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 
榮少似乎被我的提議打動,開始沉思起來,而阿凡則爽快地表態道:「我覺得睇黎冇咩意思,不過你地想去就一齊去!」 

榮少突然問道:「我都真係想見下佢地,你打算點去東涌?」 

我一時間呆了半晌,心中全無計劃,細想一會後道:「我諗陸路就唔得架啦,班解放軍守得收費站,地鐵果邊都肯定有人睇住,唯一有機會嘅就係水路!」 

阿凡冷靜地道:「船?燃料?你識開船?海岸線冇人守?」 

一連串簡單而又重要的問題,我答道:「嗯…講多無謂,去碼頭搵下船好過,青衣同荃灣之間個海峽好似好多船,睇完再算!」 



榮少開始鼓起幹勁,道:「好,行動最實際,喺度齋諗冇咩意思!」 

我道:「咁我同阿君講聲先!」,我把大致的想法告訴阿君,她卻理性地道:「我唔係好讚成,見完又點?搞咁多野只係為左見一見?而且唔係咁易,我地淨係知佢地喺東涌,點搵?仲有,點可以唔被人發現之下入到去?」


我揮手打斷阿君的話,道:「你唔想見佢咩?佢出世咁耐,我連佢係咩樣都唔知!」 

阿君呆了半晌,眼神開始變得有點柔和,苦笑道:「唉…你都決定左到,我同你地一齊去啦!」 



我們趁著正午的時候,騎著單車向荃灣西的海岸進發。果然,那裡正停泊著大量的船隻,我們忙下單車到其中一艘船上看。 

船身十分完整,沒有破損的地方,看來出海是沒有問題。但很快我們便發覺了最棘手的問題了,就是燃料缸內空空如也,我們只好到其他船上看看。一連看了十多艘,船上的燃料都一滴不剩,看來是被人刻意收集了。 

「咁冇辦法啦,有船冇油都冇用架!」,榮少泄氣地道。 

「都唔係嘅,就算有油我地都唔識開啦!依家疊埋心水撐船過去仲好啦!」,我認真道。 

榮少懷疑地道:「咪玩啦!咁遠!」 



在我堅持道:「試下先啦!」,說罷便強拉著榮少到旁邊的小艇,他們只好陪我試試看。最初的時候,小艇完全不受控,只是在原地轉動。經一輪的練習後,我們總算能控制大概的方向,但此時天色已開始暗,我們只好先行回家。 

經日間的試驗後,大家信心都增加了不少,阿凡提議要開始考慮航線。最理想當然是從青衣西南方出發,靠著青馬大橋的橋墩前進,繞過珀麗灣,經汲水門到大嶼山,差不多隨時可以靠岸或橋墩,相對安全,但被發現的機會實在太大。 

我們只好選擇另一個方案,就是靠著灣西的海岸線出發,沿著拉著小艇海岸線向西行,直至到達深井的豪景花園,然後乘上小艇南下,直達大嶼山最北的岬角上岸。這次的行動其實挺冒險,而且換來的利益近乎零,就主要是滿足我和榮少的心願,為確保能順利橫越這片內海,我們開展了大量的事前準備工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