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
我跟許信恆討論了一會,除了這聽天由命的方案外,我們完全想不到其他可行的辦法,只有寄望「濕婆」不要向陸上的方向移動。許信恆也不再花時間跟我討論,跟男秘書到迦樓羅號各處查察,確保一切物資和人手都安排妥當。

此時,我再嘗試暸解整個系統,把眼前的圖示再細看一遍。當我看到「氣象」的圖示,忙把它拉到地圖上,並立即出現了大量的曲線,跟我想象的氣象圖完全不同,根本看不動。

我忙透過無線電,跟男秘書道:「迦樓羅號上會唔會有氣象學家?可唔可以叫佢黎駕駛室幫幫手?」

男秘書答道:「嗯!我安排徐教授黎幫你!」

不一會,一名士兵領著一名學者模樣的老先生進來。我猜這位徐教授就是許信恆的老同學老徐,但看起來比許信恆老很多,也許是學術研究太辛苦了,以致頭髲都變得花白。



我忙站起來,道:「徐教授,你好!請你過黎係想你幫手睇下啲氣象圖,因為我唔係好熟!」,說罷便向著屏幕指了一指。

徐教授輕托眼鏡,向著我指的方向望去,立即詫異地發出「咦」的一聲後,立即走前去細看。不一會,徐教授專注地道:「轉下一張圖!」,我聞言才發覺原來氣象圖的種類很多,忙把另一款加進地圖上。徐教授一連要求我換了十數張,然後輕嘆一口氣,道:「呢個氣象系統唔係我地用開果隻,我唔係好睇得明!不過比啲時間我對照下,就應該可以解讀到。」,我只好點點頭,讓他慢慢看。

同一時間,迦樓羅號的搖晃由微不可察,變得越來越強烈,我內心的擔憂也隨之而加劇,因為仍沒有阿凡和榮少的消息。

不知何時回來的男秘書道:「陳先生,差唔多時候要開船啦!」

我猶豫一會後,答道:「依家迦樓羅號都只係搖晃,仲未俾海流捲走嘅跡象,仲可以等多陣!」,


男秘書聞言也不再多言,在一旁默默站著。

但隨著時間流逝,迦樓羅號不再只是搖晃,而是慢慢地隨水流移動著,我只好啟動迦樓羅號,微微向前進發,正好抵銷了海流的拉扯,讓迦樓羅號維持在原來地。

迦樓羅號的駕駛系統很特殊,不單只是具有視覺,同時包含了感覺,我能夠感受到海水在船身的流動,從而掌握更多有關水裡的狀況。

三分鐘後男秘書按捺不住,道;「陳先生...」

我煩躁地道:「再等多陣!」



約半分鐘後,我感到水流的方向產生明顯的變動,而且速度更快,更重要的是出現了大量亂流,這代表迦樓羅號快要進入風壁波及的範圍,要維持在原地似乎已不可能。

我焦急問道:「有消息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