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後,是寬闊的飯廳。
 
眺望飯廳盡頭是一座落地玻璃窗,窗外能見海面宏偉波粼,窗鄰是一張華麗的長桌。
 
洋洋大觀的飯菜放滿長桌,有香氣四溢的燒鴨,清甜的鮮蝦,落了香料的羊架散發草香,還有肉汁多嫩的烤肉......
 
撲鼻的香氣讓人難以抗拒,尤其是日晨以後的晚上,阿叻三人幾乎餓殍,不自覺的走進房間裡。
 
「請。」監官莞薾一笑。
 


神馬問:「獄長呢?」
 
「獄長好快就會到。」監官然後指劃枱上的美食:「隨便食,唔駛等!」
 
神馬還想追問,門已經砰一聲使力關上。
 
「好正喎啲野食!!」Joyce綻放笑容。
 
「我地好彩揀呢邊門咋。」阿叻已經馬上找到軟餐椅坐下:「不過我地呢邊係美食之門,隔離有機會係美女之門喎......」
 


Joyce敲他的頭:「邊可能啊,唔通佢地會叫啲美女陪芷籬咩,白痴!」
 
「咩喎,咁可能有美男呢。」
 
「又或者...芷籬啱食女女呢」阿叻擺出一臉鬼魅眼神。
 
Joyce狠狠把阿叻後腦拍一下,阿叻大聲喊痛。
 
「不過,點解獄長要分開兩邊,唔一齊食個飯呢?」
 


「比你估到既佢唔叫獄長,叫左做Joyce啦。」
 
「阿叻!唔好以為你改個咁既名就真係好叻啵!」
 
「嘿,我估我媽見我咁叻仔先改呢個名比我啫。」
 
Joyce反反眼皮,沒再理會阿叻,把注意力放回飯桌。
 
神馬也找個近海位子坐好,出於禮貌,他們打算等獄長。
 
「嗒......嗒......」
 
大笨鐘鐘鈴左右搖晃,時間雖過不久,但對他們三人可是渡日如年。
 
尤其是邪惡的飯香一直向他們襲向。


 
「喂...我地不如唔好等喇...」Joyce首先提議。
 
她的餐碟上早已夾放了幾片燒肉和甜蝦。
 
神馬站起來從門口方向走,到了門前嘗試打開,門卻鎖上了。
 
「出面有無人?」神馬呼喊。
 
沒有回應。
 
「睇嚟班監官都去左放飯,我地食住先都得啦。」阿叻揚手示意神馬來,另一隻手早已夾著餸菜。
 
神馬見二人大快朵頤,吃得興起,漸漸也放下戒心。
 


「神馬,醒你架!」神馬回到位子坐下,阿叻便為他遞上塊雞件。
 
「自己嚟得喇。」神馬微笑接過。
 
「係囉...自己...自己嚟咪得。」Joyce狼吞虎嚥,把方圓十幾里的食物通通吞噬。
 
阿叻嘻哈笑著:「肥婆食慢啲啦,我驚獄長到左無野食啊。」
 
神馬見笑,凖備吃下雞塊一剎,猛地醒起些什麼。
 
「喺呢個島留得耐對你地無好處。」
 
是上次遇上一位叫偉仔的傢伙對馬說的話。
 
驀然地,神馬驚醒自己過來的原因。


 
「你地食住先。」
 
他拍拍自己臉頰,醒覺他們現在是被困住了,大門被鎖上,不應如絲怠慢。
 
「我既目標係要搵到真相,同埋離開島既方法啊。」
 
神馬站起來伸伸展,示意要進行搜索了。阿叻和Joyce則未有理會過他,專心嚥食。
 
「兩條餓鬼。」神馬放下一句。
 
他嘗試尋找飯廳裡其他出入口,發現另外有門,門上掛牌寫著洗手間。
 
步進去是一條長長的走廊,盡頭可見又一扇門。
 


噠噠的走到去,神馬先是探看,然後扭門進去。
 
環視四周,白色主調的豪華洗手間不見異樣。
 
「點先出到去呢?」神馬頭疼。
 
他嘗試靜心下來思索,倏地聽出瑣碎的雜聲。
 
他再仔細一望,看到洗手盆上的通風窗口能見其他地方。神馬小心的爬上水盆站起來一望,面前超現實的風光讓他驚呆。
 
「咩料啊......」
 
藍光四射的實驗室,到處擺放了大型透明管,裡頭裝滿血色液體。
 
神馬探頭出去仔細觀察。
 
「呢啲...咪我地平時整果啲?」他想到監獄日常的工作。
 
思索一會後,神馬把視野轉到實驗室中央佇立兩支極大罐頭,上面分别貼上了字句。
 
「巴斯......?」神馬不解。
 
他轉瞄另一張字句。
 
但...
 
他幾乎立刻明白事態的嚴峻。
 
「記憶......重置.......」
 
「...」
 
「.......!!!」
 
「食飽未啊!!?」
 
是監官的聲音。
 
神馬嚇得連忙從水盆下來,放輕聲浪急步回飯廳,但甫回飯廳,又是令一個令人頭疼的景像。
 
飯桌上的二人,攤軟躺在桌上,一動不動。
 
「做咩事...」
 
未等神馬說完,大門聽出開鎖聲,他馬上把頭別向大門方向。
 
「有人要入嚟!」神馬心生不妙。
 
阿雞推門進去,所見景象跟他預計一樣。
 
「嘻,咁心急。」
 
只見三人躺下,顯然失去了意識。
 
阿雞一步一步靠近阿叻三人,然後遞起腳踢了踢阿叻頭顱。
 
「睇下你地,等獄長一陣就忍唔住枱前美食,低等既人始終係有劣根性。」
 
神馬收起氣識微微瞇眼,發現眼前的阿雞把腳遞得更高,似乎想要踏碎阿叻後腦。
 
「阿叻!!」神馬卻喊不出聲。
 
「砰!!......鏘唧鏘唧」
 
阿雞改變軌道,踩在桌上,餐碟餐碗隨即亂作一團。他緩緩把腳放下,然後向呼喊。
 
「入嚟啦。」
 
神馬偷瞄,濛濛中看見三個身影踱來。他們手上拿著銀色針筒,不懷好意的前來。
 
「你地搞掂佢啦。」阿雞交低一句後離開。
 
三人跟阿雞交接,然後分配每人負責「處理」誰。
 
「點分好啊我地?」
 
「有條女喎。」
 
「你啱咩?肥膩野喎。」
 
「豬扒都係肉啊...」
 
「打個針啫,求其啦!」
 
「都唔明獄長諗乜,次次疫苗注射前都要搵幾個試,唔通怕啲記憶重置劑會變壞咩......」
 
「拿拿聲啦未食飯啊。」
 
神馬把一切聽在耳裡,現在的情況,絕不能眼睜睜讓他們把所謂的「記憶重置劑」注射到身上,除了反抗別無他法。可是對方有三人,到底要怎辦?
 
他腦裡不斷尋覓方法,但微微張望,發現監官們要下手了,根本再沒時間思量。十萬火急之際,眼前的阿叻討厭的睡相令神馬心生一計。
 
「唔好意思喇阿叻。」
 
神馬在枱下伸出腳,用力把阿叻坐著的椅子踢至老遠,阿叻也被衝力弄得狼狽倒地。可是衝撞以後,阿叻依然熟睡不起。
 
「起身啦!!!」可惜阿叻聽不見神馬內心的吶喊。
 
這一舉動,卻吸引了監官們注意。
 
「嘩!發生咩事?」
 
「佢自己忽然飛到勁遠!」
 
「無可能架喎,啲安眠調味料功效起碼有半日架!」
 
「莫非......有鬼......??」
 
三人把目光都推到阿叻上,神馬借機會迅速起來,先用盡全力把桌上的酒瓶砸在一人頭上,那監官眼窩瞪大然後倒下。
 
未等其餘兩人回過神來,神馬搶去倒地監官的針筒,飛擲向另一監官頭部,那人中針後針的液體流至他的身裡去,然後有些藍色液體流回針筒裡。他一陣暈眩倒下。
 
「仲差一個。」
 
那監官被突如其來的事嚇荒了,馬上掏出無線電話向獄長聯絡。
 
「獄長!!有個犯佢發癲啊,佢......」
 
「發癲?」傳來獄長回應的聲音:「咩事?馬上匯報!」
 
「砰!!!」
 
「出左咩事?!」
 
「......無事喇,個犯應該係夢遊啫,解決左。」神馬手上拿著監官的無線電話,那個嚇荒了的監官已經頭破血流倒地。
 
「打左針會夢遊?......搞掂就好。」獄長語氣上似乎未起疑心:「快啲帶佢地過嚟。」
 
「遵命。」
 
神馬丟走無線電話,闔眼鬆一口氣,然後觀察眼前一片混亂的景象,又唉了聲,把監官的針筒執起,對他們逐一注射。
 
「睇嚟只有咁樣先至比較安全。」神馬喃喃。
 
神馬拍拍阿叻和Joyce的臉龐,見未有反應,於是增大力度,結果兩人臉頰腫紅,似隻戇豬般。
 
時間有限,神馬鉄心要把兩人救出,先裝探大門,發現監官們也離開,大概是吃飯去了。他一手抓一人,躡手躡腳的把他們拖行離開。
 
但甫至飯廳大門,他聽到好幾位監官急步跑過的聲音。
 
「走犯啊!奉獻之門果邊!」
 
神馬連忙躲起來,但洞悉幾人不是衝著他們而來。
 
未幾,外面再次回歸沉寂。
 
他吸一口大氣,然後再把他們拖離宮殿。
 
「好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