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首要任務,當然是要去中央圖書館看個究竟。
 
一路上,至信發現城市的規劃和建築,與以前他記憶所在的格林城對比,可謂大相逕庭。
 
再沒有人以車輛代步,全部改為乘坐透明黏膜泡泡。微微浮游起來的泡泡,能把人包裹在裡頭,然後以車子的速度移動。
 
而徒步走在街道的人,不少也衣著奇特,而且衣服色系多以橙色和粉紅色這些鮮豔奪目顏色為主。時代的變遷,就連潮流標準也變得多了。
 
亦因為這樣,奇異的目光不斷投向他們。他們的衣著樸素平庸,反而令很多人感到奇怪。
 


「除衫啦我地。」至信心中一動。
 
「下?」阿叻一嚇:「咁奔放?」
 
「我地既衣著同呢度太唔合襯,反而件戰衣色彩鮮艷先無咁易比人發現。」
 
三人聽著有理,跟著至信的做法脫下其他衣服。雖然初時有點尷尬不自在,但是果然地,那些怪異的眸光再沒有投視過來。
 
繼續的路途上,他們沒有遇到甚麼阻攔,中央圖書館亦愈來愈近。可是他們依然不敢鬆懈,因為城市裡不時有面容怪異的人擦肩而過,一看上來便知他們是變異人。
 


過了一小時。
 
「你地望下。」芷籬指向前方。
 
他們距離中央圖書館只剩約兩公里遠,卻發現一堆鐵馬圍著了前路,鐵馬上更貼上了告示。
 
「切物越過,否則格殺勿論」
 
而鐵馬裡頭的空間,有近十幾個長了羽翼的變異人,正看守著中央圖書館的出入口。
 


四人面面相覤。
 
「就咁入去一定會出事喎。」Joyce道出真相。
 
「正面突入唔係方法啊。」至信同意。
 
「一係我地問下城入面既人先,睇下有無機會得到有用既資料。」
 
「嗯。」
 
商討過後,他們決定分開在城裡搜尋線索。
 
一來分開有更大機會問到更多關於潛入中央圖書館線索,二來是因為四人一起聚走,會格外起眼。
 
而且他們手上的金幣,除了跟聯合軍聯繫外,還能讓他們四人互相溝通,因此不怕會走失。


 
分道揚鏢後,至信先去到一間大型酒吧門前,瞧瞧那發亮的水牌,踱步進內。
 
電影橋段也看得多,主角要去查探資料時,十之八九也會選擇到酒吧。
 
酒吧環境說大不大,燈光卻是稀少得可憐。音樂聲浪吵耳,不少人在酒吧中心一個小小的圓池摸黑跳舞,至信繞過他們,來到吧桌坐下。
 
「飲乜?」調酒師眼尾瞥他一眼。
 
「威士忌。」
 
調酒師頓時皺了皺眉,但他什麼也沒多說,轉個頭便為他斟來一杯。至信乘著機會,把一些錢放在桌上,開口就問:「知唔知點樣入去中央圖書館?」
 
「你係外地人?」
 


「...係啊。」
 
「咁我勸你唔好知咁多,如果你仲想有命既話。」
 
「但係......」
 
「如果你再問落去,恐怕我地呢度唔歡迎你。」
 
「...」
 
「請慢用。」調酒師按了按玻璃杯底推向至信。
 
至信喝著威士忌,心裡一陣煩亂。或許他應該換個方法調查中央圖書館,始終這裡的人不會隨便說話。
 
倘若錯問了變異人,後果更不堪設想。


 
他乾了威士忌後,徐徐的步出酒吧。
 
在他身後。
 
一直有幾個人對他虎視眈眈。
 
另一邊廂。
 
芷籬和Joyce分別在泡泡生產站和快餐店詢問中央圖書館的事,每個人聽到後也臉色一沉,然後避而不談。結果他們費盡唇齒,依然無功而回。
 
阿叻選擇繞著鐵馬走一圈,觀眾有沒有進去的方法或潛入的漏動。但是鐵密防守下,插針也插不入。
 
「唉,真係麻煩!」阿叻站在鐵馬前伸個懶腰,抱怨一句。
 


此時,後面忽然傳來一把聲音。
 
「先生。」
 
阿叻回頭,只見笑容可掬的男子擦著手掌走來。
 
「做咩啫你?」阿叻瞪著他。
 
「你件綠色衫好靚呀,邊度買架?我想買呀。」
 
阿叻臉頰瞬間現紅,想不到這件一直被他唾棄的緊身衣,來到中央島後居然變了潮流的尖端。
 
「唔好意思呀。」阿叻摸摸頭傻笑:「件衫係我designer設計比我架,非賣品。」
 
男子微微失落,見阿叻又再望進中央圖書館內,他忽然問:「你想入去?」
 
「呃...係啊。」
 
「想入去做咩?」
 
「睇書囉。」
 
「我有辦法幫你。」
 
阿叻隨即睜亮眼睛:「你講真既?」
 
「當然,呢度每日有段時間會開通送貨既泡泡入去,你只要匿喺貨物入面就得。」男子抱抱手:「而我就係送貨入去既人。」
 
「嘩!」阿叻心中悸動:「幫下我地!我地有幾個人好想入去睇書!」
 
「幫你地唔係唔得,但有條件。」男子指了指他的綠色衣服。
 
阿叻聽到他的要求後嘆了一聲,戰衣可是他的寶物,真的要把交出來嗎?
 
可是為了大局,別無他法吧。
 
「好,成交。」
 
兩人握握手。
 
阿叻笑了,續問:「我叫阿叻呀,點稱呼你?」
 
男子嘻嘻的脫下粉紅色外套:「我叫阿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