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私家偵探社,我的確略有所聞,具相當規模,亦是世界偵探總會會員之一。

對方畢竟是調查公司,要知道我電話號碼、名字、履歷根本不算什麼。

我只是好奇,到底我有何吸引。

「…」

翌日。



那個「面試」地點位於中環,香港心臟地帶。

中環,哈,難道日後要到這裡上班?

衣櫃裡沒有一套好西裝,訂製可又需時,唯有硬著頭皮,穿一件純白色襯衫外出。

然而,之前買過一對不錯的皮鞋,現在終可上場了,我前到地鐵站附近的擦鞋店,好好磨光一次。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那隻永遠跟著我的手錶。



「哈,你真係帶到幾多好運。」我看著手錶,自言自語。

不,不是運氣,明明是個人實力。

找了一會,終於來到目的地前,門上不是寫著「私家偵探社」,而是所謂的「保安公司」。

這些套路,我知道不少。

我按了門鐘,不消一會,對方便拉開玻璃門,微笑以對。



「利先生係咪?」沒錯,他就是昨天致電的明哥。

「係。」我淡然回答,裝作冷酷。

「請入嚟,去我Office坐。」阿明還是掛上微笑。

我仔細打量著對方,瞥見對方手腕上的,是一隻18K金手錶……

的確有點俗氣,但我不得不佩服。

眼前的地方與一般辦公室無異,就是有幾個位子,有電腦、影印機、文件櫃等,而牆上掛了不少獎狀,原來偵探社也能成為「傑出企業」。

不知為何,辦公室裡只有寥寥數人,而且都在通電話,沒空招呼我。

「個Case而家喺戲院,似係等緊mistress,快啲pick-up。」



「跟車跟到邊?到尖沙咀未?」

「啱啱高先生去俱樂部,我哋同事重跟唔跟?」

這些是後勤人員,負責與客人或前線同事溝通。

看來還頗專業的。

「嗯,我哋入Office傾。」阿明伸出右手,邀我進內。

我沒有客氣,坐在椅子上,輕輕打量房間。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木櫃上的道具:暖水壺、鉛子筆、燈泡、滑鼠、打火機、耳機、插座、手錶……



當然,我百分百肯定,要麼是攝錄機,要麼是錄音器。

其次,是掛在牆上的合照,一看就知道全是大人物,當中有政務司司長、商會主席、著名法官等。

而明哥桌子上,是一整疊卡片,不用猜都知道,是那些重要客戶。

「利先生。」阿明一句將我拉回現實:「或者你覺得有啲唐突,但今次,我哋想聘請你做同事。」

果然如此……

然而……

「或者講下我哋係點認識你。」阿明補充:「我知道你自己有個社交專頁,做調查服務,而我哋最近一路觀察,發覺你的確幾有潛質,可以勝任呢度嘅工作。」

「即係你哋知道我查過咩案件?」其實這是屁話,對方明明就是調查專家。



「大約知道啦。」明哥回答:「而我哋知道你重返緊學,所以短期內會先以Part-time形式聘請,到你畢業,希望你會繼續幫我哋手。」

似乎很有熱誠,誓要將我收於麾下。

不過,最重要還是一個問題。

「人工會點計?」我問。

「好,夠直接。」阿明帶著賞識的目光:「初入全職,4萬一個月,Part-time嘅話,180一個鐘。」

「嗯?」這的確不錯。

初畢業大學生的薪金平均只有一萬五千,而我直接跳上四萬。



我陷入沉思,內心盤算著。

薪金高,而且是我感興趣的工作。

「好。」我抬頭答應,眼神堅定。

「都知道你係醒目嘅人,識得選擇。」阿明回答:「咁我循例問幾條問題,等我了解下你,同埋你對呢個行業嘅認知。」

那好,順道讓我了解公司。

「首先,我想問,除左調查外遇之外,私家偵探重會調查乜嘢?」

這樣的問題簡單至極。

「尋人尋址、商業調查,例如工傷調查、競爭對手調查、內部調查等等。」我爽快回答。

這些任務,應該頗有趣的。

「嗯,咁我想問下,跟縱一般有咩主要步驟?」阿明再問。

也是易如反掌。

「一般嚟講有三個,認,跟,同埋影。」我說:「辨認調查對象,跟緊目標行縱,拍攝關鍵畫面。」

「好,非常清楚,睇嚟你嘅經驗相當多。咁我想問,透過你頭先嘅觀察,出面嘅同事做緊乜嘢工作?」

哈,剛才就猜到了。

「聯絡客人同前線同事。」我回答:「簡單啲講,就係後勤支援。」

「Ok,咁俾少少情景題你,如果你跟縱期間俾目標,或者第三方發現,你應該點做?注意乜嘢?」阿明繼續問我。

我想起Matthew和Chris的案子,當時差點遭殃,揭出身份。

「最重要就係臨場應變,低調解決,同埋防止身份洩露。」我說出關鍵要點:「例如,可以扮行錯路,扮唔識地方,扮等緊其他人咁樣。」

這些方法,我都做過。

其實也很容易蒙混過去,畢竟很少人會聯想到「私家偵探」這個可能。

「嗯,大致準確,相信你有足夠應變能力。」阿明記下要點:「另外,如果有突發事故,例如調查目標被打,或者發現非法行為,你會唔會阻止?同埋應該做咩?」

這條問題有趣。

「唔應該阻止。」我說:「我哋係負責調查同匯報,唔應該涉事,否則自己嘅身份好易曝光。」

「係,冇錯。」阿明刮目相看:「一般嚟講,都係知會客人,就算係報警,都要先請示客人嘅意願。」

哈,我驀然想起天陽到蘭桂坊尋仇的一幕。

那個智障,真的不可救藥。

「好,咁最後一題。」阿明盯著我的眼神,同時充滿期盼:「我想問下,點解你會想做私家偵探?明明年紀輕輕,就主動接觸呢範,係咪有咩原因?」

嗯?似乎是戲玉所在。

我想,每個人都會好奇我所作所為的背後原因。

說來,我當偵探已經半年多了,見過很多人,很多事。

以前別人說,這世界有著各式各樣的性格。哈,事實上,人一個比一個卑劣,一個比一個荒謬,讓人大開眼界。

當然,自己也是個卑鄙無恥的貪錢小人,不能批評這麼多。

應該說,這世界每個人都是虛偽的魔鬼,每個人都在五十步笑百步。

我只是慶幸,自己能成為揭發人性的一員,享受爆出真相的滋味,盡情恥笑、踐踏世間的醜惡。

都是一句,既然能賺錢,又能符合興趣,那何樂而不為?

「我諗,應該係對『真相』嘅好奇啦。」我才不會長篇大論,有些價值,藏在心裡更適合:「同埋我好簡單,發覺收入唔錯,就繼續做。」

「明白。」阿明似乎有點失落,不過也沒有加以追問:「有冇其他問題?冇嘅話,你隨時可以Send你嘅Schedule俾我,安排返工細節。」

「好,冇問題啦,多謝你。」我也微笑回應,握著對方雙手。

往後,我還要面對更多挑戰。

不過,高挑戰,高回報,這一向是現實。

我一定會全情投入。

「咁好,合作愉快。而家返屋企?」明哥問我。

「唔係,重有一餐飯要食。」我回答,順道看看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