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出府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楚澄不知不覺就在四國過完了一個夏天。

這些日子裏,她每天都在洗衣院過,每天早早起來洗衣服,晾衣服,收衣服,反反覆覆的做同一樣事情,一天就只吃兩頓飯,晚餐不吃,所以身型也消瘦了不少。原本肥胖的身體也不見了,但因為這裏沒有鏡子,所以她自己也不察覺自己瘦了下來。

落葉知秋心,秋風漸漸吹起,可能這裏沒有污染,這裏的秋風比起香港的是特別涼。

「水好冷~」楚澄指尖剛碰到水面就叫了起來。



「秋天到了,是辛苦點,這你就叫冷,冬天更冷啦~」小雲擦着手說到。

「不會吧。。要不我們把水燒熱了再洗?」楚澄想到了一個點子說到。

「不行,要是把柴浪費到這地方,我們的洗澡水怎麼辦?洗冷水嗎?」小雲雙手打了一個大差說到。

楚澄自己也不想洗冷水,所以她也不再多說。

。。。。。。。。。。。。。。。。。。。。



中午的太陽散發着溫暖,照暖着冰冷的水,雖然不完全溫暖,但至少不是寒冷刺骨。她們正在埋頭苦幹時,余洛就來到了。

「你是誰?」眼看這瘦了幾個碼的楚澄,余洛問到。

「我是小澄吖。」聽到余洛的詢問,楚澄反射地抬起頭來回答。

「肥妞。」小雲也不忘後補了一句。

見到楚澄臉上的那條傷疤,余洛就滿臉驚訝地問:「天呀!你怎麼會那麼瘦?你減肥了嗎?」



楚澄心想:天天都這樣多勞動力,會胖才是最奇怪。

「回余姐姐的話,是瘦了一點。」經過這段日子的生活,楚澄也漸漸習慣了這裏的對話方式。

「對了余姐姐,你來是要找我們嗎?」小雲擦了擦手上的水問到。

「哦!是的,明天西王會到府上,所以有好多東西要準備,現在都忙得不可開交,我來是想你們做個跑腿,幫我去取些東西。」余洛說。

「西王?他來做甚麼?他不是。。。」楚澄問到。

雖然楚澄最後的兩個字沒有說出來,但余洛也猜到她想說甚麼,於是就說到:「是我們王爺請的。你們現在就出去幫我把東西取回來,天黑前回來。」

「是的。」楚澄說到。

就這樣,楚澄和小雲就放下了手頭上的工作出府了。



。。。。。。。。。。。。。。。。。。。。
街道上人來人往,比起月府熱鬧多了。

「小雲,我問啊,王爺們的感情很好嗎?」楚澄邊走邊問。

「才不呢~差得很,只有北王和西王的感情比較好,東皇和南王像仇人似的,東皇也不太喜歡北王,要不是北王精通天文地理,我想他也不想理我們王爺。」小雲有生氣地說到。

「那南王跟北王呢?」

「三個字~陌生人」

走着走着,她們終於到了店舖門前,小雲拍了拍楚澄的肩膀說:「我進去就行了,你在這等等我。」

楚澄點了點頭



「你這小偷給我站住!!」此時,一個男子追着一個小孩跑着。

「哎喲~好痛。」楚澄給那小孩撞倒在地上。

「我還抓不到你?」那男子一手就把小孩抓了起來。

這時另一個帶着面具的男子才珊珊道來,男子把小孩領到戴面具男子前面:「公子,抓到了。」

「放開我!」小孩說到。

「放開?可以,幫東西還了我就放。」一把清晰的聲音從口中傳了出來,優雅的動作可見定是一個貴族公子。

「放開我!」小孩依舊說着。



楚澄這時才慢慢地從地下爬了起來,然後指這小孩說:「我不管你地有甚麼仇,但現在你要給我道歉!」

「我-不!」小孩也不示弱說到。

眼看這小孩的態度,楚澄徹底傻眼了。

「你是誰?」戴面具的男子問到。

「我?。。。我是。。。我是月府的人。」楚澄想了想之前小雲說過的話說到。

「月府……那不就。。。」男子說到。

「我知道。」戴面具的男子說

楚澄看了看他們,但又聽不清楚他們說甚麽。



「把東西拿回來,然後把他放了。」面具男說到。

「是的,公子。」

男子從小孩的手上取回了一個袋子後,小孩就馬上溜走了,然後他把袋子交給了他口中所叫的公子手裏。

公子檢查了一下袋子就把它收入衣袖裏的口袋。

「喂!你幹嘛放了他?他還沒有向我道歉呢!」楚澄生氣地說到。

「這。是你們的問題,關我何事。」公子說着就離開了。

但走到一半他又轉頭對楚澄說:「你的樣子會嚇到人,下次學我戴個面具。」說完就走了。

「我嚇人?你給我站住。」楚澄大聲叫到,心想:你以為我想嗎?我本來才不醜。

想到這時楚澄哭了出來,這是她來到四國第一次哭,她感覺到很委屈,為甚麼上天要對她這麼不公平。

這時小雲也剛好取完東西出來了。

「發生甚麼事了?」小雲見楚澄氣沖沖的就問到。

「有人欺負我。」楚澄哭訴着。

「你沒有說你是月府嗎?」小雲問到。

「說了,沒用!」楚澄說。

「好了,好了,不哭。我們回去吧~一會兒我給你買好食的,我有帶錢出來。」小雲像安慰小孩似地說到。

。。。。。。。。。。。。。。。。。。。。

如似神秘的面具之人會是誰呢?

下章西北兩王首次登場。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