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咁當然啦,一定投你哋。」我拍著胸膛,向Chris保證。

「多謝支持,我一定會為大學做到最好。」Chris說話得體,一看就知道是個聰明人。

不,是否聰明待會才知道。

「嗯,而家嘅選情幾好嗎,有咩宣傳Event?」我裝作關心。

「三日之後係諮詢環節,歡迎所有師生出席,發表意見同問題。」不知為何,Chris的微笑比任何人都要真摯。



或許,這就是真正的熱情,會為自己重視的事情無私奉獻。

這些,我學不來。

「幾好呀,的確唔錯。」我繼續說話,褲袋裡的錄音器已經準備就緒:「話說你哋對家Sky都幾落力喔,點睇佢哋?」

接下來,我必須讓他墮入陷阱。

「兩支競選團隊都係以大學為本,冇話點睇嘅,反而都有學習嘅地方。」Chris顯得非常客氣,絲毫沒有落入圈套。



可惡,我就不相信他會如此小心。

「哎呀,唔怕講喔,純粹了解下同食花生。點睇對家?會唔會有咩唔掂?」我繼續說話。

倘若他按耐不住,說Sky壞話,我便能錄下罪證,這樣至少可牽起小風波。

畢竟,現在是敏感時期,批評競爭者可說是大忌之一,尤其Chris是內閣主席,他代表著團隊,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想了解下其他內閣嘅話,可以睇下宣傳電郵、單張,或者參加諮詢環節。當然啦,關於我哋Astronaut嘅政綱,你而家可以隨便問我。」



全都是屁話……

可惡,很小心,一點痛腳都沒有。

不能再問下去了,不然會被懷疑,甚至揭穿私家偵探的身份。

「咁好啦,加油啦。」我舉起拇指,轉身離去。

「記得投票呀。」Chris繼續宣傳。

「呢條友會幾麻煩……」我心想。

既然這招不管用,那就唯有採用其他辦法了。

「…」



接著,我守在附近,順道吃個麵包,當作午餐。

他總不會24小時派發傳單,我必須密切監察、跟縱,找出線索。

行動匆忙,我只能夠咬一塊乾麵包,實在不忿。

手上的東西不但味道單調,而且口感過軟,彷如擺放了大半天一樣。

不過,工作就是這樣,習慣就好。

我的目標,是四十歲前達到財務自由, 不用工作,每天吃喝玩樂……閒時到中環喝酒,到高級餐廳享受High Tea,或是環遊世界,住過所有高級酒店。

我的人生需要改變。



而眼前的手錶,就預示著我一定成功。

沉思之際,身在遠方的Chris掏出手機,看看時間,然後收拾物品,準備離開。

是時候了。

我丟掉麵包,開始跟縱。

從路線來看,他應該是要前往圖書館,不知是溫習還是工作。

現在是大白天,人群密集,要迴避視線可謂易如反掌,加上Chris很受歡迎,不少人主動向Chris打招呼,或者說打氣說話。

這樣不錯,他沒有心思顧著後方。

還是,他光明正大,根本不怕跟縱?



不,我不相信。每個人心裡總有陰暗面,總有卑鄙而骯髒的秘密。

我一定要揭穿面具,將Chris的罪證暴露在陽光下。

「加油呀Chris。」

「到時一定投你!」

這種人,到底有什麼魅力……

「同學,我幫你手啦。」Chris忽然停下,走到一男一女面前:「開Booth?我幫你搬一搬嘢。」

「唔駛啦,唔好麻煩你……」



「反正我得閒,無所謂啦。」Chris露出可貴的笑容,協助二人舉起桌子。

還真多事……

不管了,現在任務在身,調查對象走到哪裡,便要跟到哪裡。

「真係多謝你,你好好人呀。」Chris身旁的同學說。

我呸,不就是宣傳手段。

這些東西,我都懂。

「喂,Chris,上次個義工活動多謝你幫手。」驀然,附近走來一人,向Chris打招呼。

「哦,小意思啦,一向都有做義工。」Chris回答。

從Chris身上,我認識什麼是公關。

有一刻,我真的無法分清,Chris是個單純的好人,還是虛偽的騙子。

不,我要堅信自己的判斷。

人性本惡,人絕不可能沒有黑暗的另一面。

「…」

幫人過後,Chris終於重回正軌,前去圖書館。

我跟在背後,小心翼翼,就如往常一樣。

圖書館共有三層,Chris走上二樓,找到座位,然後開啟手提電腦,徑自工作。

我也在附近坐下,打開書目,裝作溫習。

「電腦……」我身在Chris後方,隔了數排座位。

從遠處窺察,我看到重要的細節。

Chris的電腦登入密碼,有八位數字,而且以數字為主,這是我絕對肯定的。

當私家偵探,必須具備良好視力和觀察力,方便辨認樣貌、密碼、行為舉止等。

我的視力能比上獵鷹,即使身在遠處,也能發現獵物和各種細節。

Chris的桌面與一般人無異,都是凌亂不堪,夾雜著不同資料,他開啟檔案,然後開始寫作。

我猜,應該是寫宣傳稿。

縱然如此,也是沒有任何痛腳和線索可言,我只能繼續等待,希望奇蹟發生。

時間緊逼,倘若三天之內,我抓不住Chris的痛腳,我便要轉換目標,調查副會長等人。

最理想的情況,是Chris墮入陷阱,被我及時發現,公開證據。

然而,似乎不是太容易。

我假裝看書,很是難受,又要等,又要看緊目標人物。

這一來,便是兩個小時……

直到,黃昏時分。

倘若他繼續待下去,也許我就要睡在桌子上了。

幸好,就在差點與周公見面之際,Chris忽然站起,接聽電話。

「喂?」圖書館內,Chris壓低聲線,我卻也聽得一清二楚。

「哦?食飯?我OK呀,反正做嘢做到好攰。」Chris答應對方。

應該是朋友或是熟人吧。

本以為我要白等一天,誰知機會來了。

「我陣間會返嚟圖書館,所以唔好去太遠食嘢。」Chris說。

我瞪大眼睛,完全清醒過來。

Chris說此番說話,意味著……

果然,Chris直接關閉電腦,任由電腦放在桌子上,當作佔據位置。

「你太唔小心啦。」我沾沾自喜。

好,很好,這樣我便能乘虛而入。

「食米線?OK喔。」Chris一邊說話,一邊離去。

米線,還真一點品味都沒有。

不管了,現在是工作時間。

很多人覺得,將個人物品放在圖書館或自修室內,便能安然無恙。

當然,這些地方有閉路電視,我不能偷掉電腦,不過,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獲取Chris的電腦檔案。

圖書館內人煙蔬落,也不會有人留意電腦的主人是誰吧。

Chris的密碼是八位數字,我從社交平台和宣傳單張分別找到了Chris的生日日期和電話號碼。

曾有研究指出,有超過四成電子用戶會以電話號碼或重要日期,設作私人號碼。

Chris的電腦就在眼前,我必須親手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