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榮少奇道:「依家?」

那名官員點點頭道:「嗯,冇時間啦!即刻起行!」

到了宿舍的地下,馬路上正泊了三輛黑色的豬籠車,我和榮少被安排坐上了同一輛豬籠車,車上已坐了十多名男學生,當時阿凡也在這車裡,車內正流露著不安的氣氛。

豬籠車的密封程度不高,雨水很容易打進來,我忙拿出濕透的信封拆開來看。我在昏暗的光線下,觀看著信件。內容跟官員說的一樣,而簽發的人不是衛生署署長,而是特首,事情的嚴重性比我想像中高,究竟甚麼是阿當計劃?為甚麼選上了我?

思緒被突然響起的鐘聲打斷,原來強制運動的時間結束了,我們被安排回到四號倉去。



兩星期後的晚上,獄官突然來到四號倉,道:「四號倉全體跟我黎!」,四號倉中的十六名囚犯整齊地排列起來,跟著獄官一直走,來到監獄的辦公室門外,不知為何我有些奇怪的預感。

「9527,跟阿Sir入去!」

9527正是我的編號,我懷著半點興奮、半點不安的心情進辦公室。辦公室裡的獄官看了我一眼後,道:「9527,陳發強,呢啲係你入黎果陣嘅隨身物品,點下齊唔齊,冇問題簽個名!」

我喜出望外地道:「要放我出去?」

獄官點點頭表示正確,伴隨著心中狂喜的是一連串的疑問,但我並沒有問,因為在這裡三年多的經驗告訴我,這裡的獄官也只是按指示行事,不會知道內情。



我把文件簽好後,獄官指一指旁邊的紙袋,道「拎埋去啦,算係小小意思。」

我看了一眼,原來是一些乾糧和兩支水,我心裡暗罵:「屌!比錢我好過啦!」,我換好衣服,拿著錢包、電話便登上一輛屬懲教署的車輛,車內完全密封,看不見車外的景物。

不一會,車內已坐滿了四號倉的囚犯,司機亦啟動了車輛。車輛行駛了近一小時,當中沒有任何停頓,這點十分奇怪。

一小時的車程已足夠由石壁到達東涌,不可能沒有遇上任何燈位,難道這麼巧,都剛好碰上綠燈嗎?此時,車輛終緩綠停下,看來是我多疑了。

誰不知隨車的獄官突然開口道:「到啦,落車!」



眾人茫然地下車,發覺自己正置身於青馬大橋的收費站,部份人開始鼓譟起來,罵:「唔撚係掛,起碼送我地出市區啦!」

就在這時候,數名解放軍走過來,以普通話道:「同志,有甚麼問題嘛?」

眾人見是解放軍,只好把不滿吞回肚內,獄官得意地道:「冇事,呢份公文麻煩你幫我簽番!今次一共放三十二人?」

三十二人?不單是四號倉的囚犯嗎?我回頭一看,原來還有十六名的女囚犯。
 
一行三十二人,在軍官的帶領下,穿過青馬收費站,來到青馬大橋的西端,大橋正被一道由沙包、機關槍和鐵絲網交織而成的防線封鎖著,這個陣勢看起來像是在防備著甚麼似的。

在那名軍官的安排下,防線讓出一個缺口,剛好讓三十二人通過。眾人在防線外邊呆呆地站著,不知如何是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