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對方對我們的合作十分滿意,部份流氓的眼睛開始貪婪地向女囚犯們看著,其中一名流氓更走到領頭的中年男子旁低聲交談,中年男子不時點頭。我已意識到對方的下一步行動,忙道:「榮少,睇住阿凡,右邊有山坡!」,榮少點頭表示會意。

我慢慢走向阿君,決定帶她一起逃跑,算是回應內心的愧疚。當我嘗試握著她的手臂時,阿君出奇地反應很大,用力甩開我的手,低聲道:「我自己走得甩!」,原來她也看穿了對方的意圖。

我誠懇地道:「對唔住,俾我幫你一次!」,阿君的態度突然軟化,不再打拒,讓我拉著她的手臂。我繼續道:「跟實我,唔好走散!」

此時,中年男子道:「男嘅走得,女嘅留低!」,大嚿也算是一條漢子,怒叫一聲,道:「屌你啦!」,說罷拾起地上的鐵水管殺向對方,他的同伙緊隨其後地衝上去。

我心裡暗叫一聲抱歉,便拉著阿君往右方的山坡逃去。沒有如葉問般的一打十場面,就只是趁著混亂,窩囊地連滾帶爬到了右方的山坡,跟阿君藏身於草叢中。



戰況一面倒,大嚿為首的囚犯就只是一宜挨揍,慘叫連連,遠遠也看得見他們被得頭破血流。把阿君安頓好後,在四號倉倉友的哀號刺激下,我猛一咬牙,決定衝出去加入大嚿,跟對方拚了。

此時,阿君竟拉住我的手臂,向我搖頭,示意我不要出去,心中立即湧出陣陣暖意。正當我們兒女情長時,不知何人開發大叫起來。

「蛇呀!」

「屌!好撚多蛇!」

我探頭觀看,場面十分混亂,各人都自顧地逃命起來,片刻間流氓和一眾囚犯已如鳥獸散,消失得無影無踪。此時,我才開始看見蛇的踪影,蛇的體型不大,但數量就很多,竟佔據了一整條行車線的闊道,蛇群頭尾之間相距有十多米。



最奇怪的是,蛇群中央躺著一人,蛇患群推著走,感覺好像是螞蟻搬食物似的。由於距離遠,而且我又不敢把頭伸得太出,故看不清那人是死是活,勉強看得出是一名男子,而且看膚色好像是黑人。蛇群移動得很快,一直向著青馬大橋方向移動,轉眼已消失於眼前。

我和阿君一直都不敢動,直至兩個身影出現在馬路中央,正是阿凡和榮少。見二人安然無恙,我興奮地拉著阿君走出坎。

我輕輕打了榮少一拳,道:「屌你!冇穿冇爛喎!」

榮少笑嘻嘻,道:「你夠未死得啦!」,然後靠在我耳邊低聲道:「老相好?」,表示對阿君的好奇。

我瞪了他一眼,榮少不敢再開玩笑,道:「Hi,我係劉少榮,阿發大學同學,佢地都叫我榮少!」



阿凡舉手打了個招呼,簡短地道:「林凡!」,延續其寡言的作風。

阿君有點尷尬地道:「梁怡君,大家可以叫我阿君,阿發...嘅…嘅朋友!」

榮少不識趣,誇張地點頭道:「哦…朋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