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夢,有人說,人生是一場好戲,但發生在我身上的,又是甚麼戲?應該說,命運注定你演甚麼戲就演甚麼,反正我相信,我的命運不是由我親自主宰”



命運,又稱「宿命」,字面上意義是指生命的經歷。命指生命,運即經驗歷程。宿命論者相信命運不可以改寫,因為人不可窺探預知命運,命運存在任何的角落上,只是無法接觸。命運只是個人的主觀意識觀念而已。



我剛剛到達九龍灣地鐵站,人流明顯隨著時間的改變而少人,我拍完卡後,直上扶手電梯,到達月台後,面前的尾班車竟然停在我的面前。




「oh my god,好彩趕得切!」我興奮地自hi了出來,我又豈會想到隨後的事情,我會想收起這句話來。


隨著"請勿靠近車門......"那熟悉不過的廣播響起,我幸運地趕上了尾班地鐵,"嘟...嘟...嘟...嘟"車門合上,我準備乘坐列車往調景嶺方向回家。


今晚有點夜,跟朋友行無聊悶街,看完一場猿人爭霸戰電影後,還要到街上吃糖水。
到底我要重覆又重覆多少次這些活動模式?自己都未能答到自己設下的問題。




我叫李申天,很帥的名字,但外表跟名字不成比例,只是平凡得很平凡的外表,朋友都是叫我吖天,荃新天地,最討厭叫我荃新天地,害我對這商場不太抱有好感。


我一向愛靠着那玻璃板站着,感覺較坐着舒適,當我靠着玻璃板站着之時,定過神來眼見車箱入面有位打扮不錯的女生,給人滿是清純的感覺,臉頰紅紅的,水汪汪大眼睛,根據我估算,約高165公分,算是女神級的美女吧?我心裏反問自己。


在人跡稀少的夜裏,車箱內人數非常之少,我沒仔細觀察,只是隨便看看。




"下一站牛頭角......"這煩人的廣播打亂了我思緒,使我從思考中抽身過來,我習慣性動作地拿出手機,看看時間,23:57。


快要十二點了,回到家去洗完澡都快早上1:00了,我暗地裏罵了出來,拖着疲累的身驅,眼開始感到乾澀。


但我從不習慣坐交通工具睡覺,很怕會飛了站自己也不知
道,因為我經常糊裏糊塗,列車經過一棟棟舊樓,熟悉不過的街景使我有着親切感,在列車剛到達牛頭角站時,竟然沒有減速的意思,直剷向前。


我暗道:「 唔係呱?咁百痴嘅?唔通今晚尾班車唔停中途站? 」但旁邊明明有兩名想落車的乘客,他們開始議論紛紛。「喂,唔停站嘅?咁點吖?點返去吖?仲要挽fifa㗎返去」,另一友人回答他,「鬼知咩,你問我,睇定啲先啦,話唔定係唔停呢個站呢,觀塘落囉!」


不知道甚麼原因,好想快點返到屋企,果刻嘅感覺好焦急。開始覺得逾是不太對勁,到達觀塘站,APM已經打烊了,但月台上的乘客還有不少,但列車仍然飛站,好像在倒公司米一樣。




之後連續幾個站都發生同樣的事,到達油塘站時,我眼看着自己的目的地,想隔只有一個車門跟幕門,但竟然誇張地加起速來,好像有心不讓我下車一樣。


此時,那位女仔都剛好想落車,但眼見這情況,她開始打起電話來,她明顯很焦急,眼見她向我走近,我望一望她,她突然開口跟我說話,我反應不及,好突然,我感覺到我面頰開始熱了,我開始面紅了。


「喂,你覺唔覺得個站今日好古怪吖,同埋呢點解會不停飛站嘅?」她開口說道,我回答返佢,「唔係吖,而家12點幾啦喎姐姐,冇人都好正常吖??何況我地都係人吖,但至於飛站就…無從稽考啦」其實我都覺得好怪,但說不出來,難道我第六感出錯?


「我頭先打左上佢地嘅總部,冇人聽吖,之後我打埋俾我媽,我媽話不如報警」我話「總部都唔聽?係唔係太夜炸?報警?唔係吖?又唔係啲乜嘢事」


她說「冇可能,正常有車開緊,總部應該唔會咁快收曬工,控制台都應該要留意下啲車㗎,同埋我日日都要返工咁濟,未見過得咁少人,除非死曬啦。」




我話「妖,你諗多左姐。」我順勢問她「係呢,你住邊㗎?」她答道「我住坑口囉,做咩咁問?」我又回答她「冇,我問下姐,見你好似唔急住返屋企咁。」穿過漫長黑漆漆的隧道後,到達調景嶺站,但沿途使我不安,就算一直有位美女在旁跟我對話,我仍感到萬分不安。


列車停頓了一會,此時,車門突然打開,但竟然沒有廣播,我越企越耐,越覺不太對勁,沒有車,又沒有廣播,到底地鐵公司在搞甚麼驚喜活動?她說「不如上去睇下有冇車响度返到你屋企先啦!」,我話「好吖!」我猜不到竟會有如此為他人着想的女仔出現在我面前。



之後我跟她走到上層去,我們乖搭扶手電梯,希望有車返油塘站,心裏不停期許,但神又再不聽我禱告,是我不夠誠心嗎?



到達月台第二層,眼見前方往黃埔方向有一輛嚴重損毀的列車,車頭損壞程度難以形容,像給予大型硬物撞擊一樣,她苦惱思考的樣子,我則發了個呆,不敢想象出來,她開始打破沉默的氛圍,她說「喂,不如上去睇下?呢架車肯定唔會返到你屋企果度啦,郁唔郁到都係問題」




我則點了個頭回應了她,我心想整件事,變得好似冒險game一樣,要解謎對吧?哥哥解謎遊戲很了得的喔。我問:「你叫咩名吖?」佢答我:「我叫jessica,你呢?」「我叫吖天。」


我跟她一起慢慢行上去地鐵站最上層,每一步都心驚膽跳,講真,我唔多信這個世界有這麼多恐怖事。


突然,她望住我說「喂,頭先間車搞乜鬼?撞到咁爛都有嘅?記唔記得呢,地鐵公司好多靈異事件發生過,好似頭先九龍灣,你記唔記得有個白衫女人故事?」我答她「唔好挽啦弱智,講埋呢啲嘢,你唔驚?」她說「吓?由細到大我都睇到,你睇唔到姐,我都習慣曬㗎啦,驚咩?咁唔講囉。」最後她沒有再說這些東西了,我立刻鬆一口氣


我們終於上到最上層,但周圍鴉雀無聲,冇人嘅,唔好話人,鬼都冇吖,jessica講:「頂,好似真係有啲唔對路,我頭先落車好似得返我地兩個人,仲有個mk仔,上車明明唔止我地3個,起碼有10幾個」


我心諗,你有陰陽眼睇多左炸?我首先走到客服前,希望職員能夠解答到我所有的所見所聞。但無人問津,好失禮,一個人都沒有,但客服留下一張紙,紙上寫着……




親愛的乘客,你們應該有很多問題吧?對不起本站線路繁忙,請走到其他車站了解一下詳情。


「吓?咩料?點樣吖姐係?」我O了嘴,這人是誰?殺我一個措手不及,突然冒出的他,是誰?眼見車站已經落了閘,根本出不到去,本來調景嶺站已經夠昏暗,現在還要關了好幾盞燈,可能想節能吧,但使環境更詭異,更可怕。


「點去其他站吖,黑人問號左,走到,咩叫走到?點走到?」在jessica仍然不停妖媽拆蟹之際,竟然有人正靠近我們,手上還拿着?……染血的電鋸,在無聲無息間,只有巨大壓迫感的身影,他衝了過來……



我們馬上趕緊跑到下層躲避


衝着我們來的是神是人?是鬼是怪?這麽多問題,有人解答到我嗎?

發佈

送出:風塵僕僕

Copyright © 2013 - 2016 紙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