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我忙岔開話題道:「喂,唔好講住,去青華苑睇下先!」,三人都沒有異議,馬上起行。

一路上榮少故意拉著阿凡走在前頭,把我和阿君落在後方。我數次想跟阿君說話時,總是開不了口,二人就一直靜靜地走著。走了近十分鐘,阿君先開口,以輕得如蚊鳴的聲音道:「頭先唔該你。」

我被突如其來的感謝嚇得有點失措,只懂乾笑兩聲,答道:「應該嘅!」,禮貌性的對話後,二人又再度陷入沉默。

幸好沉默沒有持續多久,因為我們已到了青華苑。一如所料,這裡也是漆黑一遍,而且甚麼人也沒有。

榮少走在頭,直向長康第二商場奔去,我們跟著榮少到了底層的7-11。7-11的玻璃門已被敲碎,鋪內的貨架都東歪西倒,大部份物資已被人一掃而空,只剩下報紙、雜誌這類東西。



阿凡冷靜地走到收銀處旁,看了附近一眼,拿起電話按了一止按鈕後,搖搖頭,惜字如金地道:「唔通!收銀機好完整!」,我暗裡吃了一驚,收銀機完好無缺,意味著短時間內鈔票已失效,故人們改為直接搶物資。

我們連走了數間店鋪,仍一無所獲,只能泄氣地坐在地上休息。榮少先開口道:「大家之後有咩打算?」

阿君抱膝而坐,答道:「我住盈翠,想番屋企睇下!」,盈翠是指盈翠半島,青衣地鐵鐵站上蓋的住宅。

我接口道:「好近姐,我地送你番去啦!」

阿君有點錯愕地看著我,點頭道:「好呀,唔該。」



氣氛又再度開始尷尬起來,我只好轉話題,道:「我就冇人冇物,孤兒仔一個,睇你兩個頭!」

榮少笑道:「我屋企人都移哂民去加拿大,番唔番屋企都一樣,阿凡呢?」

阿凡道:「荃灣沙咀道坤德樓。」

面對簡短的回答,榮少完全會意道:「好,咁我地送完阿君番去,再去阿凡屋企。」

休息過後,四人向青衣地鐵站進發,一路沿著青衣西路走,途經之處沒有任何燈光和人影,到了回旋處後,右手邊的長發邨依然沒有絲毫活人的氣息。老實說,對此我也不太抱有希望,已認定香港變成了一座死城。



終於來到了青衣城旁的巴士站,阿君雙手緊握著,心情明顯十分激動。榮少此時突然道:「阿發,你陪阿君上去!我同阿凡周圍睇下有咩物資可以拎黎用,一個鐘後呢度等!」,我也來不及反對,榮少便拉著阿凡離去。

這時只有得我和阿君二人單獨相處,心臟的跳動瞬間加速,然而阿君並沒有別的想法,只是呆呆地抬頭看著青衣城上的翠盈半島。

我輕咳一聲,道:「行啦!」,阿君點點頭,便沿著樓梯進入青衣城。翠盈半島是典型的商住運合區,可以從下層的青衣城,直達上層的翠盈半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