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水中都市後,艾克被劉倫帶到上次實驗室大樓中的手術室,找了幾個頂尖的醫生,馬上為他止血急救。雖然情況不是太樂觀,但幸好過了危險期,暫時沒有性命之憂。
 
有軍官向眾人解釋,原來剛才他們所在的島嶼,是一個被廢棄了的監獄島,而格林城的位置,以那隻無人船根本不能前往——格林城實際位置是在地球的另一邊端。
 
因此,至信等人短期內是沒有辦法回家去,唯有配合聯合軍的行動。
 
而至信他們,則在大樓的會議室等待劉倫回來,跟他們商討往後營救神馬和與「國家」開戰的對策。
 
目睹剛才戰爭時各種變異人的出現時,芷籬他們已經大感驚訝。現在打開窗簾,還能見到自己置身於水中的世界,所有人也抱著幾百個問號。亦因為如此,他們圍著至信而坐,把目光投於他身上。
 


「你地唔好咁望住我啦,我好大壓力架。」至信搔搔頭。
 
「雖然我都係聯合軍既人,但潛入監獄做內鬼已經好一段時間,估唔到中間發生左咁多事......至信,你要一五一十講哂發生過既事出嚟。」偉仔抱手。
 
芷籬也股起臉頰以示不滿:「係囉,你一聲唔出就唔見人,唔比個合理解釋我我係唔會放過你架。」
 
「好啦...」至信輕嘆一聲。
 
至信詳細解釋自己上船後被艾克以怪獸形態拖了去水中都市,得知變異的事,自己被激發成三種變異混合體,和與聯合軍一起過來營救眾人等等情況......
 


「等等先!」Joyce截斷他的話:「你話你識得三種變異混合,即係你可以好似獄長咁變到成隻怪獸,同時又可以變成頭先啲鳥人咁?」
 
「算係啦...」
 
「有救啦。」Joyce如釋重負:「有至信保護我地,我地實可以搵番神馬,然後安安全全咁生活啦。」
 
「死仔,係勁喎,快啲試下變身啦!」阿叻十分期待的搖搖他。
 
至信苦笑:「只不過,我控制唔到自己點樣變異。變異既方法一般係由意念驅使,但係頭先艾克有難既時候,我費盡意念想變異,都唔成功。」
 


眾人沉默一會,阿叻才徐徐開腔:「車...咁咪即係無用囉...」
 
「點都好啦。」芷籬雙手合十:「而家最緊要係神馬同埋頭先個變異少年無事。」
 
「希望神馬無比啲鳥人食左啦......」阿叻嘀咕一句後,馬上被Joyce抽頭一擊:「唔準你亂講野啊,希望在明天啊嘛。」
 
至信聽著他們的對話,不禁憂心地聯想起神馬。
 
同樣身上擁有火鳥烙印的你,應該也曾經被大腦激活吧。我相信你的聰明才智,不過千萬不要有事啊......
 
此時,會議門開了,劉倫從門外進來,去到會議室的主席位子前。他的神態比起之前至信初到水中都市時,明顯疲倦得多。
 
「艾克點啊?」至信關切地站起來。
 
「無生命危險,不過短期內都唔可能再出戰。」劉倫淡淡的交代一句。


 
作為重要戰力的艾克,現在昏迷不醒,對聯合軍來說當然是個重要的打擊。至信想了一想,續問:「咁我地之後既計劃係點樣?」
 
「你地都見到,「國家」裡面識得變異既人好多,硬拼唔係好方法......唯有潛入「國家」既主島啦,我諗另一位叛國者(神馬)應該都係比佢地帶左過去。」
 
「主島?」偉仔問:「莫非係國家既核心島嶼「中央島」?」
 
「無錯。」劉倫細心觀察問問題的偉仔,恍然地認得他是誰,然後走近他友善的伸出手:「頭先太忙,未得閒同你打聲招呼......你一定就係派入41號監獄島既聯合軍成員偉仔,我喺其他軍官口中聽到你既大名。」
 
偉仔握著他的手以示禮貌:「相比起劉倫指揮官,我呢啲小角色算係啲咩喎。」
 
「失敬失敬。」
 
兩人忽然恭恭敬敬,在旁的阿叻看得噘了噘嘴。
 


「原來識架...?」他細聲在Joyce耳邊問道。
 
「佢喺監獄島既時候咪自我介紹過囉。」Joyce答。
 
「點知喎,以為佢吹水架咋嘛......」
 
劉倫跟偉仔問候過後,繼續說關於作戰的事:「我之前一直有諗過派人入中央島,因為中央島既正中心有一座五十層高既中央圖書館,經過我地調查,得知入面有一個解放記憶既機器「宙斯」。呢部機器受到極高度戒備,因為...佢就係我地打贏呢場仗既關鍵。」
 
「解放記憶「宙斯」?」至信步入深思,為何簡單一部機器,能夠成為持續多年的世界大戰的關鍵?
 
「「國家」既勢力強大,一向係靠住記憶謀殺各地有能之士,令佢地歸順。呢部機器特別之處,係可以以空氣粒子散播出世界各人原有既記憶。」劉倫打個比喻:「就好似一個Backup左既遊戲咁,當初呢部機器Backup哂世界所有人既資料,而我地而家要做既,就係去重啟番呢個Backup。」
 
眾人聽後又驚又喜,希望的曙光再次亮起,能夠得知自己真正身世,某程度是驅使他們一直努力下去的原動力。
 
尤其是至信,他很想知道Amy是否確實存在於他的往事中。


 
「點解會有啲咁好既機器既?」芷籬奇怪的問:「按常嚟講,如果「國家」知道呢部機器要脅到佢地既權力,一定會破壞佢架啵。」
 
「好問題。」劉倫尷尬一笑:「我都唔知點解,只係知保留呢部機器係佢地既最高權力人既旨意,果個係一個手攞柺杖,極度危險既人物。」
 
「總之我地偷入去中央島,搵出呢部機器然後利用佢解放記憶就得啦。」至信歸納劉倫的話。
 
「無錯,只不過有好大難度。因為「國家」入面最厲害既戰士都係喺中央島,而且......」
 
「而且?」
 
「而且我唔能夠同你地一齊入去。」
 
「下?」大家幾乎也喊了出來,劉倫是十分重要的戰鬥力,而且是行動指揮官,怎可以不參與這次戰役。
 


「唔係怕死下話。」阿叻有些嘲諷的問。
 
「你地睇埋就知點解。」劉倫按了放在會議桌上的投影機的按鈕,投影機立即向上投放一個360度可見的畫面,只見一個繁榮的城市,中心佇立著一座高高的大樓。
 
「呢個就係中央島。」他說。
 
眾人對著眼前的城市,仔細的觀察一番,果然在城市中心屹立一座中央圖書館。但圖書館四周也設有嚴密的監管,感覺生人勿近。
 
不過除了圖書館位置外,其他地方與一般城市的設計沒有分別,如果以擁有這麼重要的機器的城市而言,守備算是有點鬆懈。
 
「比想像中簡單啵。」偉仔老實的說:「相比起監獄島步步驚心,呢度應該容易好多啦。」
 
「你地仔細留意下呢個島既外圍先。」
 
芷籬把目光放外,只見邊境有一層黏膜般的物體,以鳥籠的形式包圍整個城市,這令她想起記憶中曾經看過的外國電視劇「天幕圍城」。
 
「呢個智能鳥籠,係可以掃瞄每個經過邊境既人,只要係被通輯既人經過,就會觸動警報,然後就會有敵人招呼你地。」
 
劉倫再按一下投影機,城市畫面頓時換成聯合軍的圖示:「由於我地聯合國既人,包括偉仔,通通都比國家列入通輯令之中,如果想偷入去,根本係無可能既事。」
 
「所以...而家入到去既人,只得至信、我、阿叻同Joyce?」芷籬頓時感到不安。
 
「拜托你地喇,結束呢場戰爭,只能靠你地。」
 
「喂唔係掛,我啱啱先死裡逃生,又派翻我入去死點得呀?記憶解放既野,解唔解放都無所謂啦......我反對潛入去。」阿叻漲紅了臉的拍枱,他的反應令眾人嚇了一跳。
 
「唔通你唔想救神馬咩?」Joyce質疑他。
 
「肥婆小姐,問題係我地連神馬係咪真係喺個島都唔知喎,可能死左架喇。咁唔通仲要我地四個一齊去送死咩?我地血肉之軀,而人地係怪物呀!」
 
「...你嗌我肥婆?」
 
「對唔住係我錯。」
 
「哈哈,我明白你既憂慮喇。」劉倫說:「你擔心既係唔夠怪物打,咁如果將你地都變成怪物咪得囉。」
 
「下?」
 
「比你地見識下電影級數既最新科技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