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霧白的雲層,不消五分鐘,已經化作黑沉沉的天空,陰雲落下一粒一粒的雨滴,越下越多,轉瞬已成飄潑大雨。珍珠般大的雨點劈里啪啦的打在海面及甲板上,海浪頓時翻騰起來衝擊著,咆哮的水勢驚動整個汪洋大海。
 
漁船當然不能倖免於難,海浪衝撞造成了一個個小小的漩渦,但晃動不算大。不少魚類捲起水面,每一隻也攝入至信等人眼內,他們好像看到了閃閃發亮的寶藏躍動一般。
 
船上聚人被雨水洗淨下,重獲得了生氣。
 
「係機會喇!」雨水狼狽的打在阿叻頭上:「呢場大雨有機會令到我地捉到多啲魚!」
 
芷籬展現笑臉,跑到Joyce旁邊凖備一起拋網捕魚。
 


船上湊人數的那二人也高興歡呼。
 
至信卻相反的皺起了眉頭。
 
至信再細察浪花和水流,猛地好象了解到什麼,眼睜得很大。
 
「唔得!」
 
至信吶喊,比海浪的呼嘯更響亮,觀呼聲立刻消失無蹤。
 


至信向船舵方向的神馬交代:「即刻駛返出烏雲雨帶,我地唔好留喺呢度。」
 
神馬「噢」的一聲便聽命去做。
 
Joyce與阿叻不解,Joyce上前質問:「啱啱一落雨啲魚上哂水喎,做咩唔留低捉啊?」
 
阿叻瞧向附近的漁船:「佢地都係咁啦,個個搏哂老命咁捉喎!」
 
「定係你怕淋雨會凍親咋?」Joyce再問,阿叻補充:「Come on man,少少雨怕咩喎,唔係諗住咁就返去下話。」他們兩人罕有的合作起來。
 


漁船駛近向海岸方向,雨勢明顯改弱。
 
至信凝望海岸線方向,留意水面下微微作動的湧流。芷籬嘗試了解至信「回航」這個看似懦夫的做法,但沒法理解,她不明白至信的眼眸為何充滿自信。
 
「喂喂,比個我會滿意既答案啦。」阿叻平常不會頂撞至信,他知道至信為人深思熟慮,但這次的捕魚活動他份外上心,他不甘心隨便的認輸...至少要盡過力。
 
「噢,我明白喇。」神馬吐出一句。
 
「下?」眾人頭上的問號更大了。
 
芷籬走到至信跟前,兩雙圓溜溜的眼珠互相交投,至信尷尬想望向別處,但芷籬眼神封鎖了他的舉動。
 
「我知我蠢,我諗唔明你咁樣做既原意,不過我都會相信你。但係我希望你可以證明你值得我信任。」芷籬用著表白般的腔調。
 
至信溫柔的抹掉芷籬劃在順滑啡髮上的水珠,此時烏雲已過,天際放晴。


 
至信再摸一摸芷籬臉頰,芷籬羞澀的低頭,至信然後便轉身望向其餘幾人。
 
「啱啱落既果場大雨係因為悶焗氣節而產生,由於雲層流動好快,場大雨嚟得快但走得仲快。」至信指向其他漁船的方向:「頭先落雨時候果邊水域睇落好多魚,其實係因為漩渦捲起佢地造成既假象。海域因為暴雨會升高水位,水面下既魚群亦因為漩渦離開果邊水域向暗湧方向游去,所以我先叫大家離開果邊。」
 
Joyce細看其他漁船,的確沒有什麼大收穫。
 
「咁但係我地點解要嚟海岸呢邊呢,呢邊唔係應該仲少咩?」
 
「海底既暗湧由白浪撥打既方向可以得知,雖然正常情況下啲魚係唔會無啦啦游去乾水既岸邊,但係啱啱既暴雨造成左短暫性既潮漲,魚群避免比漩渦捲起而選擇左跟從暗湧方向走,因此呢邊水域範圍
,即係我地船下低,而家有好多魚架。」
 
「嘩!」阿叻立刻跑向至信搭著他膊頭:「唔好意思啊兄弟,啱啱我仲懷疑你。」
 
「你頭先都無講錯嘅。」至信咧嘴笑著:「我其實都真係唔想淋魚架!」


 
「死仔包。」阿叻作勢要送他一拳。
 
「咁我地而家拋網捉哂啲魚喇?」Joyce興奮提議。
 
「唔駛喇我諗。」神馬指向岸邊。
 
急劇的潮汐以後,結果是大規模般的潮退。魚群很多未能及時游離海岸,結果擱在陸上,形成了這幅美麗的圖畫:
 
捕魚天堂。
 
Joyce在遠處就能發現金黃色的海岸上閃爍著一條一條的魚,牠們有此還在乾岸上跳動,顯得新鮮十足。Joyce興奮得尖叫起來,以肥婆的高厚的嗓門,聲音幾乎劃過長空,神馬坐在甲板圍欄上沒有蓋好耳門,差點嚇得掉到水裡去。
 
漁船駛到一個人身高左右時的水深,阿叻和Joyce便已打起頭陣,揪起三四個紅色桶子從漁船跳下淺水裡。他們金晴火眼,掏手把一堆堆的魚納進桶子,不消一會已經盛得滿滿。他們先把桶子整齊擺放在岸邊一隅,然後又匆忙的跳回船上,雙手手臂撈好桶子,又再拼命去。
 


「至信,點解你會識呢啲野架?」芷籬對於至信看穿海流原理感到不可思議,臉面上展出敬佩之情。
 
至信撈起兩個桶子,遞給芷籬:「你捉得多魚過我,我咪話你知。」說擺,至信便躍到岸上捉魚。
 
「喂!你加矛架!」芷籬氣沖沖的跟過去。
 
至信其實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為何會懂這些原理,只是腦海潛意息裡,就是有股無形的說話引領著他。
 
其他漁船在海上的收獲並不多,最多的一隊也只能把所有紅色桶子的三分之一盛滿。
 
他們被震耳欲聾的叫聲吸引到了,驚覺海岸全是魚群,可惜後知後覺的他們來不及駛到岸邊,只能眼睜睜的見著至信等人收獲著魚群。
 
神馬站起甲板上眺望監獄裡頭,可見不少建築裡的窗戶也透亮著光線,包括無人的宿舍裡。
 
他不安的預感更強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