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偷偷跟縱,現在明刀明搶。

早知別走小路……

「係你害死左Doris!係你爆左佢嘅心事出嚟!!!」天陽的眼神充滿怒意,同時藏著悲傷。

於我看來,卻只有幼稚,像個不懂世事的小孩。

「你俾錢我查,我就幫你查,呢個係我,作為私家偵探嘅工作。」我緩緩站起,按著下巴。



然而,我該更加小心。

「啊!!!」天陽一腳踢來,害我再次摔倒。

「黐左線……」我心想。

街上遭人毆打,還真是第一次……

「係你嘅錯!你害到Doris自殺呀!!!」天陽對我咆哮,然而根本沒途人幫忙。



可惡……

「我話過,我只係按你要求,俾你想要嘅資料。」我抬頭,強調:「況且我已經勸過你,唔好搵Doris傾,而你偏偏,偏偏要特登喺佢情緒最低落嘅時候……」

「啊啊啊!!!!」

我來不及說話,就已迎來一拳,重創下巴。

「你收聲!!!」天陽已經惱羞成怒,就如當時找思銘尋仇一樣。



魯莽、衝動……

這種人,與瘋狗無異。

天陽沒有罷休,瞄準額頭,一腳飛來。

幸好,下巴的痛楚讓我更加清醒,我靠後一閃,避過天陽的右腳。

右腳落空,對方一時失去平衡,我看準時機,爬起衝向天楊,將他壓到牆邊。

「呀!!!你條……」這次,到他喊痛。

「唔好將責任推俾我,係你一味衝動先搞到而家咁。」我咬緊牙關,盯著天陽的神情。

接著,我握緊拳頭,打向天陽的腹部,然後提起手肘,壓著天陽的脖子,限制反抗。



「你……呀……」他的怒意絲毫不減,通紅的雙眼充斥著憎恨。

看來,Doris的死確是很大打擊。

但,根本與我無關。

人就是這樣,面對挫敗,面對痛苦,就會責怪別人,上天、父母、朋友……

可笑的想法。

就如當年一樣,我怪責訴諸暴力的父親、怪責黑白不分的老師、怪責欺凌他人的駱哥、怪責那個誣陷我的女孩……

後來我才明白,一切都是我的錯,多管閒事,自掘墳墓。



「呀……一切都係你……」他居然還沒放棄,拼命推我。

看來,我還不夠狠。

我逐漸用力,讓他暫時窒息,誰知天陽大喊一聲,膝蓋踢向下身。

「啊!!!!!!!!」我吐出一口口水,慶幸沒有精確瞄準……

緊接著,天陽弄開我雙手,舉手攻擊面龐,害我不得不退後。

拳頭落空,我隔開兩步,保持距離。

然後,他直接衝刺過來,像頭蠻牛一樣,勢不可擋。

夠了,這種打鬥必須結束。



我瞪大眼睛,輕輕轉過身體,剛好閃過天陽的撞擊。

「喂!!!!」天陽意識不到眼前的垃圾桶,渾身撞了過去,摔成智障。

「你唔好再跟過嚟。」我警告道:「重有,思考下你到底對Doris講過乜嘢,做過乜嘢,你又幫過啲咩?做個跟尾狗,扮係守護天使,哈,可憐。」

我拋下一句,打算轉身,誰知天陽從垃圾桶裡拿了瓶子,毫不猶豫追了過來。

還真頑固……

他高舉玻璃瓶,劈向頭部,可他的動作太明顯了,像是提早響起警告鐘一樣,我輕易避開,雙目銳利起來。

天陽料及此舉,便順勢打橫一揮,可動作慢得驚人,我稍微退後,躲過攻擊。



「你個,你老……」天陽開始喘氣。

然後,我抓緊機會,提起雙手,用力推開對方。

「砰!!!」玻璃碎裂,天陽跌倒地上,眼鏡不知飛到何處。

總算完了,他不再是威脅。

然而,我無法確認他會否再次尋仇。

這就是私家偵探的麻煩,被別人認出,就慘不忍睹。

更何況,對方是客人……

也不管了,我就不信天陽這種人能拿我怎樣。

我嘆一口氣,便轉身離去,留下地上的走狗。

「你!你呢啲所謂私家偵探!!根本只會睇你自己!自私!為左錢乜都做得出!扭曲真相!!!!陷害無辜!!!!」天陽還在喋喋不休。

然而,這句刺激了神經。

我是自私,我是貪錢,我是只顧自己。

但是……

我盯著額頭流血的天陽,拋下最後一句:「我從來都只係揭發真相,揭發人性,揭發黑暗。」

「而你,就連面對嘅勇氣都冇。」

我二話不說,離開這個骯髒的後巷。

Case 3,終於真正完結。

「…」

下巴有些瘀痕,痛楚卻很微,所以沒有買藥。

那個天陽,就只會亂打,難怪思銘能夠一下擊倒。

不過,以後倒要小心,也許Matthew、Chris、Morris這類人也在尋著我下落,調查誰出賣他們。

哈,我也只能見招拆招,閒時練拳吧。

回到家中,我更換衣服,躺臥床上,陷入沉思。

不知為何,過了今天,我的所謂「罪咎感」消失得無影無縱,腦海裡不再呈現Doris的樣貌。

休息一會,驀然想起一件事,便打了電話。

「Jovy?」我致電。

「係,今日OK嗎?」對方問我。

「遇到少少阻滯咁囉,而家冇乜嘢。」實在免得她擔心:「咁聽日,下午茶?唔好意思,要特登再約。」

「唔緊要,聽日見啦。」她爽快回答。

好,辦妥。

就在合上雙眼的瞬間,電話忽然想起,不知是誰。

「嗯?」我感到訝異,應該不是Jovy吧。

果然,沒有來電顯示,對方懂用133撥號。

「邊位?」我接過電話,語氣平淡。

「你好,唔好意思,打擾你休息。」我猜,對方是個四十來歲的男人,語氣溫和,態度成熟而自然:「請問係咪利譽東先生接電話?」

這樣的語氣,絕不像傳銷。

而且,他能喊出我全名……

「我係,請問咩事?」我問。

「好,我哋係港澳私家偵探社打嚟,我叫阿明,係香港區嘅負責人。」阿明回說。

首先,我絕對肯定,那個阿明是假名。

然後,對方來自私家偵探社?

「係,搵我係……」我感到愕然。

「我哋大約知道你查案嘅經驗,決定請你過嚟。」這樣的發展還真出人意料。

「係……」主任親自致電……招攬我?

這種待遇,平生還沒遇過,畢竟誰會重視窮人。

對方見我久久不語,便主動發話:「或者聽日可以上嚟傾計交流下,再決定返工嘅事?」

「嗯?」一時之間,我不知如何回應,內心既興奮而緊張:「大約幾點?」

「你揀個時間,我就你。」阿明回答。

遷就我時間?

到底……

「聽朝早?」我看看時間。

「好,就咁決定。」阿明說道:「我陣間俾個地址你,聽日見。」

接著,阿明掛線,房間恢復寧靜。

我曾想過這是電話騙案,然而那不可能,他能喊出我全名,而且知道我有相關經驗。

難道,是人生轉捩點?

不管了,明天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