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由於我所住的宿舍只有男生,故平常的活動都很「毒」,今晚也不例外,玩的是三國殺。

正當眾人玩得興高采烈之際,一個瘦削的身影從門邊鑽出來,走到飲水機旁邊喝水。我身旁的室友兼同系同學榮少問道:「阿凡,你一唔一齊玩?隻Game好刺激架!」

那次是我第一次見到阿凡,人如其名,他的樣子很平凡,唯一特別之處是額頭正中有一道淺色的疤痕,配上一副圓圓的眼鏡,不禁使人聯想起哈利波特。阿凡應該很「摺」,我在宿舍住了大半年,還是第一次看見他,之前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旁邊的師兄戲謔道:「你地咪鬼阻住書生凡讀書啦,人地要拎First Horn讀MPhil架!」,果然,阿凡的腋下正夾著一本書,看來是一位書不離手的悶蛋。

「好呀!」,阿凡的回答出乎眾人意料之外。就這樣,我們開始了一整晚的大戰,阿凡比我想像中有趣,不過有點寡言。



大戰過後,我和榮少拖著疲憊的身驅,回到房間後,便沉沉睡去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我被一陣急促的拍門聲吵醒。我用力把枕頭擲向榮少,道:「屌!榮少,你開啦,好撚眼訓呀!」,說罷便繼續睡。

榮少脾氣甚好,竟乖乖的走去開門,跟拍門的人說了兩句後,便拍拍我的肩,道:「阿發,好似有大單野,Tutor叫我地去Lounge集合,快啲起身。」

我聞言只好起身,跟榮少走到休息室門外。只見門外排著長長的人龍,排隊的人大都打著呵欠,一頭蓬鬆的頭髮,似乎都是剛剛睡醒。而人龍的兩端分別有一名警察維持秩序,這樣的情形,看來事情並不簡單。

警察的制服上正滴著水,這時我才意識到天氣還沒有好轉。我忙拿出手機來上天文台的網站,原來天文台掛的十號風球,已持續了超過二十四小時。



在休息室門外等了一會,我便被喚進去,休息室裡竟有七、八名來自衛生署的護士。我先被安排做一些高度、重量的記錄,再做了一些簡單的運動,測試我的心肺功能後,負責的護士點點頭道:「嗯,乎合標準!同學麻煩你過黎做第二輪測試。」

另一位護士替我抽過血,以及一些個人資料登記後,遞給我一個小玻璃樽,道:「同學,我地需要你嘅精液樣本,你可以番房處理下。」

我嚇得目瞪口呆,完全反應不過來,護士說多一遍後,我才懂得站起來,走回房間。房門才一打開,榮少的電腦傳來激烈的呻吟聲,原來他也受到了護士的要求,正在準備樣本。我亦走到自己的電腦旁坐下,開始製作樣本。

我們提交了樣本後,被警方要求暫時不能離開房間,亦都不可跟外間聯絡。大概等了四、五個小時候,一名衛生署的官員來訪,分別向我和榮少遞了一封信,道:「陳發強先生、劉少榮先生,經過測試後,兩位乎合我地嘅要求,強制參與阿當計劃,請你地跟我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