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老大帶著至信,前往某間外表平庸的餐廳。
 
路上他亦作自我介紹,原來他的名字叫作黑牛。
 
至信聽罷點點頭,黑牛這個名字與他可謂相襯極了。
 
「「國家」既掌權手法,基本上係不斷對人進行洗腦,然後再要佢地幫忙製造洗腦資源。」黑牛邊走邊說。
 
「其實唔只係聯合軍,「國家」內部有好多人都唔滿意呢種洗腦手法。不過無乜人願意企出嚟,因為結果只會比佢地洗腦。」
 


「佢地之所以有咁強大又忠心既變異軍團,某程度上都係因為呢種畸型管治手法。」
 
至信一直豎耳細聽他的每句說話。
 
「到喇我地。」
 
走進昏暗的餐廳,去到廚房打開了白色躺門,門後呈現一條荒廢黯然的樓梯,他們小心慢步下去,光線由陰暗漸漸變亮,至信亦被眼前的環境震驚。
 
想不到島嶼下,原來別有洞天。
 


這是一個非常大型的軍火庫,槍械刀械彈藥全部排列在倉庫的十字支架上,規模更是媲美一隊軍隊的武器量。
 
倉庫還存有不少特殊武器,以記憶為攻擊性武器的槍械也有。至信發現一把黑漆漆的槍支,跟之前在監獄島為監官們洗腦所用的可是如出一轍。
 
「我地雖然平時靠偷下錢呃下人搵食,但我地主要都係向達官貴人落手,而且我地最終既目標唔係單單要渡日,而係要令世界重身獲得自由。」黑牛說到最後一句時,特別富氣魄。
 
「你意思係,你地中央島內部既人打算叛變?」
 
「無錯,但係以我地實力,最多只能抗衡變異軍團,根本唔足以打敗佢地既最高戰力「鬼王」。」
 


「鬼王?」
 
「一個強大得可怕既人,即使佢已經蒼老,依然非常厲害......而且佢身邊有一個足智多謀既軍師,叫做蠱惑Joe。」
 
蠱惑Joe…不就是記憶中那個與公司同事Kelvin合流貪污的人嗎?
 
「所以合作係我地唯一既辦法。」黑牛笑道。
 
他拍了拍手,倉庫馬上傳來轟烈的腳步聲,聽上來就似戰場上的馬匹般。不消一會,眼前已經聚集了近五百人。
 
「我地呢度所有人,都會幫助你。」
 
「我唔明白...」至信看著忽然強大的戰力:「點解你咁信任我?」
 
不久前還是敵對的身份,這種轉變未免太令人感到莫名奇妙吧?


 
黑牛淺笑,摸了摸他的後背:「頭先喺小巷爆炸後果刻,我就已經留著到你件衫後發光既烙印,呢個係叛國者既證明。」
 
是嗎?我的烙印居然在使用戰衣時發亮了?
 
「發光證明左你係蘇醒既叛國者,能力近乎超人,有著你帶領,我地一定可以贏。」
 
蘇醒的叛國者......超人般的能力......
 
為何所有人也把「叛國者」當成戰爭的關鍵呢?
 
「呃......」至信一時間有些迷茫。
 
「唔好浪費時間喇,我地係時候入去中央圖書館。」黑牛拍拍他的膊頭。
 


「就咁由前門入去?」
 
「緊係唔係啦。」
 
黑牛再次拍拍手,倉庫一邊牆壁一分為二,現見一條長長的隧道。
 
「呢條路可以連接中央圖書館既地庫,由於果度隱蔽,而且有我地內應注守,所以一直無「國家」既人發現。」
 
黑牛注視著至信的臉,卻發現他依然帶著憂慮的樣子。
 
「我怕唔夠打咋。」至信揉按太陽穴:「我手上既金幣爛左,無辦法叫到聯合軍既人支援......」
 
怎知道黑牛馬上揚溢笑容。
 
「放心啦,我肯定聯合軍一定有所行動。」


 
至信納悶:「點解呢?」
 
「佢地唔會將叛國者就咁放入嚟中央島,由得你自生自滅架。我相信,佢地今次都打算背水一戰。」
 
說罷,黑牛轉身目向所有人,厲聲大喊:「兄弟們!呢一日終於要嚟喇,叛國者既出現,代表時機已到。攞齊你地既武器,我地攻入中央圖書館!」
 
「好!!」
 
*
 
「情況如何?」
 
「東南、南、西、西北、北邊邊境,都出現異常活動,注守既變異者有兩個更失去聯絡。」
 


「乜鬼異常活動呀?」Joe一手掌摑軍官:「擺明係聯合軍要攻入嚟啦。」
 
「咁我地應該要......」
 
「派軍過去啦!唔係要教下話?」
 
「知道知道。」
 
軍官立即退離天台,蠱惑Joe眺望著遠處的城鎮,心裡不是味意。
 
「咩事咁煩躁呀?」他身後傳來拐杖敲地的聲音。
 
「鬼王。」蠱惑Joe立即回頭,一個身形矮少,鬍髮花白的男人佇在他面前。從他的眼眸看,此人好像一點也沒有擔心。
 
「因為聯合國終於要攻入嚟?」
 
「係,而且......」蠱惑Joe不甘的說:「另一個叛國者竟然拋棄左其餘三個同伴,未有出現,我唯有暫時囚禁佢地喺紅色泡泡裡面。」
 
鬼王一貫輕鬆的神色:「咁就得啦,唔理佢地有咩花樣,最後贏既人都會係我地。」
 
蠱惑Joe一聲不吭,對於鬼王的冷靜,他不禁佩服。
 
不過這是可以理解的,畢竟他們手上有神馬這個叛國者。
 
而且...還有那樣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