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
接下來的兩小時都沒有甚麼發現,直至我看到另一份報章的頭版,那份報章的日期是「濕婆」襲港後的第十天。

世界未日!三個濕婆!

報導中指原來當時地球上同時出現了三個「濕婆」級數的颱風,一個在香港,另外兩個分別英國的「帕卡」和秘魯的「卡努」。

「濕婆」產生於印度洋,而「帕卡」是源於南大西洋,「卡努」則來自北太平洋。「帕卡」和「卡努」相對於「濕婆」遲出現,分別是「濕婆」襲港後的第五天和第六天,難怪我們完全不知道這兩個颱風的存在。

有別於「濕婆」的靜止不動,「帕卡」和「卡努」的移動卻快得可怕。短短數天「帕卡」由南大西洋橫掃北非,再經過南歐,吹襲英國。而「卡努」則從北太平洋直捲加拿大、美國,再南下秘魯。



我心裡已全放棄逃離香港的念頭,一是「濕婆」的覆蓋面太大,我們無法穿越數千公里的風壁。二即使穿過這道厚厚的風壁後,難保會迎來「帕卡」或「卡努」,倒不如乖乖的留在香港好了。

此時我心中湧起一陣不安,阿君的父母應該是凶多吉少了,成功離開香港後,也不見得能找到一處安全的地方棲身,難怪那封信上沒有寫目的地,那架飛機也只是到處去碰運氣。

這個重要的消息,當然要告訴大家,特別是阿君。我抬頭一看,發覺阿君不見了,忙問榮少道:「阿君呢?」

榮少往右方一指,道:「好似去左果邊搵資料!」

我作了個OK的手勢,把手上的報導交給榮灶便去找阿君了。我朝著榮少指的方向,穿過層層的書架,仍找不到阿君。此時,在左前方的書架後傳來一陣揭報紙的聲音,我忙走過去看。



我一邊繞過書架,一邊喚道:「阿君!」

阿君聽到我喚她,剛好回頭過來,跟我四目交投,然後她驚叫一聲,表情亦由錯愕變為羞澀,因為當時她只穿著內衣,身體的曲線讓我一覽無遺。原來她獨個兒來這角落是因為受不住悶熱的空氣,只好在這邊脫掉衣物看資料。

我忙把頭別過去,始終要裝作是君子,總不能目不轉睛的看著人家。不過話說回來,阿君的胸部好像大了不少,都已經二十多歲了,難道是再度發育嗎?

「冇事嘛?」,榮少在遠方大叫問道,阿君忙答道:「冇…冇事!」,以免他們跑過來看到這情景,圖添尷尬。

不一會後,阿君輕聲的問道:「你搵我?」



我眼角看到她已穿好衣服,忙轉身過來,把剛才的發現告訴她,只說了一半,她已經開始眼泛淚光,但直到我說完為止,她也始終強忍著淚水,我就知道她不想其他人看到她哭,才單獨過來告訴她。

她抖著聲音道:「嗯…我想喺度睇多陣資料!」

我亦裝著若無其事道:「嗯,有咩隨時叫我。」,然後靜靜離去,好讓她可以毫無顧忌地發泄情緒。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