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信的內容大致分為兩部份,前半部主要是阿君的父母向她道歉,沒有等阿君便離去。他們也是迫不得意,畢竟一直沒有方法跟阿君聯繫上,總不能一直等下去。

第二部份則是交代他們的去向,根據信上的日期,他們離開的時間是「濕婆」到達香港後的第五天。由於「濕婆」屬於超強颱風,強大的風壁使香港完全與世隔絕,外來的物資根本無法輸入。更重要的是香港沒有第一產業,絕大部份的食物都是進口,故「濕婆」來襲後的兩天,全港已開始陷入斷糧的危機。

隨著「濕婆」的持續時間越來越長,不少人都意識到只有逃離香港才有生機,有不少人冒險從陸路北上離港,但情況並不樂觀。所幸的是,阿君的家庭尚算富有,加上認識航空公司的朋友,故買得機位離開香港。

看到這裡,我心裡不禁大吃一驚,這樣的天氣下飛機怎麼離港?

阿君的父母顯然預計到看信的人的憂慮,故作了進一步解釋。原來航空公司觀察了「濕婆」數天後,發現「濕婆」出奇地穩定,整個香港一直處於「濕婆」的風眼中,由於風眼的天氣相對好,故飛機起飛時的風險不大。當飛機起飛後,會一直圍著香港盤旋,並且同時攀升,當飛機的高度超過風壁後,便可以飛離香港。



我對颱風和航空不太熟識,但看上去這方法倒算是可行。不過有一點很奇怪,信裡並沒有寫明他們的目的地,只留了一個國際電話號碼作聯絡用。

此時,阿君臉上已剩下淺淺的淚痕,看來已經收拾好心情,道:「你覺得點?」

我想了想,道:「嗯……世伯、伯母應該冇事,已經離開香港,喺一個好安全嘅地方,你唔洗擔心!」

阿君搖搖頭:「唔係講呢樣!雖然封信內容唔多,不過都提供左唔少資訊!」,我吃驚地看著阿君,心裡暗想她也太冷靜吧!

阿君繼續道:「有兩點好奇怪!第一,信入面提到打左風兩日,香港就已經開始斷糧,會唔會太快?仲有,你諗下我地咁多年係石壁食嘅野,似斷糧咩?」



我點頭道:「又係喎!餐餐都有得我地食,完全感受唔到會斷糧!講開又講,早期食嘅野好雜,而且好多都係罐頭類嘅食物,過左大半年就開始多番啲新鮮野食,主要係薯仔同魚!」

阿君深思了一會,道:「係喎…呢層我又冇諗過!照咁睇,早期食嘅野係政府喺市面上收番黎,而之後嘅食物好可能係政府安排下生產!「仲有,你有冇留意到,我屋企人冇講低飛嘅目的地?」

我皺眉道:「你懷疑佢地怕你擔心,所以作出黎呃你?唔會啦,係作都作全套啦!」

阿君點點頭道:「嗯…咁又係。咁即係佢地真係唔知自己會去邊啦?究竟咩情況下乘客會唔知自己飛佢邊?點解航空公司要瞞住啲乘客呢?」

我忽發奇想,道:「可能連航空公司都唔知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