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的身影已經消失,座位上的手提電腦正恭候著我。

我二話不說,來到Chris的位子前,打開電腦。

我四周觀察,確保沒有人通風報信。

幸好,根本不會有人留意這些生活細節,個個埋頭溫習,不問世事。

就如我們的社會一樣,不會抬頭,不會關心世界。



打開電腦的一刻,Chris的家庭合照立刻映入眼簾,相中是中學時期的Chris,還有父母和妹妹。

相片的地點是學校禮堂,Chris身穿校服,與家人開懷大笑,看來是畢業照片。

還真孝順。

我不喜歡這種人。

我盯著螢幕上空格,示意我輸入密碼。



要好好賭一把了。

首先,是生日日期。

03071998……我開始輸入。

然而,密碼不是這個。

「密碼錯誤,請重新輸入。」



「可惡……」我不禁概嘆。

我還有機會,電話號碼。

98378953……我再次嘗試。

「密碼錯誤,請重新輸入。」

其實我早就該明白,這些機會非常渺茫。

「睇嚟今日唔好彩。」我再次關閉電腦,然後返回剛才的座位,始終不能逗留太久。

今天沒有收穫了,得回家再想辦法。

可恨的事實,是我並非駭客,不懂如何入侵電腦,不然行動應該方便許多。



說來,以前調查過某人,他居然將個人密碼貼在鍵盤旁邊,讓我直接破案,還真可笑。

縱然知道Chris的密碼是八位數字,破解密碼卻沒有想像中容易,既不是生日日期,又不是電話密碼。

也有可能是其他重要日子吧,例如家人生日日期、拍拖紀念日等等。

不管了,好好想其他方法……

「…」

晚上,家裡。

我重複調查Chris的資料,卻沒有找出可疑細節。



他實在太正常,正常得有點過分。

這反而讓我懷疑起來。

就在沉思之際,電話響了。

是誰?

我看看電話,警覺原來是尊貴客人。

「KC?」我訝異他會突然找來。

「係,幾好嗎?」他應該不是來特意問候吧。

我大致猜到,應該是重要的事情。



「幾好呀,但我未有咁快爆到料喔。」我說:「係咪有特別事?」

「唔係催你。」KC的語氣總是平淡,卻有著深謀遠慮的氣息:「我係想俾方向你,關於Chris嘅。」

有提示?

「好呀,你即管講。」我回答。

KC該不會是做了兩手準備,多方面調查Astronaut吧。

也不奇怪,反正KC心思慎密,決策果斷。

「我有朋友話,見到Chris平時有帶火機出街。」KC繼續說話:「我諗你明白咩意思?」



火機,不就意味著Chris很有可能是煙民?

不錯的提示,有利的消息。

「我明白,好清楚。」我語氣肯定。

「好,等你好消息。」KC拋下一句:「不過Chris應該係個小心嘅人,你要打醒精神。」

接著,KC掛線,電話另一邊的我眼神尖銳,仔細思量。

好,看來明天要24小時跟縱,不能走神。

「砰!!」木門驀然打開。

「仔!!!!!!!快啲倒酒俾我!!!俾我呀!!!!!!!」滿身酒氣的父親衝進家裡。

「快啲呀!!!!唔係我打死你呀!!!!!」他大叫大喊,面目可憎。

我二話不說,從雪櫃裡拿出啤酒,倒進杯子,好讓父親盡快收口。

「咁鬼慢架??食屎架?吓?」父親很不耐煩。

我才沒空理會他,沒空勸他戒酒。

就讓他繼續沉淪下去,就讓我繼續攀升上來。

「…」

翌日。

早在八時半,我就待在課室裡。

Chris也算是早到的人馬,與友人坐到一邊,等著教授。

與Matthew不同的是,Chris專心上課,用心記下筆記,似乎是要塑造良好學生的形象。

Chris是我見過的人物中,最注重公關的人,無時無刻都帶著正面印象。

我卻要揭發,Chris到底如何不良。

吸煙本不是什麼大事,但在大部分年輕人眼裡可謂死罪。

Chris是學生會主席,倘若世人知道他的習慣,也許會損害那個陽光的氣息。

今天的勝算尚未確定,我必須捕捉到Chris露出馬腳的一刻。

要判斷一人是否吸煙者本是容易的事情,因為一個典型煙民每天會抽煙至少三至四次,容易追縱,而且一般而言會散發口氣,牙齒泛黃。

Chris卻絲毫沒有以上特徵。

兩個可能性:一,Chris根本沒有吸煙,KC的消息屬假。

二,Chris的確是煙民,卻掩飾得非常聰明。

老實說,我比較相信第二個可能性,既然KC親自致電,意味著他充分肯定。

不幸的是,這次跟縱將會打破時間紀錄,因為一直到深夜我才知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