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一年刑滿期限還有四個月。
 
夏日下海面吹來的涼風格外清爽,天氣好像也影響了整個島,過往籠罩島嶼的烏煙瘴氣褪散不少,監獄裡,監官和犯人的幾乎沒再見有任何衝突,犯人認真完成手上工作,監官也未有刻意留難他們。
 
獄長鮮有的取消了早上的工作時段,把犯人們聚在宿舍外空地,進行無線廣播。
 
廣播內容提到近期監獄島周遭海面湧現了大量魚群,提出一個捕魚比賽:於監獄島外的「上工」和「下工」中的逆光道兩邊對出海域進行捕魚,每邊五隊,每隊八人,到時候每隊能借予一隻漁船,限時內捉到的魚的重量最高者獲勝。
 
犯人們聽到這裏,議論紛紜,監官亮出懲罰用的皮鞭和警棍,示意犯人們安靜。
 


從獄長言語中聽得出她大為雀躍,還推出了優勝的獎勵:能與獄長共進畢生難忙的奢華晚餐。人群中有人聽見這句話後冷笑兩聲,這份獎勵對犯人而言大概不算太吸引吧。
 
廣播尾聲,獄長強調所有犯人也必須要參加,語畢廣播便咔嚓斷線了。
 
獄長首次允許犯人走出監獄範圍,還借他們漁船,至信三人清楚她是看穿了犯人們失去逃亡意欲的可能性。而且犯人萬一真的逃離了,漁船沒有導航只能漫無目的航行着,犯人也只有飄流至死。
 
午飯時間,飯堂比平時嘈吵得多了,四方八面縈繞著犯人們討論的聲浪,對於納悶監獄生活裡,這次活動無疑是個慶典。
 
「我聽隔離老黃同阿moon果幾堆已經搵好哂人一組喇。」Joyce啃著紅蘋果,對著隔壁幾枱指手劃腳。
 


鬼怪婆婆抖動眉毛:「我地都要快啲搵人一組喇,一陣比人當係貨尾好肉酸架。」
 
Joyce用肥騰的眼皮向芷籬打個眼色:「喂,要唔要問至信一唔一組啊?」
 
「拿,係你話想咋唔係我話㗎。」芷籬隨口回應,仰望着天花。
 
芷籬對跟誰一組也沒所謂,她重視的是監獄外的風光。她嚮往外面自由的空間,那怕只是島嶼另一端,只要不再困著監獄裡。
 
芷籬空想過後低頭,發現Joyce不見了。
 


「同班靚仔喺果邊啊,嘿嘿個衰女...」芷籬隨著鬼怪婆婆手指瞄向不遠處,只見Joyce跟三個男子搭訕著,包括至信在內。
 
Joyce帶著他們三人來到芷籬跟前。
 
「介紹比你地識啦,佢地係芷籬同鬼怪婆婆。」Joyce熱情的介紹著。芷籬靦腆輕笑,她最怕這種聯誼式交友場面,仿佛似是去了Speed Dating一樣不自在。
 
阿叻猛地握著芷籬的手,來個結實的法式擁抱,芷籬嚇得縮起來。神馬連忙把阿叻拉回來:「唔好用扮鬼仔呢招溝女啦,想嚇死人咩。」芷籬的確已經被嚇得魂飛魄散。
 
阿叻無視神馬,向芷籬全身打量一片,芷籬感覺似是被視奸一樣。
 
「Hey yo,我個名is ah叻,Nice to meet you。Um,你知啦,我呢啲Overseas既,係比較open啲既...」被迫聽著這尷尬極的開場白,芷籬虛假的笑容嚴重扭曲。
 
神馬揪起阿叻,把他抬去芷籬視線範圍外。
 
「唔好意思,我朋友失禮喇。」至信抱歉的點頭。


 
「點會呢。」芷籬答。
 
「芷籬,我同鬼怪婆婆去廁所先。」Joyce拉著鬼怪婆婆識趣的離開,隔了一會還能聽到鬼怪婆婆的聲音:「我都唔急!」
 
只剩下至信和芷籬二人,氣氛不知何故有點凝重。
 
「上次...唔該你呀。」芷籬開腔。
 
「唔駛...我都無做啲乜。」至信回應︰「係喎,頭先阿Joyce話我地一組去捉魚啊。」
 
「好啊,我好想快啲去!」芷籬瞇眼甜甜一笑。
「你中意捉魚架咩,睇唔出喎。」至信打趣的問著。
 
「唔係啊...」芷籬嘟起嘴:「我只係想睇下監獄出面既世界係點。」


 
「我都係喎,諗起一望無際的海洋,伴隨住舒服既海風,我唔介意對住個海一世。」
 
「咁又唔好,一直吹住會凍親架。」
 
至信聽到芷籬這樣一說,便爽朗的笑了。他的笑聲帶滿磁性,叫芷籬聽著舒服。
 
他們合共六人,最後隨便找多兩人湊夠人數組成了一隊。
 
一個星期過去,這天是捕魚活動的大日子。十組八人隊伍齊集於監獄大門前,有一兩個組別裡佈滿粗獷大漢,從他們眼神看到他們勢在必得。似是嘉年華般的盛會,聚人的臉上都展現嬉哈笑臉,除了神馬。
 
神馬幽幽的察顏觀色,靜看著人流中的半舉半動。
 
至信留意到神馬憂慮的臉譜,上前問道:「係咪發生左啲咩事?」
 


「無...」神馬有幾剎那認為自己神經過敏:「無事,無事。」
 
神馬揉眼睛再次觀察,他相信自己的直覺。
 
監官明顯比平時候少。
 
這種大型活動,所有犯人也離開監獄,監官卻人丁單薄,倘若犯人作出大型叛亂,以他們的人手是毫不可能制止。
 
當權者是看穿了犯人們不能團結的根性吧。
 
監官為每隊數齊人數,有監官站在大門再次重申比賽規則,大門然後便徐徐打開,現場是一浪震耳欲聾的歡呼聲,人們一個個湧出去,到港口找尋自己的漁船。
 
站在隊尾的鬼怪婆婆拱著軟皺皺的肚皮:「Joyce,我肚有啲唔舒服啊...」
 
Joyce擔憂的說:「鬼怪婆婆,你要唔要我陪你去廁所呀。」


 
「唔好喇,開始左比賽佢地唔會比我地走開,我自己一個靜雞雞返去去廁所無咁覺眼嘛。」鬼怪婆婆雙手拍著Joyce的手掌。
 
「快去快回,我地等你。」
 
「唔好等我!」鬼怪婆婆忽然激動,嚇Joyce一跳。
 
「我除左急之外,其實...我會暈船浪...」鬼怪婆婆解話:「拖累你地就唔好。」
 
Joyce見她去意意決,沒再堅持。
 
「小心啲。」Joyce臨尾叮囑。
 
鬼怪婆婆趁監官不為意,便一縷煙的溜回宿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