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信踱步街上,嘗試探索大大小小的線索。
 
不過一路上,他總感到不安的感覺從後襲來。
 
他回頭一看,卻甚麼也沒發現。
 
大概是錯覺吧?
 
突然間,口袋傳來如同電話響動一般的震動。至信止住腳步,掏出震動著的金色硬幣,它便投放出畫面。
 


「喂至信,係我啊!」畫面裡的是阿叻。
 
「咩事?」
 
「我搵到潛入去中央圖書館既方法啊。」
 
「咁勢利?勁啵。」
 
「嘻嘻,我遇到個叫阿Joe既人肯幫我啊,雖然代價係換左我件戰衣,但係我覺得值得既。」
 


至信聽著皺皺眉,阿Joe的名字有點耳熟,而且用戰衣作為交換一些不能絕對信賴的幫忙,風險未免太過大了吧?
 
「總之你而家去番頭先中央圖書館鐵馬前果個位先啦。」阿叻說。
 
「但係......」
 
「啪躂啪躂啪躂!!」
 
猛地間,後方衝來腳步聲。至信還未反應得及,有兩個衣衫斑爛的人已經來到他身旁,一人搶去他的金色硬幣,另一人更猛力把他推至牆方,然後奔離現場。
 


是小偷。
 
「咪走!」
 
至信立即追向偷了金幣的二人,他也不管會不會引起注意了,出盡力狂奔。
 
金幣對他來說十分重要,若果不見了,大城市裡頭要找回芷籬他們,簡直大海撈針。
 
追了兩個街口後,他們的距離收細了很多。那兩個小偷見他速度出奇的快,嚇得面有難色,急急轉進某個狹窄的小巷裡去。
 
其實至信對自己的速度亦有些驚訝,但想必是因為戰衣的影響吧。有著戰衣,他的信心大增,沒有猶豫的情況下,他跟著小偷進入了陰暗危險的巷子。
 
跑了進去,來到一個十字路口後,至信悶哼一聲,止停了腳步。
 
「傻仔,你追錯地方喇。」


 
四邊的窄道,走來十幾個拿著刀子的壯漢,得意洋洋的注視站佇路中心的至信。剛剛開口的,應該是小偷們的老大。
 
那兩個小偷,則躲在開口說話的猛漢身後,兩人蹲彎身子研究著金色硬幣,眼內盡是好奇。
 
「比翻金幣我。」
 
即使面對小偷集團,至信沒有一絲畏懼,死死的瞪向那老大,還慢慢的步向他。
 
其他小偷意欲擋著至信,老大卻佯起手揮一揮,示意他們不要出手。然後他鏗鏘一聲放下手中的刀子,赤手空拳慢慢的走向至信。
 
「你打得贏我,我咪比翻你囉。」
 
旁人馬上竊笑起來,那種譏笑聲仿佛是等待一場好戲上演。至信默默打量前方此人,他是個滿身肌肉的大漢,乍看應該有二百磅。但是從他的肢體動作去看,行動上有點笨拙。
 


若要打贏他,以至信的身體能耐幾乎沒可能做到,因為只要不幸吃了他一拳,大概會立即昏死過去。
 
不過,有戰衣的輔助卻又是另一個說法。
 
至信不再多想加快腳步,猛的衝向老大的身前。老大見他有所行動,畜力於右手,一拳迎面送向至信。拳頭穩重有力,至信唯有馬上把身子左移閃避,怎料老大一早預計到他的動作,乘著右拳的衝力把整個身子壓向至信,至信頓時撞飛了幾米遠,蹣跚的跌在地上。
 
至信緩緩站起,被撞到的左膊完全麻痺了,口裡還吐了點血出來。
 
「噢啊啊啊啊!!」
 
眾人興奮的歡呼起來,場面變得像鬥技場一般。小偷老大歪歪頭扭鬆筋骨,下一秒又再往至信衝去,仿如公牛向紅布衝撞一樣。
 
至信深知道不能再受多一次攻擊,他靠著戰衣的戰鬥記憶功能,靈敏的晃過老大,老大結果撲了個空。老大之後繼續攻勢,不停向至信揮擊,可是至信輕巧的身軀動作,令他頻頻失手。
 
亦因為如此,老大腎上腺素急升,臉頰開始暴紅,打得更落力了。


 
對著老大血詠噴漲的亂拳,至信漸漸招架不住。而且只守不攻的狀況下,吃虧的始於是他。
 
發揮戰衣的最大力量,向他回敬一擊吧,至信暗忖。
 
他集中精神力聚於手心,戰衣仿佛感覺到他的呼應,熱騰騰的觸感傳到他的手上。此時,他手中已冒出火舌。
 
老大見狀,心中一陣驚訝,可是他沒有退縮,依然架起身子奔撞向至信。
 
至信然後猛力揮出一拳。
 
砰!
 
一聲爆炸,小巷立刻濃煙重重。
 


旁邊的小偷被嗆得乾咳多聲,待煙冒散去後,他們才望去十字路口中端,只見兩道身影互相對侍著。
 
小偷老大臉容依舊凌厲架勢,但是他的整條胳膊幾乎燒焦了,皮膚灼得爛糊糊的。
 
他收回了之前的殺氣,卻凝重的問:「你係聯合國派嚟既人?」
 
至信不吭一聲,只是繼續盯著他。
 
老大嘆了口氣,瞥了焦黑的手臂一眼道:「呢種科技,我好肯定「國家」係未能研發出嚟。」
 
「係。」至信答,既然被看穿了,反正裝下去也不會有意思。
 
老大默默點了頭:「我仲以為你係啲不知死活既有錢人添......」
 
至信此時說:「比我走,如果唔係我今次唔會只係廢你一隻手咁簡單。」
 
「放心,我會比你走。聯合軍既人潛入嚟「國家」重鎮既中央島,目標應該係想去中央圖書館,將記憶解放啦?」
 
「嗯...」他居然這麼清楚。
 
老大又再嘆氣:「你地聯合國已經第十次派人入嚟中央島,次次都無好下場架喎...中央圖書館既變異者係特殊變異者,你地無理由唔知喎?」
 
「特殊變異者?」
 
「即係擁有多於一種變異類型既人,佢地係冷血殘酷既專業殺手。」
 
至信皺著眉頭咬咬牙,這此事情為何劉倫沒有跟他們說過?
 
或者,劉倫由一開始,就打算送我們這些「盟軍」進地獄嗎?
 
他突然想到阿叻,阿叻剛才說找到進入中央圖書館的方法,如果眼前的老大說的話屬實,他們將會很危險。
 
「快啲比翻金幣我!」
 
至信著急的喊,不知是否因為他的威勢,那兩個小偷馬上乖乖的交回給他,可是金幣經過爆炸威力後,居然失靈了。
 
至信簡直要瘋了,他疾步向小巷出口,準備前去找阿叻。
 
老大立即阻止:「唔得,佢地應該已經被發現左,如果你而家過去,只會被一網打盡。」
 
「咁可以點做呀?」至信想到芷籬他們,便不能冷靜下來。
 
老大卻忽然誠懇一說:
 
「我地可唔可以合作?」
 

 
「咁耐架至信?」阿叻很不耐煩的叉著腰,他正穿著Joe的衣服。
 
芷籬和Joyce收到阿叻的信息後,不久便趕來中央圖書館鐵馬前,唯獨是至信遲遲未有出現。
 
「會唔會係出左事?」Joyce問。
 
「至信應該唔會有事既。」芷籬嘴上這樣說,心中還是有些悸動。
 
「無理由要人地等我地咁耐架嘛。」阿叻所指的,是旁邊穿起了綠色戰衣的阿Joe。
 
Joe揚起寬容的笑臉,此時的他已經穿上了阿叻的戰衣:「一係你地入左去先?因為每日送貨既機會只有兩三次,而且仲有時限。我先送你地入去睇住書先,之後我再出來等佢過嚟好唔好?」
 
三人互視一眼,阿叻下秒便馬上說:「就咁話啦。」
 
芷籬心裡其實感到強烈的不安,對於至信的消失,仿佛就令她失去一股信任的根源,而這種根源是阿叻完全不能相比的。
 
但是她也沒理由不去配合阿叻,他們的目標正正就是進入中央圖書館呀。
 
「你地三個只要入去呢個染色泡泡就得架喇。」
 
Joe指向身後深紅色的泡泡,那面積有約一輛轎車的大小,而且從外面看進去,是不能留意到裡頭有些什麼。
 
阿叻想也不想便跳了進去,芷籬和Joyce雖然有點懷疑,但依然跟了進裡。穿入泡泡的感覺跟進入鳥籠時很相近,而裡頭果然是個裝滿了木箱貨物的淺紅色空間。
 
「記得唔好亂郁,唔好出聲呀。」Joe叮囑一句。
 
然後他就坦蕩蕩的推著紅色泡泡穿越鐵馬。
 
泡泡裡的三人,靜坐於貨物中心一個狹隘位置。
 
阿叻整個模樣就似小學生去秋季旅行般雀躍。
 
Joyce平靜不語,但是看得出她在抑壓心中的驚恐。
 
芷籬卻感覺心痛莫名的加速撲動……
 
一種死亡的預感強烈的向她襲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