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阿君對我的設想不以為然,我苦笑道:「嗯……阿君你一個女仔留喺度…好似…好似唔係幾安全,你會唔會同我地一齊去阿凡度?」

阿君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想了一想,點點頭表示答應。我喜出望外地道:「咁就好啦!以後大家有個照應!啊,我可唔可睇下你屋企有咩物資可以借黎用?」

阿君爽快地答道:「嗯,緊係可以啦!」,說罷便從房間拿了個背包給我,好把有用的物資放進去。經過一輪的搜索,工具倒發現了不少,但完全找不到任何食物和水,那也是理所當然的,否則阿君的父母也不用離開了。

由於有了進來的經驗,我們離去時十分順利。榮少和阿凡已經到了,看樣子似乎等了一段時間,因為榮少的表情有點不耐煩,他問道:「洗唔洗搞咁耐呀?」,還特別在說「搞」字時加強語氣。

我只好裝聽不懂榮少話裡的意思,反正越是解釋,榮少只會越得意。在阿君事先同意下,我簡單向榮少和阿凡解釋阿君家裡的情況,並說她會跟我們一起走,榮少和阿凡自然是不會反對。



看著兩手空空的榮少和阿凡,便知道他們在附近沒有甚麼收獲,我邊拿出背包的物品邊道:「今日行左成日,大家都好攰,不如喺附近偷幾架單車黎代步啦!」

榮少點頭道:「都好,長發果邊都多單車,去果邊偷!」,阿君聽到這建議後,有點欲言又止的樣子,我忙問道:「冇咩事呀嘛?」,阿君尷尬地搖頭後,便向著長發方向行了。

四人穿過公園後,便到了長發邨的範圍。這一帶的單車很多,要偷也不是難事,最大問題是車胎。車胎沒有氣是必然的,但因為拿了氣泵,故問題也不大。真正麻煩的是,大部份單車的車胎,因為長時間沒有使用橡膠已失去彈性,很容易碎裂。

結果因車胎的問題,花了近一小時才把三輛單車弄到手。正當我們準備偷第四部時,阿君輕咳一聲,道:「三部夠啦!唔洗再偷啦!」

其餘三人愕然地齊聲道:「吓?」



阿君漲紅了臉,道:「因為…我唔係好識踩單車。」

連平常不苟言笑的阿凡也忍不住笑了出來,我忙打圓場,道:「哦……唔識踩單車好閒姐!」

榮少答道:「係囉!咁呀…你坐阿發架車啦!」,說罷便跟阿凡各自騎上單車,向前踩去。

阿君似乎有點猶豫,我忙騎上單車道:「快啲上黎啦,早啲去阿凡度休息下!」,阿君也不想耽誤大家的時間,只好坐上我的後座。阿君似乎對單車有點恐懼,她騎上單車時不單笨手笨腳,而且坐的姿勢比較粗野,不是淑女那種雙腳靠在同一邊,側身坐著的那種,而是張開雙腿騎上來。

阿君的手只是輕輕的放在我腰間,不好意思握得太緊,但單車一起動時,她立即驚呼一聲,雙手用力地握著,甚至使我產生酸痛的感覺。我完全沒想到她會那麼害怕,此時心裡升起了惡作劇的念頭,雙腿飛快地運轉著,一下子把速度提升起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