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雖然一路上沒有燈光,但雙眼已慢慢習慣了黑暗,視野開始清晰起來。原來馬路上並非沒有車,只是因為汽車沒有亮燈才看不見。眾人精神不禁為之一震,大嚿馬上走到最近的一輛豐田七人車查看,我亦趁這時間觀察四周。

馬路上的汽車越是遠離青馬大橋,數量越是多,而所有的汽車都集中在其中的三條行車線上,好像是被人刻意排列起來,以清空其他行車線。而那三條行車線上的汽車也十分奇怪,車頭的方向並不一致,七成是向著青馬大橋,三成則向著反方向,要是這些汽車行駛起來,肯定會發生大型的交通事故。

此時大嚿的觀察已有結果,道:「車門冇鎖,車匙仲喺度,但係入面咩都冇,連汽油都係!而且條胎已經漏哂氣,加埋車上面嘅灰塵,睇黎應該停左喺度好耐!」

大嚿的同伙答道:「啱啱睇左幾架車,情況都一樣!」,眾人再度陷入沉默中,顯然被這情況嚇得極為不安,一時間大嚿和他的同伴也面面相覷,沒有甚麼想法,只好硬著頭皮,領著眾人前去青華苑。

眾人一直默默走著,當快要走到青衣西路和長青公路交界時,眾人的腳步開始加快起來,因為據大嚿說,只要在交界向左轉,便會到達青華苑。



此時,前方的貨櫃車上的櫃門突然打開,湧了十多人出來,這些人身形、衣著不一,部份人手腳上更有紋身。他們手執各種武器,如鐵水管、棒球棍等,一副來勢凶凶的樣子。

同一時間,身後亦傳來一陣腳步聲,我回頭一看,身後也站著十多人。我不禁重重呼了一口氣,看來是中了埋伏,但他們的目的是甚麼?

正面的人群中,一名禿頭的中年男子踏前一步,馬上降答了我的疑問,以流氓的語氣道:「家陣打劫,交哂手頭上嘅食物同水出黎!」

大嚿當仁不讓的站出來,看他的樣子似乎不打算妥協,中年男子瞪了大嚿一眼,把手中的鐵水管擲到大嚿身前。大嚿嚇得後退兩步,臉上一陣青一陣白,進又沒有膽,退又沒有下台階,十分尷尬。

此時,大嚿的一名同伴走出來打完場,道:「哦……要食物同水姐。得!俾哂你地又點話,反正要買容乜易呀?」,對方竟露出嘲弄的神色。



說罷便開始收集眾人的食物和水,我身旁的阿凡皺眉道:「食物同水好緊要!」,我心裡十分認同阿凡的說話,看現今的情況已不是我們熟識的香港,對方要食物不要錢就說明食物的重要性。

也許雙方一數差不多,但我方有一半是女生,而且又手無寸鐵,打起上來一定吃虧。形勢比人弱,也只好乖乖合作,我、阿凡和榮少把自己的食物和水交出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