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後,Jovy終於辦好事情,致電過來。

我想,處理這種事情絕不容易。

「喂,你搞掂左?」我問對方。

「我已經踢左Morris出Hall。」Jovy說:「係有少少麻煩,不過已經攞返條片,佢亦唔敢再玩小動作。」

「哈,咁就好。」我還真好奇,那人最後的下場。



不過,都不會好到哪裡去,畢竟已經臭名遠播。

「件事都算峰迴路轉,我自己都估唔到會係咁。」Jovy回答:「另外,我今日中午會得閒呀,去食Lunch,然後俾埋報酬同攝錄機你?」

「好,一於咁話。」我爽快回答。

之前大約查過,知道Morris是舍堂的新生,滴蠟事件的受害者。

爆出醜聞的,正正就是此人。



老實說,如果不是時間緊迫,我一定可以查到Morris身上。

然而,起初阿琪和Cici的嫌疑更大,我才先著眼調查二人。

至於Morris怎樣偷拍事發經過?

他的確沒有……

我從Jovy口中得知,原來Morris並沒有拍攝片段,只是從阿琪手上得到完整資料。



為了宣洩怒意,報復舍堂,Morris不惜收買阿琪,獲取滴蠟片段,再公開一切。

還真佩服……

明明自己就是事件的主角,他卻不顧尊嚴,告發舍堂。

想來還有點可笑,居然自揭瘡疤……

而我想,阿琪當初應該是貪玩,才偷拍片段,然後被躺在地上的Morris發現,後來加以收買。

難怪我沒從阿琪身上查到什麼……

我該慶幸,自己能夠繞過一切調查,找上校園速報的總編輯,直接得到答案。

哈,這個Morris我見也沒見過。



不過也罷,終於水落石出了。

那一萬五千元,準備袋袋平安。

說來,雖然沒有公開完整影片,但此事還是上了新聞,鬧得很大,據聞校方要介入調查。

不管了,反正任務完成。這單案子,算是Close File了。

現在該想如何獎勵自己。

「…」

最近沒有新案子,我終於不用提心吊膽,日夜跟縱和調查,可以輕鬆走路了。



剛過上班時間,街上人流不算多,沒有往常的擠壓感。

那好,反正時間尚早,可以四周散步。

我來到鐘錶店前,看看玻璃後的手錶。

2018 年的錶展剛過,據說今年有不少入門級手錶。

然而,根本不合口味。

眼前的機械錶可都是上等貨,造工精緻,規格優秀。

「300米防水、紅藍陶瓷圈、70小時動力儲存、具備GMT功能……」我正看得入神。

驀然,我感覺四周的異樣……



「嗯?」我沒有轉身,站在原地,面向店面。

眼神卻不是落在展品上……

我移動眼球,左右窺察,果然發現一個奇怪的人影,靠在牆邊,裝作普通路人。

他戴上深色帽子,害我看不清是誰。

我卻絕對肯定,他是想跟縱我。

這是私家偵探的經驗。

當我站在店前,欣賞手錶,他便立即停下來,藏在一邊,實在太明顯了。



加上,那個帽子分明是用來遮擋樣貌,彷彿寫著:「我係神秘人,我嚟跟縱你架。」

道行不夠,就是道行不夠。

見此,我決定做些什麼。

我離開原地,前去附近的購物商場。

購物商場是很好的地方,一來人流更多,容易撇掉跟尾狗,二來四通八達,隨時可轉換方向。

我一邊走著,一邊思考到底會是誰。

是Mike?不可能,他雖然討厭我,但沒有必要刻意針對。

是Morris?應該不是,他根本不認識我。

難道……

對,這種高度,這種身形,很可能是他。

我掏出手機,趁背後那人還沒反應過來,便與Jovy通話。

「Jovy,今日個Lunch取消,聽日啦。」我直截了當:「唔得閒解釋住。」

「哦……係。」幸好Jovy聰明,明白意思,不再追問:「自己小心。」

那當然,我還要拿錢的。

我立馬掛線,微微轉頭,瞥見背後的麻煩人。

是要玩遊戲嗎?

我奉陪。

我先是轉左,走入眼前的時裝店。

「好,夠多人。」時裝店人流頗多,我刻意左穿後插,希望能夠擺脫對方。

接著,我從另一出口離開,過程不動聲色。

然而,那人長得很高,即使隔著人群和衣架,他還是看得見我。

可惡……

我加快腳步,登上扶手電梯,前去二樓。

遠處的賤人死纏爛打,也加快步伐,甚至推開旁人,趕上二樓。

他到底想拿我怎樣……

這次,我繞過二樓三圈,來回出入店鋪,可這個高個子彷彿擁有著追縱器,一直跟在背後。

麻煩至極。

我惆悵起來,開始困惑,卻驀然看見敞開的升降機門。

「啱啦。」升降機彷如呼喚著我。

我快速走入升降機,按了關門,遠方的跟尾狗只能眼睜睜看著關掉的升降機門。

「睇你點跟。」我踏足頂層,找上一個洗手間,進入廁格。

他或許會在出口埋伏,所以我不能直接離開,要待一會兒。

我滑著手機,靜待時間過去……

終於,我等了二十分鐘有多,才步出洗手間。

我再次乘搭升降機,到達底層,然後離開商場,幸好不見可疑人物。

那人應該放棄了。

跟縱?你還沒夠班。

「…」

既然午餐取消,那我唯有直接回家。

至於那個賤人,我還想調查一番。

我前往地鐵站,期間亦四周張望,生怕對方陰魂未散,突然出現。

可是,街上十分清靜,只有幾個散步的老人家,異樣的感覺消失得無影無縱。

我鬆一口氣,微微笑著,卻立刻後悔,瞪大眼睛。

「你?」我沒及時反應過來,對方便伸出拳頭,擊中鼻子。

「啊啊!!」對方再來一踢,害我不得不退到後巷裡。

我按著鼻子,抬頭,發現他正是那個麻煩人。

「天陽。」我冷淡一句。

看著他的眼神,我知道他不是帶著善意來的。

我一早猜到,他會找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