走廊的一角暗藏針孔攝錄機,螢幕後的傑利不禁思索,究竟她是不懂世故的笨蛋,還是故意為之的混蛋?想一想,這真是個蠢問題。
    
    走廊的盡頭,正對樓梯的門後,傑利和法蘭克各盯著五台螢幕,每台螢幕又分成九格,監視器遍佈整幢公寓的每一條走廊,每分每秒監察所有角落。
    
    「真想吃薄餅。」傑利動作誇張的伸懶腰。
    


    「我也餓了。」法蘭克揉搓僵硬的脖子。
    
    二人四目交投,同時伸出右手,剪刀對布,法蘭克贏了。
    
    「煙肉芝士三文治,一瓶意大利礦泉水。」
    
    「你就不能提議吃薄餅嗎?」傑利不情願的站起來,他走到玄關開門,讓怒氣沖沖的外賣員先過,才跟在後頭走。
    
    法蘭克從螢幕看著傑利下樓,他把視線移到艾蓮娜屋内的監視器,她大口大嚼獨享薄餅,見她的心情比前幾天放鬆了許多,他不禁心生安慰。
    


    傑利桌上的蜂鳴器響了,提示有人進入公寓。法蘭克拿起記事本和筆,繞到傑利的螢幕前,準備摘下出入紀錄。
    
    螢幕上出現一名穿衛衣戴兜帽的黑衣人,男性身形,兜帽壓得很低。他和外賣員錯身而過,走上樓梯。
    
    法蘭克立即戴上免提耳機,「發現可疑人仕,目標在你的正前方,身穿黑衣戴兜帽的男子。」
    
    「甚麼男子?」傑利停在樓梯中間,黑衣人就在他面前幾步近。
    
    「你面前那個在上樓梯的男人!」
    


    傑利左右盼顧,黑衣人與他擦身而過,傑利卻依然視而不見。
    
    「在你身後!他在上樓!他就在你身邊走過啊!」
    
    傑利轉身,眼睛完全沒有在黑衣人身上聚焦,「我甚麼也沒看到,樓梯只有我一人。」
    
    冷汗從後頸滲出,法蘭克的身體仿佛被一道雷電擊中,他立即拔出佩槍跳到玄關前。
    
    「慢著!大叔!別衝動!」
    
    「是他!十年前殺害美雪的瑪利亞殺手!」
    
    「聽住!我有計畫!」
    
    法蘭克握著門把,理智把他的身體定住。


    
    「假設你口中的隱形人真的存在,那我們就更要好好掌握我們的優勢!」傑利轉身往回走,「我們先不要管『為何看不見』,關鍵是『你看得見』,我們可以利用這點反將一軍。」
    
    法蘭克看向螢幕,瑪利亞殺手正走到二樓。
    
    「我們的房間正對樓梯,是他的必經之路,你就趁他走過門外,背對你時沖出去制服他。」
    
    「明白了,你真聰明,我只想到跟他正面硬碰,十年前的教訓都忘光了。」也許是心理作用,法蘭克感覺腹部的傷疤正隱隱作痛。
    
    「今晚,我們一定能抓住瑪利亞殺手。照平常的節奏行動,我負責頭腦活,你負責體力活,我們一路都是這樣走過來的。」
    
    法蘭克背貼住門,槍緊握在手上。他看著瑪利亞殺手從一個個螢幕上走過,現在,走上通往三樓的樓梯。
    
    屏息靜氣,木樓梯的『吱嗄』聲漸漸接近。瑪利亞殺手出現於門外的監視螢光幕。法蘭克的背被冷汗沾濕了一大片,斗大的汗珠由太陽穴滲出,握住門把和槍柄的十指發白,巨軀微微發抖。
    


    「沉住氣,讓他走遠一點。你們之間要保持兩秒距離,不能給他反擊的機會。」
    
    法蘭克不敢開口回答,他和瑪利亞殺手之間就隔了一道門,他甚至擔心自己的心跳會驚動對方。
    
    一步接一步,瑪利亞殺手沒有察覺到異樣,徑直的往艾蓮娜的房間走去。
    
    進入最佳距離,法蘭克的動作猶如軌道上的列車,精準,快速。他拉開門,把半身探出,手臂伸直,槍口指住黑衣男子的背。
    
    「不許動!」
    
    被那獸吼般的警告震懾,瑪利亞殺手止住了步伐,他緩緩的把頭往後轉。
    
    「我叫你不要動!你是聾子嗎!」
    
    對方全身一抖,立即把頭轉回正面。


    
    「舉高雙手,先蹲下,再趴下!動作要慢!雙手放在我看到的地方!」
    
    瑪利亞殺手把手舉高,膝蓋下彎,單膝下跪。法蘭克繃緊全身肌肉,那怕對方有一丁點可疑的動作,他就要把子彈送進他的腦袋裡。
    
    「大叔!你在幹甚麼!?」傑利從樓梯跑上來。
    
    瑪利亞殺手停止了動作。
    
    「我叫你趴下!」法蘭克的視線緊盯著瑪利亞殺手,好像只要分神一刻,他就會分成清煙消失似的。「傑利,你去拿手銬。」
    
    「你瘋了嗎!?那是艾蓮娜啊!」傑利說。
    
    法蘭克差點便反射性的回頭看傑利,但他及時定住了,使頭右側成一個奇怪的角度。「不對!你被騙了!」
    


    「法蘭克,你不是來保護我的嗎!?」那是一把低沉的男聲,從瑪利亞殺手身上發出。然而,聲音聽進傑利耳中,卻與艾蓮娜無疑。「為甚麼要幹這種事?傑利,法蘭克瘋了!」
    
    「住口!再說話我就開槍!」
    
    「別吵了!艾蓮娜,你沒事吧。」傑利說。
    
    法蘭克現在就想轉身賞傑利一巴掌,但這樣便正中對方下懷,他咬牙切齒,強忍著,不讓槍口從他身上移開。
    
    「救我,我不想死!」瑪利亞殺手說。
    
    「別搭嘴!我不是在跟你說話!」傑利喊道。「大叔,千萬不要放鬆警戒,這傢伙的確不是艾蓮娜。」
    
    「謝謝你相信我。」法蘭克說。
    
    「我剛才撥了電話給艾蓮娜,確認她還在屋裡。我的天,在我看來,被你用槍指住的人,無論體形和聲音都和她一模一樣。幻視,幻聽,這就是他來去無影的原因。」
    
    計謀被識破,如同窮途末路的鼠輩,瑪利亞殺手拔足逃跑。可是,唯一的出路只有傑利和法蘭克背後的樓梯,他逃走的方向就只有死胡同。
    
    「要留活口啊。」傑利說。
    
    法蘭克專心致志,把槍口對準瑪利亞殺手的右腳踝。食指就要扣下扳機之際,瑪利亞殺手突然往右轉,在他面前的住戶亦恰好開門,沖出一名憤怒的中年男子:「他媽的是誰在玩門鈴!」
    
    瑪利亞殺手捉住男子的衣領,把他拉出走廊當作肉盾。法蘭克立即反應過來,他箭步沖上去,瑪利亞殺手則逃入屋中。
    
    法蘭克推開礙路的中年男,槍口向屋内掃了半圓,鄰近走火梯的窗戶開著。法蘭克撲過去,瑪利亞殺手的背影沒入大街的人海中。
    
    沒有時間多作思考了,法蘭克敏捷的鑽出窗戶,兩階拼一階的跑下走火梯,擠身跳入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