黏膜裡的空間,是個綠色的世界。
 
翠綠的天空,灰坦的地平,還有眼前仿如城牆般高的綠色叢林。
 
「迷宮遊戲。」B女簡潔的說明。
 
至信注視著前方叢林,果然有個凹陷進去的入口。
 
「我地要穿過去?」從迷宮的面積範圍,估計即使懂得路途,也要花上半小時想能穿越。
 


「係。」B女答:「但千祈唔可以比人發現。」
 
「個迷宮入面有人看守?」
 
「嗯,而且你望下個天。」
 
至信抬頭向高,只見一堆鳥獸在盤踞在迷宮之上。
 
咕...咕...
 


牠們發出的叫聲不斷在空間裡蕩漾,看樣子是在看守著迷宮。
 
「只要穿過迷宮,就可以去到「宙斯」既所在地。」
 
至信亮起眼眸:「咁事不宜遲,行啦我地。」
 
B女卻忽然抓著至信,把她近近的拉到眼前,以幾不可聞的聲線說:「入到去,唔好發出任何聲音,唔好跟唔上我既步伐。因為呢個係佢地既巢穴,你喺佢地眼中只係舊肥肉,一個唔小心就會屍骨無存。」
 
「佢地係......?」
 


「變異人。」
 
至信反射性的睜大眼睛,若果這真的是巢穴,一定會有大量強得跟獄長般的變異人。那些恐怖兮兮的怪物,他一個也不想踫到。
 
「我地行喇。」
 
B女帶著至信走進入口,他們不走在正中央,卻靠攏著叢林的牆隅小心地前進。
 
兩人行動時,盡量收輕腳步避免發出聲音。每走到轉角位置,B女必定會先探頭看看,確保安全才繼續走。
 
迷宮一路上總會出現分岔路,而且路上環境相若,沒什麼東西能讓他們記下走到哪裡。
 
至信一邊走,一邊感嘆:「嘩,你點解可以記到呢條路點行架?」
 
「喺我潛入嚟做內鬼既日子,不時都要嚟迷宮打掃落葉。」B女說到打掃,又再擺出散懶頹廢的模樣。


 
「原來你地一直都打算叛變。」
 
「係就係咁講,但係戰爭已經打左咁耐,好多人已經唔再抱有結束既期望。」
 
「包括你?」
 
「...係。」
 
「...」
 
他們繼續前行,過了二十分鐘,依然未有看到變異人的蹤影。至信知道,這是因為黑牛他們的功勞,把大多變異人也分散到中央圖書館外。
 
此時距離出口,只剩三分一的路程。
 


「咁點解你地唔投靠聯合軍呢?」至信忽然想問。
 
B女嘆息:「聯合軍同「國家」有咩分別呢?兩邊都係為左贏不斷製造過份強大既武器,最後受苦既都只會係普通人民。」
 
「至少我覺得,聯合軍唔會利用記憶謀殺,去達到自己既目的......」
 
「噓!」
 
B女猛然蓋著至信的嘴巴,至信立即僵定了。她瞥了瞥轉角的地方,再回過頭來。
 
「有個鳥人喺路中心瞓左。」
 
至信一愕,他小心的探頭看看,果然有個鳥人躺於路上。
 
「我地靠住叢林,喺唔發出聲音既情況下,嘗試繞過佢啦。」


 
至信點點頭。
 
兩人靠著牆,小心翼翼的橫過大路。至信邊走邊著那個鳥人,見牠睡得正香。雖然如此,他的心依然砰砰的亂跳。
 
一步,一步,他們走近鳥人,然後與他擦身而過。鳥人不時動動身子,兩人亦偶爾停步觀察,但最終牠也未有醒來。
 
一輪驚險後,他們走過鳥人了,至信放鬆的呼一聲氣,卻不慎踏在乾枯的硬葉子上。
 
咔!
 
清脆的響聲,令二人立即怔住了。B女瞬即警戒的觀看天空,確保飛鳥有沒有留意到他們。至信嚇得背冒冷汗,回頭瞧瞧睡著的鳥人,幸好牠沒有醒來。
 
「嚇死人咩!」B女做著嘴形責罵至信。
 


至信抱歉的笑了笑。
 
B女又是頹唐的嘆氣,然後細聲說:「好啦,我地就到架喇,繼續行啦......嗚!」
 
她突然臉色極差,至信見她扭曲的樣子,以為她在開玩笑。
 
「喂喂,唔好玩啦,好樣衰啊你。」
 
下一秒,B女咕嚕咕嚕的吐出血水,至信才發現事態嚴重。他仔細一看,B女的心臟位置被劃出一道深深的豁口。
 
傷口之處慢慢浮現鐵色的固體,然後竟然是一把匕首插在B女的胸口,她瘦弱的模樣現在更顯得死白。
 
「嘿嘿,居然想趁戰況混亂,乘機向「宙斯」落手?」
 
一抹墨綠色的形態在B女身後出現,至信馬上意息到是蜥蝪類的變異者,他狠狠的向他蹬了一腳,變異者亦輕巧的躲開了。
 
糟糕,原來中了偷襲。
 
「B女,你無事嘛?」
 
至信抱住發暈的B女急問,她虛弱的說:「快啲走啦...唔好理我......」
 
「但係...」
 
「為左世界既未來,你唔可以比人捉到......」
 
他躊躇的看著B女,頭皮頓時發麻,不知道應不應該丟下她不理。
 
同一時間,整個空間響起了警報聲。
 
「束手就擒啦!」蜥蝪變異人又再隱藏自己,往至信衝向。
 
至信知道此刻別無他法,唯有馬上跑往出口。她忍痛放下B女,憑著戰衣給他的直感,探查到強烈殺氣的來源,巧妙避過變異人的攻擊,再死命的奔向前方。
 
警報響起後,他的身後一直傳來追趕的步伐,上空的鳥叫聲亦變得放肆倡狂。不過現在的他什麼也不多想了,只是單單的想著一樣東西:
 
出口!出口!
 
跑了有幾分鐘後,他感覺自己迷失方向了,好像不斷的原地踱步。而剛才身後追趕的聲音,現在在四面八方也聽到,聲音裡更混雜著竊笑聲。
 
至信心感不妙,沒有B女的協助下,他跟本不可能走出迷宮。他摸摸牆壁上的草叢,它們是由多重厚實的草葉集結而成。雖然沒有木頭作支撐,但憑著普通人之力是不可能破壞的。
 
只不過戰衣所產生的浴火之力,說不定能做成效果?
 
「見到入侵者喇!」
 
他一嚇的左右顧盼,兩邊也走來四五個穿著黑色軍服的變異人,他們的樣子仿佛找到可口的獵物般,盤算著如何把至信一層層剝開至死。
 
嘿嘿嘿嘿嘿.......
 
恐怖的笑聲令至信更加把心一橫,把火之意念從腦裡散播全身。
 
死就死啦!
 
凝聚念力,打通全身的氣脈,下一刻,他頓時變成一團火人!
 
那幾個變異人對著至信,看得目定口呆。
 
「雖然好熱,但居然唔覺得身體有咩不適,反而力量仲不斷咁湧出嚟!」至信十分興奮,背部的烙印閃閃發光。
 
他用力點一點頭,然後不再猶豫,拚死著命的撞進叢林。
 
叢林遇上他那轟熱的火焰瞬即熔化,至信沒有停止腳步,無定向的到處跑動。叢林牆壁一道又一道的焚燒,熱力感染旁邊的草叢,結果迷宮變成一片火海。
 
身處迷宮內的鳥類變異者立即向高飛走,但怪物類和蜥蝪類變異者則沒那麼幸運,只能在熱騰騰的迷宮裡尋覓出路。他們大多數也逃不出去,淒厲的慘叫聲響徹空間。
 
至信跑著跑著,因為草叢的熔化,他終於找到出路了,那是一道微微懸空著的黑色大門。
 
可是門前等待著他的,卻是五個變異人。他們交疊著手,身上不僅有著羽翼,毛髮長得如像野狼,而且更有修長的利爪。
 
他們是黑牛所提及過的特殊變異者吧。
 
單靠著特殊變異者散發出的氣場,至信便清楚不會是他們的對手。
 
唯有利用火勢令他們閃避,然後乘機繞過他們去到出口才是上策,他默默盤算著。
 
火焰把地面燒得滾熱的,至信帶著火焰奔向五人,想把他們趕離出口。
 
「捉拿叛國者!」
 
五人卻沒有一絲膽怯,他們高呼一聲,及後硬生生的迎面飛來。
 
至信被他們的舉動嚇怔了,他往回頭的意欲藏匿於炎火中,五個變異人竟然就這樣衝進火場,仿佛火勢只是無形的存在般。
 
「無可能,佢地唔通對火係免役?」至信即使有著戰衣的保護,在高溫下也有些吃不消,但變異人居然能面不改容。
 
他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只能嘗試跑回入口。見識到特殊變異者的強悍以後,他不敢冒住風險穿過他們走至出口,否則只會是自取滅亡。
 
至信的逃亡速度已經不算慢,但五個變異者疾快如風,速度可算是至信的兩倍。
 
只是過了一分鐘,他便被追上了。
 
至信一邊跑,一邊怯怯的回眸一看,只見他們近在眼前,伸出手準備抓住他。他見狀知道無路可走,決定拚死反擊。
 
他畜起力量,往幾人揮出一拳,拳風受住戰衣的力量,把地面的火勢劃開兩半。
 
一個變異者躲避不及被卷了進去,立即身受重創。但其餘四人卻乘機用爪子插進他的血肉,以抓住他的手腳,然後拍翼飛起,把他帶到半空上。
 
嗚啊!
 
至信痛苦沉吟,想要反抗卻發現身體被爪子鎖死了行動。上空有大量的鳥人怒瞪向至信,卻又不敢靠近。
 
受著痛苦,他意志力一弱,再也不能釋出火炎。此時他看看抓住他的四個特殊變異者,原來他們的皮肉已燒得綻開,流著燒熟的血液,但竟然是半點痛楚也感受不到。
 
「我地已經消除左對痛苦既任何記憶。」一個特殊變異者淡然說:「痛楚係令人失敗既泉源。」
 
「...你地簡直係瘋子。」
 
特殊變異者沒有回答他,卻忽然說:「既然你咁想搵到「宙斯」,我地成全你。」
 
旁邊的鳥人,聽後咯咯大笑著。
 
至信還未反應過來,他們便加速飛行,往出口衝了進去。
 
為何會帶我進去呢?他滿腦疑問。
 
帶著不解的至信,被特殊變異者的帶領下穿過黑色大門,穿過時至信感到一陣目眩,回個神後便已身處在一部極大形的機器之下。
 
「Joe,我地捉到叛國者喇。」
 
機器是由成千上萬條微小管道接駁著中心一個黑色圓球而成,從管道流動著的液體,和圓球不時的跳動,至信聯想到的是人體的心臟。只不過,眼前的這個心臟體積宏大多幾百倍。
 
它...就是記憶解放機器「宙斯」嗎?
 
包裹著「宙斯」的是個純白的房間,沒有任何窗門,令人有種神聖而不可褻瀆的感覺。
 
「做得非常好。」至信呆呆的望著「宙斯」時,Joe走到他的視線跟前。
 
看到著上了綠色緊身衣的Joe,至信臉上瞬即一皺。
 
「你係...蠱惑Joe?」
 
「好耐無見喇,陳至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