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初次見面

太陽漸漸地返回西邊的山下,黑夜蒙罩着大地,黑夜裏的秋風顯得格外刺冷。

在月府裏,卻傳出了一些吵鬧聲,給黑夜多添了一些生氣。

楚澄她們剛一腳踏進月府,就見到所有人都在來回穿梭着。

小雲隨手拉了一個婢女問到:「姐姐~發生甚麼事啊?這麽熱鬧。」



「甚麼事?當然是西王來了。」婢女不耐煩的說着。

「西王?不是說明天來的嗎?」楚澄問到。

「那我怎麼知道。想知道話,自己去問啊。」婢女眼看楚澄不會敢去問,所以才會這樣說。

「你/(;`O´)o」

「算了,我們走吧。不然余姐姐會罵的。」小雲說着就把楚澄推走了。



把東西交給余洛後,楚澄就獨自回到洗衣院,小雲就因為被管家叫去幫忙,所以就沒有跟楚澄一起回去。

由於洗衣院在府裏的深處,而且又只有兩個人住,平日很少有人到訪,除了早上奴才們拿衣服到來,晚上是不會有人來的,所以一到晚上,黑夜都為洗衣院添上了幾分恐怖。

風括過大樹,落葉紛紛落下。楚澄靠着蠟燭的微光終於回到了洗衣院。眼前晾在杆子上的衣服也因為風吹的關係向楚澄朝起手來。

「唉!如果我是要拍恐怖片,這裏可以把特技效果都省了。」楚澄抖了抖身子說道,然後就走進了小屋裏,她把蠟燭點上,小屋一下子就亮了起來,感覺不這麼冰冷。

平時晚上都有小雲陪着,所以楚澄跟本不怕,但先在就不同了,只有她自己一個。



「我還是先睡吧…找周公可能會好一點。」於是楚澄就點着蠟燭爬上床去睡,人總不會事事順心,想睡的時候就是睡不着,楚澄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突然她聽到院子裏傳來了一些奇怪的聲音,於是楚澄就下床去探個究竟。

「誰呀?」楚澄拿着蠟燭問到。

由於這天實在太黑了,根本連最基本的五只手指都看不見,雖然楚澄很害怕,但也豁是了出去。

「誰呀?」楚澄再次問到。

她拿着蠟燭一步步地向前走去,發現衣服全部都掉在地上。

「唉唷…我的衣服。。」看見洗好的衣服掉到在地上,楚澄有點心疼了自己一天的努力。當楚澄想向前把衣服撿起來時,衣服堆卻動了起來。

「呀!Σ⊙▃⊙川」楚澄被嚇到了,她大叫了一聲並後退了幾步。

一個人從衣服堆裏爬了出來,然後爬向楚澄。



他拉着楚澄的腳問到:「這是那?這麽黑。。」

透過微弱的燭光,可見眼前的這人是一個男子,長得十分英俊瀟灑衣著光鮮,不像是下人,而且又高,是一位典型帥哥。

「這是洗衣院,要偷東西去正院,這沒有值錢的東西。」雖然眼前的人是很帥,但楚澄也不排除他是個壞人,所以警惕地回答。

「姐姐,本王不是小偷……」男子說。

「姐姐?」楚澄還是第一次被這麽高大的男人叫姐姐,不禁起了疙瘩。

「本王不是姐姐。」

「唉。我不是說你是。。等等,你叫你自己是本王。。難道你是西王?」楚澄突然想到眼前的人極有可能是傳說中的傻子西王。



「姐姐你認識本王?太好了,你帶我去茅廁吧…太黑了,我怕。。」西王說弱弱地說。

「甚麼?!你這麼大了,還要人陪你去茅廁??!」楚澄不感相信地說。

「我真的怕嘛。。。。我要找十狼」西王坐在地上哭着說。

「不要哭了!我帶你去就是了。」看到這西王除了外表好看,智商卻超低,根本可以和一個五歲的小孩相比,此刻她也不會懷疑他。

「你說真的?」西王收了收哭聲問。

「真!走吧…」

。。。。。。。。。。。。。。。。。。。。。。。。。。。。。。。。。。。。。。。

「姐姐,到了嗎?」



「還沒。。」

「還有多久?我很急。」

「快了。。。」聽到西王說好急楚澄就敷衍說到。

過了一會兒,他們終於到了,西王二話不說的衝進去。

「看來你真的很急。」楚澄隔着門說到,其實不是她不想快點帶他去,而是地放實在太大了,再加上她也不是在這裡生活了很久。

楚澄坐在樹底下,抬起頭仰望着天,風把雲都吹散了,月光照射着,楚澄此刻好像感受到希望的光芒。

「姐姐。。。姐姐」一把聲音將楚澄喚了回來。



「拉完了?」

「嗯。」

「走吧,我帶你回去。」楚澄起來說到。

「不,我不回!回去很無聊。」西王一屁股坐在地上

「不行,他們會到處找你的。」

「那就讓他們找吧。」

楚澄正想哄他起來時,西王突然指着她的臉說:「姐姐,你臉上有疤。」

楚澄反射動作的用手遮擋着臉輕聲問到:「很恐怖?」

「有一點,但我不怕。」

「謝謝你。王爺。」

看到楚澄失落的樣子西王就說:「姐姐,你叫什麼名字?」

「楚澄。」

「楚澄?很好聽的名字。」西王笑着說。

西王回想起剛剛楚澄坐在樹下被月光照射的樣子不禁地笑了。

「如果不是這疤,你一定很美。」西王摸這楚澄的疤說到。

此時此刻,楚澄有一順間覺得他是正常的。

「沒關係!反正我只是北王的一個洗衣服的婢女,就算嫁不出去也不怕。」楚澄笑着說,因為她知道,總有一天自己會離開這裏。

「不會嫁不出的!」西王站了起來。

「為何?」

「我會娶你。」這句話帶這堅定,如果他是一個正常的西王,楚澄也許會想一想這句話的可信度,但他是一個傻子;一句猶如兒戲的話。

「那。。楚澄先謝過王爺了。」

。。。。。。。。。。。。。。。。。。。。。。。。。。。。。。。。。。。。。。。
月府的一角

「這是你主子要的東西。」一個披着紫色抖蓬的女子說。

男子接過女子手上的東西看了一看,然後把一個袋子交給了女子說:「這是主子叫我給你的東西。」

「見一面就這麼難嗎?」

「屬下不能替主子回答,但我會轉告主子的。」

「你回去吧。」

「是,屬下告退。」
已有 0 人追稿