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三)
阿君離去後,我忙問道:「有冇阿凡同榮少消息?」,男秘書只是搖頭回應。我追問道:「榮少應該有無線電喺身架喎!」

男秘書答道:「聯絡唔到,可能受到干擾!放心,我地會盡力搵佢地!」

在這生死悠關的時刻,我很難想像會有人願意去找阿凡和榮少,不過對方這麼說,我唯有相信,不然可以怎麼樣?

此時,我感到許信恆不信任的目光,我道:「你放心,如果到最後一刻佢地都唔出現,我一定會開迦樓羅號走!」

許信恆笑道:「有梁小姐同佢個女係度,我唔擔心到時你會唔肯走,我係擔心你嘅駕駛技巧同航線姐!」



我細想一下,似乎找河利問問會比較妥當,道:「河利呢?佢喺邊?我想搵佢傾下!」

男秘書答道:「河利先生佢仲未醒,喺第三層果度治療緊!」

我不禁嘆了一口氣,看來不可以指望河利,只可以靠自己。我小心翼翼地坐下來,再次進入藍色的世界,正前方出現了一段文字。

「系統語言切換完成。」

我心裡不禁暗叫了一聲「太好啦!」,對操控迦樓羅號的信心又強了兩分,脈前的按鈕都多了一些中文,我忙找尋一些比較有用的按鈕。



「搵到啦!」,我高興地道,同時按下寫著「地圖」的虛疑按鈕,眼前的場景馬上切換成世界地圖,忙把VEDA裡的座標輸入系統中。地圖上立即出現了一個閃爍的標示物,那標示物位於印度的東北部,正當我想放大來看時,卻找不到相關的按鈕,心裡馬上產生這地圖怎麼用的疑問。

幾乎同時,腦海出現一把柔和的聲音,說明這個地圖系統的基本操作,簡單來說就像科幻片中的立體投射電腦一樣,張開手是放大或開啟,把手收起來是縮小或關閉,抓著不同圖示疊起來,可以產生混合地圖,十分簡單易用。

我馬上把地標附近的地型放大來看,此時許信恆忍不住道:「陳先生,你睇緊咩?可唔可以放埋係個屏幕上俾我一齊睇?」,我想多個人看,給些意見也是好的,花了點時間成功使地圖在屏幕上同步出現。

我介紹道:「閃緊嘅地方係河利比我嘅位置。」,一邊說一邊把地圖放大,許信恆詫異道:「印度嘅熱帶雨林?去果度做咩?」

我聳肩道:「咁我就唔知啦!不過係河利比嘅位置,點都要去睇下!」



許信恆點點頭道:「嗯!不過比起目的地,我想問你打算點穿過風壁,離開『濕婆』嘅範圍?」

我呆了半晌,答道:「係海底深潛穿過去得唔得?」

許信恆答道:「理論上可行,不過香港比較深嘅水域都唔夠七十米,呢個深度冇可能唔受風力影響。」

我抓抓後腦,道:「咁呀...唯有維持迦樓羅號喺風眼位置,跟住『濕婆』走,直至去到比較深嘅地方。」

許信恆似乎不大滿意道:「兩個問題!一,個風嘅走向,上岸就好危險。二,我地嘅食物有限,最多捱到半年。」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