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縱時間的最長紀錄是連續十一個小時,當時正在搜索通姦證據,到了深夜,調查對象才露出破綻,與第三者共進時鐘酒店。

這次居然要足足十五個小時……

由早上的課堂,到中午的派發傳單、再到午餐、另一節課堂、然後參加論壇、進食晚餐、開會、晚上回家……

我一整天跟縱著Chris,放棄的念頭直湧心上。

實在太累了……



倘若不是KC提示,我才不會盲目跟著,畢竟大部分時間都毫無意義。

幸好,我的努力最後沒有白費。

這就是上天有眼麼?

「…」

Chris居住慈雲山,屬於偏遠地區,需要乘搭港鐵後轉乘小巴。



趁著Chris滑手機的空檔,我趕快上小巴,坐到後排。

車上都是那些上班族,眼神空洞,樣子呆滯,似乎要累死似的。

其實,我也熬得差不多。

Chris與眾人不同,保持一貫的笑容,彷彿生活的每一刻都帶著趣味。

還真別具風格……



不消五分鐘,車子便直上山頭,來到慈雲山中心,Chris呼叫下車。

我當然也尾隨對方。

晚上,街道人煙稀少,只有幾個回家的人影。

我必須謹慎。

Chris經過公園,正前往屋邨,奇怪的是,他居然繞了幾圈,看來沒有回家的意慾。

是發現了我?

不像是,他走路自然,沒有加速,我很容易就跟上對方。

契機,就在此刻出現。



他走入便利店,直接來到櫃位前,那不就意味著……

我躲到便利店旁,細心觀察,同時準備暖水壺。

晚上的街道只有寧靜,我清楚聽見Chris的說話。

「唔該一包萬保路。」Chris向店員說。

果然,他點了一包煙。

「Bingo。」我心想,同時提起私家攝錄機。

買煙的罪證,已經錄影下來了。



便利店裡只有店員和Chris,沒有其他人,我只需留意眼前二人,確保不被發現。

由選購、付錢、找續、離開店鋪,整個過程都盡收鏡頭底。

我需要更實質的證據,我要親眼目睹Chris吞雲吐霧的樣子。

不對,他也許會帶到家裡……

然而,Chris或許也向父母隱瞞。

要繼續跟縱,才能知曉答案。

走出店外,Chris顯然比剛才小心,不時四周張望,幸好地方空曠,我身在極遠處,都能看見Chris的身影。

驀然,Chris轉到一條巷子裡。



「終於有破綻……」我心想:「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我緩慢前進,靠在牆邊,小心翼翼。

真相就在眼前,我的呼吸開始急速,刺激的感覺環遍全身,感覺卻比不上偷拍Matthew出軌。

昏暗的光線下,打火機的火焰變得格外明亮,點亮Chris手上的香煙。

而暖水壺早已準備就緒。

「終於返到嚟,可以抖下……」Chris吐出一口灰煙,讓神情變得模糊。

別人說,吸煙的人都喜歡身在煙霧裡,遮擋缺陷和傷口。



四下無人,獨自沉澱,一天裡最悠然自得的時間,就是吸著煙條的時間。

我不喜歡,我只喜歡金錢,只懂得活在當下。

Chris只顧抽菸,放下戒備,讓我微微一笑。

「你死梗啦。」我正在想像KC的厚禮。

然而,人最大的失敗,便是沾沾自喜。

不知何時,旁邊忽然走來一個肌肉壯漢,到我反應過來時,對方已經站到面前,交叉雙手,眼神兇惡,一看就知道不是善類。

「喂,鬼鬼祟祟做咩呀?」

「關你蛋治。」這是我內心的說話。

不過,他身形高大而健碩,不宜惹怒,否則應該會慘死異鄉。

「純粹企下,唔滿意我即刻走。」我拋下一句,打算溜掉,以免勾起Chris注意。

「喂,我重未講完,睇你蛇眉鼠眼咁嘅樣,我懷疑你……」這人很是麻煩。

可是,我還未來得及離開,Chris便來到眼前,手上的煙條還在燃著。

糟糕,驚動到Chris。

多事的,真應該死全家……

事情卻起了一百八十度變化。

「冇事,我朋友,佢等埋我支煙先走。」Chris居然主動幫我解脫。

朋友?

我一時糊塗,不懂Chris到底有何目的……

「係?」壯漢瞇眼,半信半疑:「我見佢偷窺咁嘅樣……」

「誤會誤會。」Chris肯定:「打擾到你,唔好意思。」

誤會?

「嗯,真係怪。」壯漢似乎不甘心,但無奈之下只好離開。

Chris居然會打發對方,沒有惹大事情……

我站在旁邊,呆若木雞,只能斜視著Chris。

我感覺,絕不是好心而為。

「Chris哥。」待壯漢走了,我便打探對方。

平常來說,我只會對客人「哥前哥後」的。

「我記得你,之前有同我傾過計。」Chris回答。

他知道我的身份?

一時之間,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住呢頭?」Chris問我,同時露出微笑。

深不可測……

「哦?係呀。」我也微笑,當然有點牽強。

我不能慌張,要冷靜,要看清事實。

左手伸進褲袋,開啟錄音筆,以防萬一。

我卻萬萬想不到,大魚即將上釣。

「俾你睇到真係唔好意思。」Chris走到垃圾桶旁,丟掉煙條,保持禮貌的笑容和語氣:「你唔介意可?」

縱然留著笑容,他的氣場彷彿變了。

要認真了麼?

「唔介意,反正屋企都有人食。」我沒有說謊,父親不是煙就是酒。

「既然咁啱俾你見到,咁我唯有請你……」Chris看著我的眼神,停頓一會才繼續開口:「麻煩唔好講出去……」

「…」

我明白了。

Chris剛才釋出善意,是希望我不要將秘密說出去。

能夠在短時間內,想到主意,還頗高明。

倘若我是普通人,也許就真會答應,然而他根本不知道我的身份、我的目的、我站在哪一邊。

「哈,我當然唔會講出去啦。」我裝作答應,其實是準備公諸於世。

「等等先……」Chris還有話說,似乎是要確保我守諾言:「真係唔好講出去,會影響我選情。」

緊接著,他居然直接掏出一張五百元紙幣……

難道他想……

我的錄音筆還在開著,他的每一句說話都錄掉了。

「呢度有少少心意,希望你會幫到手,只要唔好將我食煙嘅事……講出去就得。」Chris說得非常直接。

剛才深不可測的氣場,轉眼間化作虛無。

何等失敗……

「Chris哥,你想俾500蚊我?」我其實是要將Chris的舉動轉成錄音。

「係。」Chris肯定回答。

哈,他真的必死無疑了。

「哎呀,我點可以收你錢呢?我點都唔會講出去。」我展出史無前例的燦爛笑容。

笑得如此燦爛,當然不是因為被Chris打動。

「希望係咁,我好重視呢場選舉……」Chris坦白:「我真心想改變大學,改變而家嘅大學體制。無論係大學自主、學術文化、環保、風氣,各方面……我都想出一分力去守護同捍衛。」

說得真好聽,不過是一個賄賂的人物。

「最近嘅工作好有壓力,令我要不時抖氣放鬆……希望你會體諒。我亦唔想呢場投票有咩差錯。」

體諒……

我體諒你,但其他人呢?

既然做了,何不直接面對?

「哈哈,我當然明啦。」我搭向Chris的肩膀:「我話左支持你,就支持你,我會保守秘密,唔駛擔心,唔駛特登俾報酬我。」

「多謝你。」Chris感激不盡。

很快你就不會這樣想了。

「係,你叫咩名?」臨走前,Chris問我。

「嗯?我叫Jason呀。」當然是胡扯的。

「多謝你呀,Jason。」

「你加油啦Chris哥。」我拋下一句,便二話不說離開現場,留下Chris一人。

大收穫來了。

離開後,我檢查錄音筆,播放聲帶。

「真係唔好講出去,會影響我選情。呢度有少少心意,希望你會幫到手,只要唔好將我食煙嘅事……講出去就得。」

「Chris哥,你想俾500蚊我?」

「係。」

我毫不猶豫,將證據發送到KC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