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都係怪物...?」
 
神馬半隻手臂凍結成冰,芷籬亦因此能輕鬆掙脫。
 
她心裡暗暗訝異,戰衣居然還有這種能力。
 
神馬凝視著她所穿的藍色衣服:「係呢件衫帶比你既能力?」
 
「唔關你事。」
 


「神馬,你真正既記憶係點樣?」阿叻虛弱地走近說:「我地兄弟嚟架,有咩事我點會唔幫你啊?」
 
「只係純粹既絕望。」神馬簡略一說。
 
阿叻搖搖頭:「你既心結,係需要人幫你解開架。」
 
「你地無可能幫到我。」
 
「你唔講出嚟,我地點可能幫到啊?」阿叻眼角浮光:「Joyce而家咁樣死左,我唔信你一啲感覺都無。你唔係冷血既人我好清楚,所以求下你,話比大家知到底發生左咩事。」
 


「如果你唔講,我一世都唔會原諒你。」芷籬說。
 
「...」
 
神馬挫曲手臂,利用肌肉作掙扎,手上的冰塊隨即碎開。他面現沉重的樣子,又再看看Joyce的屍首,終於心軟了,緩緩地開腔:
 
「細個既時候,我曾經有個幸福既家庭同生活,住喺「香江」感覺好自在,鄰里街坊亦好好人。我曾經有喜歡既女生,佢都喜歡我,日子雖然平庸,但係每日都洋溢無比既快樂。」
 
「直到一日,戰爭來臨,香江呢個小城市由於失去其他國家既出入口貿易支援,好快就比「國家」睇中。聯合軍得知之後,聲稱會幫助我地,更派兵嚟城市,我地初時以為會有希望,但係咁樣先係惡夢既開始......」
 


「聯合軍見我地城市用途唔大,資源分派得好少,我地所有人永遠都要捱餓懇求士兵比多啲食物。啲士兵見我地咁慘,居然要求女人用肉體交換食物,女士們當然唔願意,結果士兵竟然強奸佢地,仲將反抗既男士通通殺哂。」
 
「受盡屈辱既我地,唯有等待戰爭既完結。點知去到一晚,「國家」向香江突襲,強勁既火力令人措手不及,啲士兵見勢色唔對,居然拋低我地一走了之。我既屋企人、鄰居,女朋友,一晚之內全部被射殺而死。我因為匿左喺屍體下,所以逃過一劫,但係果日之後,我既人生就再睇唔到任何光明......」
 
神馬說著說著,冷酷的他眼眶居然也滑出淚來。
 
阿叻和芷籬相視一眼,一時間不曉得回應什麼。
 
「總之,聯合軍先係萬惡既禍源,因為佢地,我乜都失去哂......」
 
芷籬此時已經洗去剛才對神馬的怨怒,反而對他產生憐憫之情。
 
「你仲有我地。」阿叻語重心長的說:「我明白你對聯合軍所擁有既敵意,但唔代表「國家」所做既就係啱喎?而且我地點都會喺你身邊,你唔可能係孤身一人架,我認識既神馬,絕對唔係一個咁易擊沉既人!」
 
神馬聽罷有些驚訝,阿叻所言甚是,自己好像是被血色回憶熏過了眼,弄得糊塗了。


 
隔了半晌,他才慢慢說:「你地走啦。」
 
「呃?」這次換阿叻驚訝了。
 
「帶埋Joyce,趁我未後悔前,源住牆壁後既通道出翻中央圖書館入口啦。」
 
「我地仲要去搵個記憶機器......」
 
「交比至信啦!」神馬斬釘截鐵說:「而家只有佢先能夠做到,你地要做既,係好好咁生存落去。」
 
「...咁你呢?」
 
「比我自己冷靜一下。」
 


神馬閉上眼簾靜坐下來,漸漸發出野獸沉吟的嘀咕聲,仿佛他正在跟腦裡的一眾怪物搏鬥著。
 
兩人見狀,阿叻立即去抱起Joyce的屍體,芷籬則走向牆壁嘗試開門。她一試之下,發現牆上有暗藏的按鈕,按下後牆壁果然讓出一條通道。
 
「走啦我地。」
 
「嗯。」
 
兩人出去後,沿著無人的迴轉樓梯筆直往下走。
 
由中層跑回地面入口,乍目一看,應該也需要五分鐘。因此兩人步伐不敢怠慢,免得繼續留在這裡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芷籬一邊跑時,留意到牆上的相片,大多也是關於鬼王在研究上的心路歷程。
 
直到她看到一張相片,她怔怔的站住了。


 
相片上只見鬼王與一部宛如心臟的大型機器合照,相片下的注解是這樣寫的:
 
「2038年,鬼王成功改良「宙斯」,令它同時具備三種主要功能:記憶解放、記憶增益和記憶折磨。」
 
芷籬不禁歪著腦袋,她知道記憶解放的意思,可是記憶增益和記憶折磨又是什麼來的?
 
「芷籬你喺度做咩啊?無時間喇!」下幾層的阿叻往上向芷籬問。
 
「呃...嚟喇!」她驚醒過來,再次瞄了瞄相片後,急急追上阿叻。
 
花了一陣子時間後,他們終於氣喘喘的來到大門口。
 
戰爭的炮響聲響徹耳畔,他們不得不小心一點,只不過目睹門外的光景時,兩人下意息的刹止了腳。
 


中央圖書館外的空地,躺著了成千上萬堆積著的身體,看上來兩軍也損傷慘重。
 
不過「國家」的情況較為嚴重,可能因為沒估計到突如其來的偷襲,基本上變異人傷的傷,死的死。
 
鬼王正懸在半空之中,卻未有半絲愁容。
 
嗜血的他不斷以變幻莫測的技能殺害聯合軍,看樣子他很享受這個過程。
 
「所有人後退!先守一波!」劉倫面色凝重的大喝一句,兵士們隨即禦起防護姿態。
 
「嘻嘻,你地聲勢浩大,而我只係一個老人家,唔係怕左我下話?」
 
劉倫不語,芷籬細心留意他,原來他已經遍體鱗傷。
 
劉倫作為聯合軍最主要的戰力,也落得如此困境,可想而知鬼王是何等兇怖。
 
「防守?無用架。」
 
鬼王呼一口氣,把手直放向前,然後凝聚意念。隔了幾秒,他竟然徒手發出衝擊波!
 
衝擊波融合了火箭發射般的風力,爆炸性的威力驟然產生,直衝向聯合軍的防禦壁。
 
聯合軍眾人瞬時面容扭曲,重達幾千磅的風勢,宛如龍捲風一樣,輕鬆把所有人吹得七零八落。
 
「不堪一擊。」鬼王揉揉拳頭。
 
「點解你會擁有咁強大既能力?」劉倫無奈。
 
「係「神」帶比我既能力。」鬼王笑得陰森:「反抗「國家」既人,即係反抗神既旨意,通通都要死。」
 
令人無言的強大能力......阿叻和芷籬雖然沒有接下那一擊,但單憑肉眼所見,已經足夠感受到真切的絕望。
 
阿叻苦澀著面色:「我地有辦法贏到佢地嗎?」
 
芷籬沒說什麼,她認真的思考剛才的一切。
 
鬼王說到,他的力量是由神所賜予。
 
而「宙斯」的本身,便是希臘神話的主神吧?
 
而且樓梯照片上,清楚說明「宙斯」除了解放世人記憶,還擁有其他能力。
 
這樣說,「宙斯」很大機會是給予鬼王無窮力量的源頭吧?只要破壞它,不僅眾人會重獲寶貴記憶,鬼王也會變回一個普通老人吧。
 
果然,回去中央圖書館幫助至信破壞「宙斯」才是首要任務。
 
「你帶著Joyce既遺體,返去聯合軍陣營先,我仲有啲事要做。」
 
芷籬說一句後,匆匆跑回中央圖書館內。
 
「喂!」
 
阿叻一愕,戰場頓時又傳出爆炸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