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你奶奶的!不要拉拉扯扯!」 

「你還不是一樣拉著他?! 你媽的,還好意思說我!」

「幹!你媽不就是我媽!你這個肥豬肉!」

「我操!你就不肥?我看我的腰圍一定比你瘦!」

「要鬥鬥看嗎?你這個沒膽鬼!」 



「誰是沒膽鬼!」 

啪嚓!啪嗒!啪嚓!啪嗒! 

嘈雜聲把我從昏睡中喚醒,我緩緩睜開雙眼,只見眼前有兩個龐大的黑影飛來飛去。仔細一看,原來是兩名癡肥的男人在互相打鬥,看上去兩個人加起來應該有300多公斤! 

可是肥胖的身型卻無阻他們的動作,他們靈敏的從房間裡的角落跳到另一個角落,不時在空中賞了對方一拳,踢對方一腳,造成強大的衝擊! 

咻! 



其中一個胖子用手指劃過另一個胖子的肚皮,頓時他的肚皮開了一個大口,血泉如注,一大束肥腸跌了出來。 

眼前的景象把我嚇呆了,如此肥胖的身型不但極其敏捷,肚皮被刮破的胖子竟然還怒沖沖的撿起跌出來的內臟,把它們慢慢塞回去。 

「幹!不是說不要用指甲嘛! 

「嘿嘿!對不起啦,我他媽一不小心嘛」 

兩人粗口成章,互相打鬧。這是我才發現兩個胖子原來長得一模一樣,應該是孖生兄弟。比起身型如此龐大孖生兄弟,我更驚訝於受了重傷卻仍然嘻嘻哈哈的左邊那個胖子。 



如此詭異的情況我只想到一個原因。 

「你……你們……難道是喪……」 

「哎喲!那小子醒來了,都是你啦!他媽一直在吵!」 

「怪誰啦!是這小子自己醒來的啦!」

二人不等我說完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來到我面前,兩塊滿面汗油的肥大臉孔瞬間堆到我跟前。 我嚇得扭頭避開他們倆嘴巴散發出來的惡臭,從緊閉的嘴縫漏出我最大的疑問。 

「我身處哪裡啊?」 

聽後他們二人面面相觑,然後發出爆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他問自己在哪啊!哥!他是笨蛋嗎?」 

左邊的胖子一邊捂著肚子的傷口,一邊跟右邊的胖子大笑,二人笑得身上的脂肪上下抖動。 

「你他媽真是個蠢蛋,告訴你吧,我們現在在地球上!」 

「你說錯了白癡!是在亞洲才對!」 

「啊!不對,在太陽系!」 

「白癡,在香港才夠詳盡吧!」 

「原來你他媽也是個笨蛋,正確答案毫無疑問是宇宙啊!」 



「靠!你說誰是笨蛋?!」 

聽到他們喋喋不休地爭辯著,我感到我的頭快要痛起來了。從他們不倫不類的對話中我唯一知道的資訊是貌似我仍然身處在香港的某處。 

忽然,鈴鐺般的笑聲從遠處傳來,眨眼間笑聲已來房間的門後。本來即將大打出手的兩兄弟大吃一驚,苦著臉放下雙手,挺直腰板,保持立正姿勢。 我隱約記得那鈴鐺般的笑聲,和我在城寨外的垃圾堆所聽到的一模一樣。

房門被緩緩打開,笑聲的主人出現在我眼前。
 她擁有高挑的身材,楚腰纖細,前凸後翹的魔鬼比例,可謂完美的脂肪分佈,吹彈可破的雪白肌膚,加上一束令人眼前一亮的金黃色秀髮,光看身材的話絕對是一代性感尤物。 

(光看身材的話)
疤痕,不是一道,是無數道,數之不盡的刀疤覆蓋在這名年約二十的女孩子臉上。五官基本上已經被毀壞得一點不剩,只能勉強從她的輪廓看得出本來應該一位絕色美女。 重點是,她的眼珠跟肥胖兄弟一樣,都鋪上了一層白霧。 

「大寶,二寶,你們又要打架了?不是告訴過你們在第七人醒來之後要立即告訴我嗎?」 

少女用嚇人的笑容,笑瞇瞇地看著兩名嘟起嘴巴的胖子。儘管兄弟兩人之前一直吵吵鬧鬧,但看來少女用了什麼方法令他們對她服服帖帖的。 



「你醒來就好!跟我來唄,BOSS已經等了很久了。大寶二寶你們休息一下唄!」 

她轉過頭來對我笑著說,但恐怖的面容實在讓人難以感受到她的笑意。 然後最後一句是跟兩個孖生兄弟說的,兩人聽到後如臨大赦,砰砰嘭嘭的往外跑去。 

直到兩道龐大而又敏捷的身影在走廊盡頭消失,少女才跟我說: 

「走唄!啊對了!我叫柯拉,很高興你能成為第7人哦!」 

我跟隨著她,她一邊自我介紹,一邊帶我走到電梯前。她按了一按按鈕,一邊哼著歌。 

「第7人是……」 

「嘛,BOSS會跟你說的啦!」 

「你們是誰?」 



「我們吶……人類叫我們喪屍唄!」 

「!!」 

我不禁倒抽一口氣!身體反射地彈開至三米遠,眼睛四處遊走,尋找可以用來當武器的物品。 喪屍竟然可以說話! 而且擁有人類的意識?! 難怪剛剛那對兄弟可以身手如此靈敏,受了重傷仍然可以泰然自若。 

「哎!我要傷害你的話就不會救你回來啦!一句謝謝都沒有,香港人是特別冷漠的嗎? 況且你都已經……」 

喪屍少女說到一半,突然閉嘴不說,笑吟吟的看著我,雙手放在身後,似乎沒有襲擊我的意思。 

「我……」 

「不用怕我唄,BOSS待會回跟你解釋一切的啦!」 

我心裡實在充滿無數個問號,可是柯拉的說話也有幾分道理,我稍微放下戒心,走回電梯口,但仍然和她保持著一定距離。 

「叮!」 

電梯門緩緩打開,我跟隨著金髮的喪屍少女走進去。我本來已經有點懷疑,現在我更加確認,我正在身處于中環國際金融中心IFC的大樓裡面,因為電梯裡面大大隻字“IFC”寫了出來! 本來應該早已淪陷成為喪屍地獄的中環,現在除了我身邊的少女與剛剛的胖子兄弟之外,竟然一隻喪屍都看不到?! 

非但如此,理應早已斷電的中環區竟然還有燈光,電梯仍然照常運作! 看到我一面疑惑的表情,身旁的少女大概猜想到我正在想什麼,她發出了鈴鐺般的笑聲,說道: 

「反正你之後會知道的啦,先不要那麼執著唄!」

「額……好,還有就是……謝……謝謝妳救了我。」 

「這還差不多,哼~」 

喪屍少女呡起嘴巴,叉起雙手稍稍別過頭,可愛的反應讓我瞬間忘了她臉上的刀疤和她是喪屍的事實。 我腦中突然想起自己受傷的目的,不禁直冒冷汗,忍不住向仍在沾沾自喜的柯拉提問。 

「柯拉小姐,我昏迷了多久?」 

「哦?為什麼想知道?嗯……我想想……大概有三,啊不,四天唄!哎喲,身體變成這模樣之後,時間觀念對我們來說已經沒有從前那麼重要了。」 

四天!!整整四天!!在我昏迷期間,我的妹妹只怕也凶多吉少了! 

「柯拉小姐,不,柯拉大人!我一定要回去城寨救我妹妹,她被一個人渣抓了!我一定要救她!」 

「是這樣子嗎?那你更加應該跟我們BOSS談談了,我們也打算去城寨耶!」 

「?」

 我聽到柯拉後面那一句,有點兒愕然,正打算詳細詢問,

「叮!」

電梯門打開了。柯拉伸手把我推出門外,刀疤臉露出小小的笑容,對我說:
 

「我只能送你到這兒了,你從旁邊的逃生門往上走就會看到BOSS,有什麼問題就問他唄!」 

「等……等等!」 

不等我的呼喚,柯拉就把電梯門關上,鈴鐺般的笑聲亦隨之而消失。只剩下我自己一個人呆在原地,不知所措。

現在回想起,我剛剛竟然跟身為怪物的喪屍共乘同一架電梯,還說了這麼多句話,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瘋了。
 

看著眼前空空如也的樓層,我唯有硬著頭皮打開旁邊的逃生門,往樓上走去。圍繞著樓梯走了兩三層之後,一道鐵門出現在我跟前,上面大大隻字寫著“請勿進入”,但門鎖位置卻穿了一個洞,洞口剛剛好能讓人穿過一隻手。 

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我緩緩推開鐵門,本以為非常沉實的鐵門被我輕輕一推,竟然毫不費力地打開了。門後是一片蔚藍色的天空,太陽耀眼的照射在我久未伸展的身體上。 我現正身處在中環國際金融中心的天台上面,天台的旁邊有一名男人背對著我,他大概就是柯拉口中的BOSS吧!

我提起腳步朝他走去,聽到我的腳步聲後,那個男人緩緩轉過身來。
 他和柯拉一樣,擁有一雙被白霧鋪上的眼睛,相比起柯拉的金黃色長髮,這男人的金髮略顯淺淡,頭髮稀疏的分佈在頭上,可以看得出他的人生閱歷比一般人多。

儘管眼前的男人看上去有五十來歲,但透過他單薄的衣服卻看到條理分明的健壯肌肉線條,彭拜的肌肉看上去非常有彈性,散發出一種震懾人心的氣場。
 

「嗯……很漂亮的眼睛!很好很好!歡迎你啊,第七人!」 

他低沉而有力的聲音為我帶來衝擊,每一隻字都說得鏗鏘有力,字句間展露了王者的霸氣。 

「什麼第七人?快點放我回城寨,我要救我的妹妹,我沒空跟你們這些喪屍胡鬧!」 

「哦~看來你還沒察覺到啊!柯拉這小妮子,把所有麻煩的解釋都扔給我啦。」 

無視了我的要求,他微微嘆了一口氣,接著說道: 

「在眾多喪屍之中,有極少部分的人能夠在被感染之後仍然能保持著理性,保留了生前的記憶,我們暫稱我們為“罪人”。

而我,就是最早覺醒的變異者,亦是最早的“罪人”。
 在我擁有理性而四處遊蕩的時候,我開始發現自己的血液中能夠產生某種疫苗,被我的血污染到的喪屍,有極低機率的可能性能夠轉化成“罪人”。」 

他稍微停頓了一下,讓我從如此突然而又大量的資訊湧進腦袋的情況下喘了一口氣。 

「仇恨!是對人類的仇恨,也是對人性的仇恨!我用我的血做了無數實驗,然後發現能夠用我的血轉化為“罪人”的只有生前對人性有極大的仇恨,莫大的憤怒,才能夠提高轉化成“罪人”的機率。 

機緣巧合下,我們發現了我們這種“罪人”擁有與別不同的能力,我們能夠統領沒有理性的喪屍,我們擁有高於一般喪屍的戰鬥能力,我們的力量是獨一無二的。對人類的仇恨讓我們選擇了殲滅一個又一個生還人類的住所,我們決意要毀滅人類的世界,把整個生態鏈重設回沒有人類時的日子!」 

我的腦袋快要爆炸了,聽到這一大段匪夷所思的說明,我實在有點不能理解他們的想法,但內心隱隱約約卻又覺得他說的話不無道理。我思前想後,細細咀嚼眼前喪屍的王所說的話。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令我禁不住顫抖的身體問我眼前的屍王。 

「你說我是第七人……難道我……變成了……」 

「喪屍,對,我們發現你的時候,你已經失血過多死了,我們把喪屍病毒傳了給你,然後用我的血盡地一搏。你好幸運,你成功恢復了理智,柯拉還貼身幫你處理身上的傷口,一直等你醒來呢!」 

屍王快速的接下了我的疑問,毫不遮掩的把殘酷的事實告訴了我。

 不!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我變成喪屍的話我妹妹真麼辦!我還要殺了那個人渣!
 想到那個人渣的嘴臉我就忍不住緊緊抓住拳頭,我感覺到手裡有點濕濕的,我提起手,看到滿手都是血!

我馬上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我握拳的力道大到我不知何時便得尖硬的指甲深深陷入到手掌肉裡面。
 我緩緩鬆開拳頭,我突然意識到,即使我現在的手掌血流如注,我卻感覺不到任何的痛楚! 

(我真的成為了喪屍……我……) 

我無力地跪在地上,我看著自己蒼白的皮膚,尖銳的指甲,伸手摸摸自己的牙齒,虎牙不知何時變得異常鋒利。 

「如果你還是不信的話,想想為什麼你可以聽得懂我和柯拉這些外國人的語言。我們“罪人”的腦部貌似開發了某些未知的部分,讓我們之間的溝通不受言語所限,我們的大腦能夠自動調整耳朵收到的信息,把這些作為人類時聽不懂語言轉變成自己可以明白的語言。」 

我想起柯拉那金黃色的長髮,和她那歐洲人的臉孔,記得當初在垃圾堆裡遇到她的時候,她是跟我說英語的,而剛剛跟她對話時我卻聽到她說流利的廣東話!

得知屍王所言屬實,我只能迷茫地坐在地上。
 

「你是這三年來第七個成功恢復理智的喪屍,所以大家都叫你第七人,而且有一點你比我們其餘六個人都特別的是……你的眼睛。」 

我疑惑地眨一眨眼,屍王走近我眼前,仔細觀察我的眼睛。 

「你的眼睛沒有白霧!你有一雙野性、特別的眼睛!即便我們這些“罪人”恢復了人類的理智,但我們的眼睛視力仍然與一般喪屍般模糊,我們要走到很近,才能看清眼前的影像,因為我們的眼睛全都蓋上一層白霧。

但你不同!你的眼睛非但沒有一點白霧,而且近看還比一般人類的眼睛特別!」
 

我聽到後嘗試看向遠處,的確,經他提醒之後,我才發覺到自己能夠看到海港對面的城寨建築,連街道上的行人樣貌竟然都看得一清二楚?! 

我忍不住看向半島酒店的那個方向,只見頂樓的窗戶全都掛上窗簾,看不到內部情況。 

「今天晚上我會對香港的城寨發動攻擊,我剛聽你說你想救你的妹妹,她應該也在裡面吧!你跟我們一起來,即使你變成了喪屍,我不會勉強你做我的手下,亦不會要求你走我們的路。你跟來一起毀掉城寨,再作出你的選擇吧!你有絕對的自由,到時候告訴我你的意願,是去或留,全憑你決定。」 

他直視我雙眼,我下意識地迴避掉那鋪上白霧眼珠傳來的視線,點一點頭便轉身離開。 

「去碼頭那邊找柯拉吧!她會告訴你詳細安排。」 

在我離開天台之前,屍王留下最後的話語。我腦袋感覺變得沉重起來,一瞬間得知了“罪人”的存在,然後要我加入這類喪屍變異種的毀滅人類計劃,我實在消化不來。

我摸一摸自己冰冷的皮膚,內心仍然沒能完全接受自己已變成喪屍的事實。
 

「喪屍的王……屍王嗎?」 

我輕聲嘆了一口氣,在整理混亂的思緒途中,已經不知不覺來到中環碼頭。遠遠看到柯拉正在一跳一跳的往我跑來,喪屍的腳力讓她不消片刻便已走到我眼前。 

「喂,帥哥!BOSS都跟你說了唄?」 

「說了一大堆東西,老實說我還沒從衝擊的真相中緩過來……」 

「哈哈!不用怕啦,我當初也是這樣子啦,慢慢會習慣的啦!」

柯拉輕輕的拍一拍我的肩膀,鈴鐺般的笑聲把我心裡面的霧霾稍微吹散。我突然想起屍王說過有關“罪人”的話,看到柯拉的臉充滿疤痕,我實在按耐不住好奇心。 

「柯拉小姐,他……BOSS說所有“罪人”都對人性有強烈的仇恨,請問……可以告訴我妳的仇恨嗎?」 

本來笑盈盈的柯拉聽到後面色一轉,雪白的眼珠流露出哀愁,

「唉~~~」

她嘆了一口氣。
 

「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你也看到我這醜陋的臉唄?我的臉是被我一個一起跳舞的閨蜜用刀劃傷的,我們本來是芭蕾舞者,她覺得我的樣貌總是吸引著觀眾的眼球。於是有一天趁我不為意,把我綁起來,一刀一刀割爛我的臉,就變成了這樣子唄!」 

柯拉勉力提起頭,露出苦笑。 

「嫉妒,就是因為嫉妒!女人的嫉妒永遠是最可怕的!」 

看著柯拉臉上無數道疤痕,想必她從前一定是一名絕色美人,可是就因為閨蜜的妒忌讓她變成了現在這個模樣。 

「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才好,但是呢柯拉小姐,我能夠稍微理解到你的情況。人類是自私的,是殘忍的,是無情的。」 

我想起侵犯我妹妹的那個人渣,想起城墻的欺負我們的隊長,想起漠不關心我們的路人們,怒火開始重新燃起。 

「今晚我一定要殺了那個人渣,救我妹妹出來!」

我對著海港對面的城寨恨恨地說。
 

「好唄!下水唄!我們下去再跟你說我們的作戰計劃。」 

「下……下水?」 

我看著拍打碼頭邊的海水,對柯拉的說話提出疑問。 

「對啦,不要拖拖拉拉啦,快!下去!」 

說著,柯拉一手把我從碼頭邊推落海中,突如其來的力量讓我連翻帶滾的掉到冰冷的海水之中。 我不小心喝了幾口水,看到柯拉也跟著我跳了下來,她遞過一副泳鏡給我。 

「你的眼睛很重要唄!戴上去唄,我們都不需要這些東西的。跟我來!」 

我連忙接過泳鏡,把它戴好。只見柯拉突然大力呼氣,隨著大量體內空氣呼出,她的身子開始慢慢往下沉。 

(還有這種操作?!) 

眼見柯拉沉下去後沒有再浮上來,我唯有學著她,用力呼氣,彎腰把體內的空氣盡數逼出。身體亦開始慢慢往下沉,我下意識地閉上眼睛,直到雙腳碰到海底為止。 

我想起自己戴上了泳鏡,便緩緩打開雙眼。眼前的景象把我快嚇得魂飛魄散,海底裡有著黑壓壓數之不盡的喪屍!

粗略一算,至少有數十萬的喪屍遍佈整個維多利亞港的海床。他們整齊地列隊,立正站好,一動不動,仿佛正等候指令一樣!
 原來一直都消失不見的喪屍全都待在這兒來了!

旁邊的柯拉拉一拉我的手,向我耍了個鬼臉。 

我突然想起氧氣不足的問題,卻發現自己在海中完全不用換氣,亦不覺得身體有何不適。我現在才知道原來喪屍是可以在水中行走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