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Morris,出Pool快樂喔。」

阿健與Morris沿著走廊,正前往休憩室。

「吓,低調啲啦。」Morris尷尬回應。

這種事情,是很難低調的。

「成間Hall都知啦。」阿健回應:「重駛收收埋埋?」



「陣間班人唔會Chur我掛?」Morris問。

Morris指的,是一眾堂友。

他們都是「玩得」的類型。

「唔會,我係你師兄,一定睇住你。」阿健拍拍心口,裝出一副大義的模樣。

「我……我信你架啦。」Morris總算放心下來。



阿健是Morris的中學師兄,不是阿健慫恿,Morris都不會選擇住Hall。

Morris平常膽小怕事,上大學後,卻有幸結識女友。

「嘩,聽講係女神嚟喔,點溝嘅先?」阿健嘴角上揚,手肘撞向Morris一下。

「吓,冇乜嘢呀……」Morris根本不懂反應。

大概,Morris不是那種社交達人。



「聽講你送左條頸鍊俾人喔,幾千蚊喔,好Sweet呀。」阿健繼續追問,誓不罷休。

「係有件咁嘅事……」Morris終於承認。

「嘩,有錢啦。」阿健的語氣彷彿變了。

「嗯?」Morris卻看不出原因。

往後,他才會明白。

「喂,到啦。今晚大玩一場!」阿健將Morris拉到房間裡。

休憩房擠了大約十人,眾人紛紛看著Morris,這個新來的堂友。

「Morris!」Jovy上前,展出微笑:「輕鬆得架啦,我哋而家酒Gathering,坐啦,飲下嘢。」



「酒……」說來,Morris不喜歡喝酒。

新生就是新生,不懂規矩,不懂文化。

對,這就是宿舍的文化。

「哎呀,Jovy講嘢都唔聽?飲啲啦,最多唔笑你廢。」阿健遞來啤酒,面對群眾目光,Morris只好喝下人生第一口酒。

「咳咳!」他應該不知道,啤酒是頗苦的。

「坐啦,小朋友。」阿健自己也是酒鬼,一口喝完啤酒,與一旁的Cici調侃一番。

「喂,冇書睇喇?」阿健問對方:「唔係要扮文青?」



「睇你咪得囉。」Cici回答。

她的說話頓時引來起哄。

「嘩!!」「阿健你做過乜嘢!!!」「佢明明係純真嘅Cici!!!」「點會咁架!!!!」眾人陷入嘩然。

Morris似乎還沒習慣,坐在一邊,默不作聲。

他開始思考,自己究竟是否適合舍堂。

Jovy察覺安坐一角的Morris,便主動搭訕:「Morris,你覺得悶?」

「唔……唔係呀。」Morris緊張回應。

其實,Morris自己也不知道為何緊張。



大概,是那個不好的直覺。

「喂,今日主角係Morris仔先啱喔。」阿琪忽然露出奇怪的笑容。

「啱呀!」阿健高聲附和。

「係喔!!出Pool喔!!!飯呢?!!!」Jovy轉向Morris,害對方不知所措,一時不語。

「係囉!!!」「溝女神又要懶神秘!!!!!」「對唔對得住我哋呀!!!!」

Morris霎那間成為眾人的主角。

他的呼吸急速起來,汗水開始流下。



「各位,我哋係咪應該做啲嘢呢?」阿健帶頭起哄。

「…」Morris向阿健瞪了一眼,然而對方根本存心陷害。

「捉住佢先啦!!」阿健呼喊。

旁邊數個壯漢立馬按著Morris四肢,到他反應過來,便發現自己已不能動彈。

不安的感覺瀰漫全身,壓在心頭上。

「唔好呀!!」Morris驚慌不已。

「去條柱Con左佢!!!」其中一人說道。

「太普通啦!!」阿健說:「今日玩新嘢!!一早Prep左啦!!!」

接著,阿健拿出桌子下的冰桶和蠟燭。

「阿健你……」Morris瞪大眼睛。

「哈哈,幾好玩喔。」阿琪笑說,然後偷偷掏出手機,鏡頭對著可憐的Morris。

「唔好……唔好……」Morris看在眼裡,內心蹦蹦亂跳。

他才不願接受「制裁」,但這就是遊戲規則。

Morris曾經以為一切都只是笑話,只是嚇唬,誰知他根本大錯特錯。

然而,他根本無能為力,當初自己信任阿健,信任舍堂,簡直是自討苦吃。

這就是大學生的「玩」,這就是社會的玩樂。

有人覺得正常,也有人覺得荒謬。

而此時此刻,Morris眼中的所有人都非常恐怖。

他的內心只有涼意。

不,不只是內心。

「Wow!!倒落去!!!」一盤冰水灑向Morris的下半身,毫不留情。

「呀!!!!我頂唔到!!!!」Morris被徹底嚇壞。

「哈,幾舒爽?」阿健大笑。

「嘻嘻。」阿琪退後兩步,偷拍地上的Morris。

「哈哈哈哈哈!!!」「望下個樣!!!!!!」「抵你啦!!!出Pool唔請食飯!!!」「急凍急凍!!!!」

Morris渾身抖震,一來身體冰冷,二來心生畏懼。

這群人,都沒有同理心?

這是遊戲,不談同理心。

「女仔嚟多轉啦,呢桶多冰!!」阿健呼喚。

「我嚟!」Jovy接過水桶,其他人則仰首以待。

所有人,都是這樣。

「三!二!一!」

「啊啊啊啊!!!!!!」冰塊擱在Morris身上,他四肢蠕動,卻沒有掙脫的可能。

他的皮膚近乎麻掉,失去感覺。

而下身,更是慘不忍睹。

「重有最後環節。」阿健站起,拿出一支燃點的蠟燭:「幫你暖返。」

阿琪移動鏡頭,聚焦那一點光。

「係咪要唱埋生日快樂呀?!!!!」Cici喊道:「既然有蠟燭準備!!!」

「係喔!」阿健同意。

這個看似文青的,居然也是人面獸心。

虛偽的面具,瘋癲的本性,這是Morris今天所明白的。

Morris絕對沒有想過,自己會落得如斯田地。

難道,他還要裝作接受,強迫自己融合?

「咪再玩!!!!!!!黐線!!!!根本低能!!!!」Morris終於咆哮起來,宣洩不滿。

然而,這般掙扎還真可笑。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Morris!!! Happy birthday to you!!!!!! 出Pool快樂!!!!!」

歌聲蓋過求救聲,眾人圍著絕望的Morris,臉上都是猙獰的面容。

「買鍊呀?死有錢人,靠錢溝女。」驀然,阿健蹲下,降低聲線,一邊說話,一邊瞄準。

「我……」

下一秒,燙熱的蠟油滴在Morris的下體上,一陣尖叫聲在房裡迴盪。

「嘩!想像唔到!!」「嘻嘻,攞啲凍水急凍返應該唔錯。」「唔會搞到性無能呀嘛,哈哈。」「又幾正,Morris個反應超好笑。」

然而,沒人會出手幫助。

「…」

事後……

眾人談天說地,沒空理會地上那個廢物。

「喂,重有冇補習?」Cici問阿琪。

「唉,梗係有啦,等錢洗,最好有啲快錢頂住先。」阿琪無奈回答。

眾人收拾房間,Morris終於回過神來,靜靜離開休憩房,他沒有哭啼,反而裝作毫不介意,裝作沒有所謂。

為了一個目的。

臨走前,他瞥見阿琪的手機,腦海裡萌生一種想法。

這個舍堂,必須付出代價。

無論要犧牲什麼,都要好好報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