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二)
整個駕駛室內,連一粒按鈕也沒有,我忍不住問道:「呢個真係架駛室?咩設備都冇喎!」

男秘書苦笑道:「如果呢度都唔係架駛室,我真係唔知邊度先會係。」,既然他這麼說,我也只再在這裡看看罷。我和阿君花了近五分鐘的時間檢查桌子,桌子的表面十分光滑,似乎不會有一些隱藏的按鈕,只好泄氣地坐在椅子上。

我剛好坐在正中央的主位置,當我坐上座位的一剎那,眼前的景像馬上變成湛藍的海水,身體亦產生了浸在水裡的感覺,嚇得我狼狽地站起來,阿君著緊地問道:「阿發,做咩呀?」

這時我稍為冷靜下來,揮手先示意阿君先別問,再緩緩坐下來。置身於海水的感覺再次出現,而且視野出奇地清晰,這應該是以迦樓羅號出發的視角。細看之下,原來在我視野的左右兩側,以弧線排列著一系列的半透明按鈕。一時間,由於無法確認按鈕上圖案的意思,我也不敢亂按。

現在最優先需要解決的就是怎樣讓迦樓羅號動起來,不然也是死路一條。當我腦海出現「動起來」的念頭時,迦樓羅號馬上劇烈地震動著,險些把我從椅子摔下來。此時,駕駛室內的眾人也被突如其來的震動嚇得驚叫起來,讓我的思緒暫時停下來,震動亦隨之而停止。



我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坐位,因為我似乎瞭解到要怎樣操控迦樓羅號了,但同時產生了強烈的不安感。阿君向我投以詢問的眼神,我咽下口水道:「我諗我識點開艘迦樓羅號...」,我還沒說完,便被眾人的歡呼聲和掌聲打斷了我的說話。

許信恆感到我還有話要說,揮手示意眾人先靜下來,我趁機道:「基本上只要我諗住陏,迦樓羅號就會跟住陏。」

阿君舒一口氣,道:「咁咪好囉,我幾驚你唔識操控呀!」

我苦笑道:「唔係呀,你知唔知咁幾恐怖?我一諗下佢就照做,連思考嘅空間都冇,太危險啦!一唔小心有啲其怪念頭出黎,佢又住做,咁就會好大鑊!」

眾人都意識到駕駛迦樓羅號的難度和危險性,一時間臉上都失去笑容。此時,一名士兵走進來,道:「報告!全員一千零三十一人,已全數登船!」



阿君聽到後,抖著聲音道:「一千人?咁其他人呢?」

男秘書尷尬地道:「呢個係河利講,考慮埋要裝物資,迦樓羅號大概只能夠承載一千零三十幾人!」

倔強的阿君不滿道:「咁點解係呢一千零三十一上船?你地憑咩去揀邊啲人上船? 憑咩決定其他人嘅生死?」

許信恆冷冷道:「你大可以落船,將你個位讓比其他人,不過記得帶埋你個女!」

此時,不到阿君的態度不軟化,她低下頭來,道:「佢依家喺邊?」,男秘書馬上向阿君作了個手勢,讓士兵帶她去找她的寶貝女兒。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