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船上放置了好幾個人手投擲的半透明綠色漁網,監官說過,犯人們要先離開港口,從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尋覓誘人的魚群,然後用力拋出魚網,把水裡的三文魚啊,秋刀魚啊,鱈魚等等通通捕起,再擺放到船尾設好的大紅色膠桶裡。
 
「鬼怪婆婆呢?」上到船後,芷籬問起,其他人也留意到了。
 
「無啊,佢唔舒服,唔嚟喇。」Joyce說。
 
「都好既,難得有一日唔駛做,比佢休息下。」至信應著,大家也沒刻意追問下去。
 
捕魚比賽比想像中激烈,開始的銅鑼聲一響起,本來碧波綠水的海面頓時浪光四濺,犯人們混亂的拋著魚網,嚇得魚群逃竄進深海裡。
 


「我地都開始捉喇!」阿叻笨拙的拿起兩個魚網,打算一古腦兒的拋往水裡去。
 
「白癡,你攞左兩個啊!」Joyce伸手搶去魚網,凖備到船的另一邊撈魚。
 
「肥婆!你錯手勢啊,咁樣捉唔到架!」湊人數的那兩人向Joyce叫喊著,她臉馬上變赤紅,一手把網拋進水裡去,由它徑自飄浮,然後就不幹了。
 
「話我肥婆,你地睇下自己先啦,係名都無既茄喱啡咋!」Joyce向那二人噴罵。
 
至信試過幾次向海面閃爍的位置撈魚,收獲少得可憐。
 


只不過過了五分鐘,整隻漁船上已經亂作一團。芷籬嘗試鼓勵大家,結果只是徒然。
 
附近的漁船開始有一堆堆收獲,至信等人只是眼睜睜地看著。
 
神馬沒有什麼大感受,他沒有怎樣參與,反正他根本不太重視這場比賽。
 
「睇嚟今次活動都冇架喇。」阿叻汗流滿面,一屁股坐在木地板上。
 
芷籬把失落印在臉上,她的目標從來不是要贏得比賽,只想捉緊罕有的離獄時光,好好享受一番。但是以眾人此刻的士氣,好像有點困難。
 


「至信,你有冇咩辦法啊?」芷籬急步跑到至信跟前。
 
至信仰望天際,未發一言,交錯著的雲層穿梭移動得比平常急遽。
 
另一邊廂。
 
「嘿啊...嘿!!!啊...」鬼怪婆婆先來一招一鳴驚人,然後是火山爆發,最後舒服的來個高山流水。她鬆弛的坐軟在馬塔上,臉上帶有激戰後的疲憊之情。
 
選擇回到宿舍對她來說是正確的選擇的。鬼怪婆婆一把年紀,自知道受不了海面的浪濤洶湧。
 
「啲後生仔玩意,都係唔啱我㗎喇,無謂上船拖累佢地啦...」鬼怪婆婆喃喃,慢慢沉思...
 
「咕嚕咕嚕...」一位身穿性感泳衣的年輕女子在水裡噴著氣泡,抑止呼吸,附近包圍的人漸漸忍受不住,把頭伸出水面。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她慢慢感到辛苦,但眼前還有一位健碩魁梧,神情從容的肌肉男子。


 
「我唔輸得㗎,次次都輸比偉仔,今次唔可以!」年輕女子默默發著誓。
 
三分鐘了。年輕女子漸漸感覺暈泫,浮上水面宣告投降,其他人拍拍她膊頭以示鼓勵。偉仔最後神色自若的上水面,換來一大推掌聲。
 
「又係你贏,威啦!」
 
「溝死女啦!喺水入面頂到咁耐!」
 
偉仔自信的笑了,還作勢打了揶揄他的好兄弟,他陽光的古銅膚色,健康漫爛的笑容,令少女看久心房會溶化掉。
 
偉仔掃掃年輕女子的秀髮:「阿花,你又輸比我喇喎。」偉仔以勝利的姿態挑逗姐阿花,阿花一臉不服:「覆桌囉!」
 
驕陽把高溫照射往整遍沙灘,焦熱的沙粒叫人腳底發疼,人人也恨不得馬上跳進清澈的海水裏,享受著飄浮自在的快感。偉仔等人是大學游泳隊,見天氣酷熱便立馬到海灘找個涼快。
 


偉仔奸笑:「無謂要而家咁多人等我地鬥啦,今晚再戰?」
 
阿花推他的胸膛:「怕你呀?」
 
畫面一轉,是個滿天星星的晚上,一條遊艇浮泛在水面上,人們都握著香檳小食,走出船台甲板數著晚星。
 
而船艙內。
 
阿花和偉仔赤裸全身的在床上交纏。他們齒唇間互相啃咬舔舐,黑黝的肌膚磨擦,偉仔把手在阿花身上探戈,阿花亦抖動配合著,兩人釋放著心裡埋藏的激情。
 
阿花然後轉戰偉仔雙腿間的器官,把它搖動吸吮,偉仔舒服的反了個白眼。
 
偉仔按耐不住了,把阿花整個人提起,把下體凸出的器官狠狠的放進阿花陰部深處,激烈的抽動起來,阿花發出陣陣呻吟。
 
「唔係話要贏我咩!我唔會咁易放過你架!」偉仔加強力度。


 
「再大力啲啊!仲未夠啊!」
 
「你隻死婬娃!好!」偉仔幾乎花光身子力氣,阿花此刻面容欲仙欲死的。
 
「要...去喇!」偉仔臉頰一下繃緊,微微抽畜
 
接著便軟下身子躺在阿花旁邊,兩人滿足的相擁著。阿花依偎在偉仔胸膛前,這裡是她的舒適帶,讓她感到濃厚的溫暖。偉仔見阿花纏綿,不禁莞爾。
 
「喂喂,你今朝仲係成個男人婆咁㗎,而家變左做個小女人喎。」偉仔用溫柔的眼神看著阿花,阿花嘟嘴賣萌。
 
「呢個先係真正既我,係你唔知咋嘛。」
 
「咁你要多啲咁樣喎,我中意而家既你多過平時個男人婆。」
 


「...考慮下。」阿花倏然指向窗外:「你睇下出面!」
 
偉仔轉頭探看,看了半天也未見異樣:「咩都唔見過。」他回頭。
 
「嘩!我係男人婆!」阿花忽然整蠱做怪,收起剛才「小女人」的容貌,裝扮得比平時男人婆的她更誇張。
 
「玩我!男人婆我唔驚你架!」偉仔把阿花撲倒在床,溫馨嬉戲,兩人纏綿交即,一秒也不想離開對方。偉仔早就知道阿花外剛內柔的性格,他喜歡的正是阿花像個大孩子的個性,令他激生男性對弱少的保護意欲。
 
突然間甲板方向傳來慘叫聲。
 
「救命呀!」即使身在船艙,二人依然聽到出了狀況。
 
「我地去睇下咩事啦。」偉仔連忙坐起來,先把阿花擱在一旁,拾起地上亂作一圈的衣服穿起,順手把阿花的衣褲放到她身旁。
 
「唔好啦...應該無事既,我唔想出去住...」阿花抓著七癲八倒的衣褲。
 
偉仔摸摸阿花的頭:「乖,喺度等我,我好快返嚟。」偉仔急步推門出去,跑向甲板。
 
阿花聽話的靜靜守候著,但隨著時間過,久久未見偉仔回來。阿花不放心,穿好衣服徑至甲板。
 
從樓梯走到上去,環視一周也未見偉仔。只見一大群人擁在前頭一方,阿花急忙去問:「做咩啊?發生咩事?」
 
眾人臉色慘白,不知所措。
 
有人用顫抖的聲線為阿花解釋著情況:「頭先海上面有個阿伯喺度嗌救命,我地估計佢應該係喺甲板跌落去。我地本身想去救佢,但係個阿伯比暗湧推到好遠,要救佢實在太危險...」
 
「唔係啊!偉仔呢?偉仔喺邊啊?」阿花發了慌的追問。
 
「偉仔佢頭先衝上嚟之後見到個阿伯...諗都冇諗就跳左落去救佢...佢游到去阿伯果度,忽然大個大浪捲過去...」
 
阿花聽到這句晴天霹靂,乾癟的雙唇微微分開,她目向大海,灰暗一片什麼也看不見。
 
阿花想也沒想,朝海裡跳下去,她墜落的時候聽到有阻止的聲音,然後便是冰冷的水流包裹著她全身,她一直游一直游,嘗試喊起偉仔的名子但沒有回應,漸漸地,意識開始消失,她眼皮不由自主的閉上...
 
「啪噠啪噠...」宿舍傳來的腳步聲把鬼怪婆婆抓回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