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
最先起來的阿君,把眾人一一拍醒,準備出發。我看看手上的錶,原來還不到六時,但時間有限,只好強忍著睡意,動身前往往於地鐵站旁的圖書館。由於阿凡的家和圖書館只是數個街口之隔,故用不著單車,我們決定徒步前往。每人身上只帶了一支水和一包MRE,以及小量的工具,以備不時之需。

榮少站在樓下的大門旁,觀察了一會,才向我們招手,示意可以出來。由於阿凡的家裡有大量食物,故眾人一致認為要把住處,一嗆上應避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以免招致不必要的麻煩,故我們走的很謹慎,盡量走一些橫街後巷。

途經一些便利店或超級市場時,我們都會進去逛一下,看看是否還有有用的物資,但店內的物品都早被人搶掠一空了,根本沒甚麼有用的東西剩下來。

沒多久,我們穿過地鐵站,來到了荃灣的圖書館內。館內的空氣十分混濁,而且比室外的氣溫還要熱,密封式的設計,加上沒有電力驅動空調系統,使人十分難受。

事前榮少作了工作分配,我和阿君負責「濕婆」的氣象資料,而阿凡和榮少則負責找尋當時的人怎離開香港。



才看了十分鐘,身上的汗水已不時把報紙滴濕,我最先按捺不住,脫掉上衣,阿凡和榮少見狀亦跟著脫,唯獨阿君只能邊抹汗邊看。

看了一會,我便被其中的一篇報導吸引著。

新諾查丹瑪斯成功預言濕婆!

諾查丹瑪斯是一名生於十六世紀的法國預言家,用此來形容報導中的主角,明顯是嘩眾取寵。主角名叫河利(Hari),一名來自瑞典的男子,年紀看來不大, 好像只有二十出頭,年紀輕輕便已是一個國際知名環保團體的總幹事。

報導中指早於電影明日之後上影時,河利便已經及發出警告,指戲中的超強颱風並不完全是子虛烏有,而是有機會在現實中發生。河利認為現今人類的生活模式已遠超於地球的負荷,過度地砍伐熱帶雨林、任意排放各種溫室氣體,對環境產生了不可挽回的傷害。



而他又指厄爾尼諾現象,既是一種災難又是地球的一種自我修復,就好像人生病時發燒,一方面為病者帶來痛苦,另一方面卻是免疫系統抵禦病菌的過程。而地球的終極自我修復機制便是滅世級颱風,這颱風的規模可超過五千公里,持續時間會數以年計,但颱風過後,受污染的空氣會被洗滌,使地球回復清新的氣息。

經過對照「濕婆」的氣象資料後,我發覺河利口中的滅世級颱風跟「濕婆」是一模一樣。一般颱風的直徑只有數百至二千公里,而「濕婆」卻有六千公里,而持續的時間亦已有三年多,和河利所說的不謀而合。

此時,我心裡馬上把河利和孔雀連繫起來,因為二人似乎都預知到濕婆的出現。但怎麼看河利都不像是會懂得婆羅米文,可惜現在連不上互聯網,無法獲得有關河利的進一步資料。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