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知唔知Astronaut個學生會會長食煙,重要特登收買人哋去隱瞞。」

「吓,唔係呀嘛,食煙都係好閒啫,但居然要賄賂……」

「我接受唔到囉,Astronaut明明話會搞戒煙活動,點知個Chair都咁嘅樣。」

「會唔會係誤會呀?」

「有相有錄音,好難係假。」



隔天來到大學,便聽到不少言論。

我想,Astronaut要從此一蹶不振了。

我開啟電話,上大學Secret查閱,果然看見那些證據。

KC的確心狠手辣,直接公開罪證。

今天原是Day-off,不用上課,我卻非常著急,期盼著KC的報酬。



「嚟緊,十分鐘到。」我傳送WhatsApp訊息。

「慢慢,唔急。」KC樂意等候。

那當然,我可是救命恩人。

我再次來到自修室,KC身穿西裝,戴上斯文眼鏡,露出滿意的笑容。

「利偵探,呢次非常多謝你。」KC站起,與我握手,眼神誠懇而認真。



跟這種人合作,的確非常療癒。

「唔好咁講,你俾左好大提示我。」我試著謙虛起來。

「請坐,我俾埋報酬你。」KC示意我坐下。

重點來了。

厚厚的銀紙,快來到本大爺面前。

KC遞過信封,我毫不猶豫拆開,我眼光一閃,興奮得幾乎昏過去。

「六、七、八、九、十……」合共十張金光色銀紙。

不足五天時間,我便得到整整一萬元,加上之前的六千元見面禮,便是平常人一個月的薪酬。



很好,非常好。

「大致滿意?」KC說。

「好好。有咩問題下次繼續搵我。」我回答。

「咁當然,你效率咁高。」KC繼續說話:「除左揭發食煙,重捉到Chris行賄嘅舉動。」

「哈,或者係Chris蠢得太過份。」我貽笑大方。

「鈴鈴鈴……」驀然,KC的手機響了半秒。

他檢查訊息,然後微微一笑:「好消息,Chris主動辭任,但支Astronaut出聲明話會繼續競選。」



「不過已經大勢已去,唔係你哋對手。」我也微笑,與KC可謂同步。

「講得好。」KC回說。

一看就知道,對方是老狐狸。

其實我倒是好奇,KC競選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麼,他該不會像Chris一樣,立心為學生大眾服務吧。

我轉過話題:「哈……不過,唔知係咩原因,令你選學生會要非贏不可呢?」

KC沉默一會,盯著我的眼神,然後繼續說話:「或者,我同你係同一類人呢。哈,呢個答案你滿唔滿意?」

一百分滿意。

「明白明白,咁我唔阻你啦,我重有下一單Case。」我站起,再次與對方握手。



「希望重有機會合作。」KC親自開門,送我離開。

這種人,才是真正的深不可測。

天下所有人都是邪惡的,更虛偽、更狠毒的就是勝利者。

好了, Close File。

「…」

這一萬六千元,到底花在哪兒好?

新電話?剛過的手機發佈會令我大失所望。



投資?近期股市大跌,還是先手持現金吧。

新手錶?短期內似乎不用,除非買來保值。

不,先想正經事情……

我剛向KC說有下一單案子,是真的。

客人是一個Year 2男生,樣子平凡,向我說希望調查自己的「好友」。

我想,應該又是男男女女的事情。

我們相約的地方,是附近一間飯堂。

「你係……Moses?」對方抬頭看我。

每過一會,我就會更改名字。

反正名字什麼的,根本無關痛癢。名字背後的價值,才值得重視。

「冇錯,我點叫你?」我禮貌地坐下,與往常一樣,露出專業的笑容。

對方身穿學會T-shirt和短褲,平凡得不能再平凡。

「天陽,我叫天陽。」他說。

凡是名字有「天」的,我都特別留意,期望他會是什麼大人物。

然而,感覺不像。

「所以,你係想我調查你女朋友?」我問。

「唔係,嗰個係我朋友,單純係朋友。」天陽肯定回答。

「嗯?咁係想調查乜嘢?」既然是朋友,那有什麼好調查?難道朋友之間也有出軌這回事?

不管了,現在他是客人,要尊重一點。

「係咁嘅,我個朋友叫Doris,平時好樂觀,好平易近人……」天陽回憶往事:「但係最近,Doris學又唔返,電話WhatsApp全部唔覆,Facebook、IG冇任何更新,已經持續左三個禮拜,我怕Doris出左咩事……」天陽開啟手機,展示Doris的相片。

嗯?

「如果係失縱人口,我建議你報案處理。」我樣子認真,語氣平和,內心幾乎罵出來。

坊間的私家偵探或許會調查失縱人口,但我從未接手過類似案例。

或者說,報案的確是最好方法……

「我又唔太想搞大件事……希望低調處理,俾我知Doris情況就好。」天陽害羞地回答。

原來如此……

「咁你有冇詳細地址,或者有用資訊?例如失縱前做過乜嘢。」我問天陽。

「我冇地址……」天陽低頭:「但Doris嘅男朋友應該會有。」

男朋友?

我還以為Doris是單身,沒有男友關心而與世隔絕。

「嗯?我想問下,你認識嗰位男朋友?」 我打量著天陽的眼神。

「完全唔識,但Doris講過佢男朋友都係呢間U,而且讀Science。」天陽終於說出有用資料。

如果Doris無故失縱,她的男朋友理應不可能懵然不知,也不會毫不關心。

那就是說,Doris失縱,應該與這位「老兄」息息相關。

「所以你係想我知道Doris嘅近況,匯報俾你,係咪?」我問清楚。

「係,多謝你。」天陽感激不盡:「我因為擔心Doris,搞到食唔安,瞓唔落。」

我大約理解到,眼前的男人應該是傳說中的「兵」,不然怎會如此關心。台灣的講法更生動,「備胎」,後備車胎。

「唔好講多謝。」我打斷對方:「關於報酬方面,因為我未掂過類似嘅Case,所以至少收$5000。」

「$5000???」天陽瞪大眼睛,無法置信:「我剩係預最多$3000,冇咁多零用……」

「冇得講價,Yes or no?」近乎強迫的語氣。

畢竟,我已經很不耐煩。

「唔該你,我真係要知道Doris而家點樣……我好關心佢,我怕佢睇唔開……」

「唔接受感情牌。」我交叉雙手,靠向椅背。

天陽瞥見我的手錶,靈機一觸。

「咦?你隻錶係Explorer II?好嘢嚟。」天陽忽然問我:「我阿爸開鐘錶行,我俾Discount你,咁樣好唔好?畢竟我零用錢係得咁多……」

這樣中聽得多。

「幾折?」我問。

「八折八折。」

「我要六折。」我貪婪殺價。

「一於就七折,大家好做啦。」天陽不再讓步,表情緊張。

我想,應該是底線了。

還可以吧,不錯的優惠。

他真走運,遇上一個愛錶之人。

好,現在要先鎖定目標:Doris的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